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零二章隨時準備著獻身

第三百零二章隨時準備著獻身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李美蓮現在已經適應了自己的身份,酒吧總經理。

昨天買車在江平市耽擱一天,讓她感覺渾身不自在,只要一天不守在酒吧唯恐酒吧出了什麼亂子,下午姚澤陪著李美蓮和林蕊馨逛了一會兒,日暮西山時,李美蓮開著新買的標緻小車先回了湯山縣,姚澤原本也準備一起回去,中途接到賈天楓的電話,說是晚上要和姚澤聚上一聚,很久沒和賈天楓聯繫,總不能有事需要他幫忙的時候才想起他,沒事就將他晾在一旁吧,這樣顯得太不厚道,於是姚澤想了想便答應下來。

眼見著李美蓮的車子離開,林蕊馨頓時便的活躍起來,挽住了姚澤的胳膊,笑眯眯的道:「哥,晚上一起去看電影吧,我請!」

姚澤笑著搖頭,「那可不成,我又不是你男朋友,怎麼能和你去看電影?」

林蕊馨就有些不悅的撅起了小嘴,「誰規定只有男女朋友才能一起看電影,你答應我嘛,你如果不答應我可喊別的男生陪我啦。」

姚澤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丫頭片子的用意,於是笑道:「那成啊,正好我晚上有事,你喊別的男生陪你吧。」

聽了姚澤沒心沒肺的話,林蕊馨俏臉滿是委屈,接著憋紅了的臉蛋沖著姚澤嬌喝一句,「你混蛋!」然後抬腳猛的朝著姚澤腳背狠狠踩了一腳,氣憤的朝前方走去,不理抱腳痛苦呻吟的姚澤。

見林蕊馨真生氣,姚澤也顧不上腳的疼痛,如瘸子般的小跑過去,追趕上林蕊馨,拉住她說道:「你這丫頭脾氣到不小,腳都被你踩腫了,還生氣呢。」

林蕊馨背對著姚澤,被姚澤拉了過來,瞧見林蕊馨漂亮的臉蛋上掛滿了淚珠,美眸帶著仇視的盯著姚澤,姚澤心裡一突,暗想,這丫頭平時大大咧咧的,誰曾曉得這麼小的玩笑都開不起,「蕊馨,你咋哭了啊,哥跟你開玩呢?」姚澤擠出一絲笑容,伸手去幫林蕊馨擦眼淚,卻被林蕊馨一掌拍開,嘴裡說道:「不用你管!」然後扭頭繼續往前走去。

「丫頭,別生氣,我……哎喲!」姚澤追了上去卻不小心被前面的一塊石頭,絆倒在地,摔了個結實,頓時疼的齜牙利嘴,心裡暗罵倒霉。

明顯感覺到姚澤摔倒在地,林蕊馨沒回頭仍然氣洶洶的往前走,走了一陣子,感覺有些不對勁,偷偷扭頭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可憐巴巴的坐在地上,心裡於心不忍又有些心疼,於是鬱悶的跺了一下腳,有轉身走了回去。

「起來,別裝蒜了。」林蕊馨走到姚澤身邊,紅著眼眶瞪著姚澤。

姚澤鬱悶道:「歪倒腳了,疼的厲害,怕是站不起來了,你扶我一把。」

「報應!」林蕊馨睨了姚澤一眼,雖然恨姚澤恨的心痒痒,但是又不忍心他一直坐在地上,就伸手拽住他的胳膊,艱難的將他扶了起來。

「我帶你去診所吧。」此時的位置離江平大學不遠,林蕊馨對這一塊比較熟悉,知道前方不遠有個診所。

姚澤搖了搖頭,「不用了,休息一會就好了,先去車上吧。「車子就停在附近,將姚澤送回車上,姚澤怕林蕊馨又跑了,於是趕緊說道:」上車來,和哥聊會兒。」

林蕊馨咬了咬唇,猶豫一下後,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

「丫頭,瞧你平時大大咧咧的,咋就這麼愛哭鼻子呢?」上了車,林蕊馨如受了起的小媳婦,低頭不語,姚澤就笑著打趣道。

「要你管,我哭我的,礙著你什麼事了。」林蕊馨仍然氣憤著。

「哥就和你開了個玩笑,瞧你小氣的。」姚澤溫和的伸手摸了摸林蕊馨的頭,卻被林蕊馨氣憤的拍開手,「哥,別把我當小孩子行嗎?」臉上又是眼淚嘩嘩。

姚澤趕緊抽出紙巾,幫林蕊馨擦拭眼淚,這次林蕊馨沒有反抗,任由姚澤溫柔的幫著擦拭眼角的淚水,心裡覺得委屈,不由得低聲抽噎起來,大有越哭越傷心的架勢。

被林蕊馨哭的心裡發慌,姚澤趕緊說道:「丫頭,別哭了,哥以後不拿你當小孩,都是哥不好,哥給你道歉行了吧。」

林蕊馨美眸泛紅,眼神堅毅的望著姚澤,轉即又變的柔和起來,語氣平靜的說道:「哥,我喜歡你!」

簡簡單單的一個詞,卻包含了青春朦朦時期女孩子的所以心跡,單純而又簡單的愛。

姚澤有些不知所措的瞪大眼睛望著林蕊馨,他沒想到林蕊馨在這個時候,這麼認真的向自己表面心跡,早已知道林蕊馨對自己帶著愛慕情懷,可是被林蕊馨這麼說出來,仍然讓姚澤有些無法處理此事的狀況。

林蕊馨青春充滿活力,長的也極其漂亮,姚澤要說對林蕊馨沒感覺那是假的,但是姚澤有太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也招惹了太多女人,他實在不想將林蕊馨給禍害了,對待林蕊馨,姚澤寧願將她當做妹妹一樣疼愛。

「那啥,蕊馨,我……」

「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林蕊馨眼眸有些黯然,「不管怎麼樣,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心裡的意思,答不答應是你的事情,喜不喜歡是我的事。」

姚澤幽幽嘆了口氣,「我不是個好男人,以後也不會是個好老公,你何必……」

林蕊馨望著姚澤說道:「是不是好男人你自己說了不算。」

「可是我很好色!」

林蕊馨俏臉緋紅,聲音如蟲鳴般輕聲道:「我不在乎。」

姚澤汗顏,這丫頭到底吃了什麼**葯了,姚澤又說道:「你當初不是說,再也不會相信男人嗎?」

林蕊馨咬了姚濕嫩嫩的紅唇,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