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六章小澤,我想要了

第六百七十六章小澤,我想要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兩人就這麼相擁而卧。

誰也沒有再開口說話,卧室里頓時變得極為安靜下來。

這幾天姚澤四處奔走,各種應酬,確實有些累,他閉著眼睛聞著宋楚楚秀髮上的淡香,在這種情況下竟然恬靜的睡著了。

平穩的呼吸打在宋楚楚的玉頸之後,讓她渾身不自在,只感覺身子越發的滾燙起來。

姚澤倒是睡的蠻想,宋楚楚卻失眠了。

她扭頭看了一眼姚澤,輕輕一笑,幫姚澤蓋好被子,然後雙眼盯著天花板想著心事。

大概是過了半個小時,宋楚楚迷迷糊糊的馬上要睡著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兩腿之間有一個堅挺的東西頂了過來。

原來襲來的睡意立馬又煙消雲散了。

宋楚楚自然知道那個硬物是什麼東西,她羞紅著臉朝姚澤看了一眼,心想這傢伙不會是故意裝睡吧?

姚澤整個身子只穿了一條內褲,下面硬邦邦的東西將內褲給頂了起來,貼在宋楚楚的雙腿之間,巧合被宋楚楚滑嫩的雙腿給夾住,雖然隔著內褲,宋楚楚依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它的硬度和熱度。

宋楚楚不免呼吸有些困難起來,即便是再如何正經的女人,遇到生理需求問題時也有些把控不張自己的身體。

「小澤……」宋楚楚輕輕喊了一聲。

見姚澤依然是呼吸平穩,沒什麼反應,宋楚楚臉紅心跳,壯著膽子伸出手去抓住了拿又大又硬的玩意。

「這麼大!」宋楚楚一隻手握住姚澤的下身,感受到它的碩大,宋楚楚不由得在心裡羞嘆一聲。

「唔……」姚澤支吾一聲,將宋楚楚嚇了一大跳,他只是身子動了動,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宋楚楚能夠感覺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聲,那碩大堅挺的玩意讓她有些心癢難耐。

畢竟她是個女人,不可能索求姚澤和她干點什麼。

「再摸一下。」宋楚楚心裡想著,她如同一個好奇的小女生一般,偷偷摸摸的將手伸了下去,這次沒有隔著內褲,直接將手透過內褲邊緣,鑽進了內褲裡面。

宋楚楚的手能感覺到姚澤小腹上的毛茸茸一片,接著便碰到了那堅挺的玩意。

「真的很硬很燙。」宋楚楚握住姚澤的堅挺,感覺那上面的溫度比此時自己發燙的臉還要滾燙。

姚澤的傢伙確實讓宋楚楚有些詫異,這麼大的東西,如果塞進去,會不會很難受?又或者會更舒服呢?

越是這麼想,宋楚楚感覺身子越發的滾燙,她緊緊的夾住了雙腿,一隻手握住姚澤的滾燙堅挺,另一隻手帶著負罪感的伸進了自己的內褲。

觸碰到自己的私處,宋楚楚緊緊的夾住雙腿,身子開始扭動起來,沒一會兒就感覺到了下面的瑩瑩水漬變的泛濫起來。

她胸口上下起伏的厲害,嘴唇微微張開,想要呻吟出來,卻又怕吵醒姚澤,只能憋著,喘息聲卻越來越粗重了。

宋楚楚撫摸自己下身的時候,也沒忘了緊緊握住姚澤的下身,宋楚楚能夠感覺到姚澤下面變的越來越硬,而她完全進入了幻想的狀態,忘記了姚澤還在她身邊,她嘴邊輕聲呢喃到:「小澤……快點……好舒服,再用點力氣……」

被這麼玩弄下身,姚澤又怎麼可能沒醒,他只不過是一直在裝睡罷了,宋楚楚嬌媚的哼唧聲讓姚澤也是呼吸變的急促起來,他喉嚨哽咽了一下,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宋楚楚的胳膊,然後喊了聲『楚楚姐』。

宋楚楚突然被姚澤握住了胳膊,頓時就是一驚,從幻想中清醒過來,只感覺臉都丟完了,俏臉滾燙滾燙的,有興奮也由窘迫參雜在其中。

「小澤,我……」宋楚楚羞的不知道如何時候,只覺得這是她這輩子最丟人的事情了。

「楚楚姐,我這可就不算犯規了。」說著話,姚澤翻身將宋楚楚壓在了身下,然後呼吸急促的道:「是你先招惹我的,所以現在該輪到我了。」

他不等宋楚楚說話,嘴巴已經湊到了宋楚楚柔軟的粉唇上面,兩人嘴唇相貼,柔柔軟軟的很舒服。

姚澤伸出舌頭想要鑽進宋楚楚嘴裡,宋楚楚微微蹙眉,緊緊的閉住嘴巴,不讓姚澤進入,姚澤用舌頭敲開宋楚楚的嘴唇,然後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宋楚楚的嘴唇。

「不要……」宋楚楚剛一開口,姚澤那靈活的舌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鑽了進去。

「嗚嗚……」兩人的舌頭終於糾纏在一起,宋楚楚發出嗚咽的嬌媚聲,她媚眼如絲的往了姚澤一眼,將心沉了下去,死就死吧……

即便是沉淪下去有如何,能快活一天算一天吧。

這麼想,她完全摒棄了那最後的一層障礙,雙手緊緊的摟住了姚澤的脖子,熱烈的回應這姚澤的狂吻。

兩人的舌頭攪拌在一起,彼此吸允著對方的水分,姚澤吻著宋楚楚,一隻手從宋楚楚的腰身慢慢向下滑動,摸到了宋楚楚挺翹的臀部邊緣。

終於要佔有宋楚楚了。

這一刻,姚澤感覺無比的幸福,這一刻,姚澤已經等了很久。

良將,兩人都感覺無法呼吸了,才唇齒分開。

姚澤愛憐的撫摸著宋楚楚光滑的側臉,輕聲問道:「準備好了嗎?」

宋楚楚羞紅著臉不敢看姚澤,她輕輕恩了一聲,算是回應姚澤。

姚澤將杯子掀開,宋楚楚完美的嬌軀呈現在眼前,雖然房間很幽暗,但是那白嫩的肌膚依然那麼顯眼,姚澤望著這具他期盼了很久的身子,竟然不知道如何下手了,愛到了極致便捨不得去佔有她。

即便是捨不得破壞這美好的東西,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