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零六章大清洗

第七百零六章大清洗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江平市紀委介入調查以後,首先雙規的便是湯山縣縣長何益。

罪證確鑿,一番嚴厲的審問下,何益終於迫於無奈的承認了他的犯罪事實。

包括一些列的買兇殺人,李大貴、李大春之死全是何益找人乾的。

說來也巧,何益找人將李大春給撞死以後,那名兇手原本準備拿了錢後暫時去外地躲避,誰知道急急忙忙的離開犯罪現場時沒注意看路,被遠處駛來的私家車給撞上,雖然沒有死卻也是半身不遂,一番審問下,那名罪犯交代了何益買兇殺人的經過,若不是那名兇手被車給撞了,沒有來的及逃開,何益是怎麼都不會將他那些罪刑給認下來的。

正所謂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說的確實不虛。

此時,何益被關在縣政府招待所的客房中,調查組才成員輪流著看守何益。

白燕妮提著飯盒走進了招待所,在何益被關的房門口停了下來,她笑眯眯的對兩名看守人員說:「我是縣刑警隊長白燕妮,過來給何縣長送飯。」

兩名看守人員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搖頭道:「我們組長吩咐了,任何人不得靠近何益。」

白燕妮道:「難道讓他餓死不成?」

兩人就有些猶豫起來。

這時從後面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讓白警官進去……」

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含笑的走了過來:「白警官,我是江平紀委主任,閻平。」

白燕妮笑著和閻平握了握手:「閻主任您好。」

「快進去吧。」閻平笑著點頭,對白燕妮說道。

在白燕妮過來送飯之前,姚澤已經給閻平打了電話,交代過給白燕妮放行,否則無論如何閻平都不能讓白燕妮進去的。

姚澤讓白燕妮進去給何益送飯也是有其目的的。

房門被打開,然後再次從外面鎖上。

一臉疲憊之色的何益抬頭看了一眼眼前這名長相艷麗的女人,低聲問道:「你是什麼人?看上去有些熟悉。」

「刑警隊的白燕妮。」白燕妮將飯菜放在了何益身邊,然後在他正對面坐下。

何益看了一眼飯菜,然後出聲問道:「你來這裡有什麼目的?」

「何縣長是聰明人,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白燕妮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姚市長讓我給你帶句話,把那些貪污受賄的人全部供出來,可以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何益撇嘴一笑,顯得有些不屑:「將功補過?我這罪名被判死刑都有餘了,怎麼個將功補過法?」

「姚市長說了,如果你能戴罪立功,把那些貪官給供出來,他可以保你不死。」白燕妮低聲對何益說道。

「當我三歲孩童嗎?」何益冷眼望著白燕妮。

白燕妮撇了撇嘴,站了起來:「既然何縣長不信,那我就把話給傳回去了,想想你那妻子和兒子……真可憐。」

「……」

「等……等等……」說到自己兒子,何益心頭一顫:「讓……讓我想想。」

白燕妮道:「我真不明白還有什麼好想的,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出來對你有利無害,為什麼要隱瞞呢?難道到最後了你還想讓自己兒子瞧不起?」

何益可謂是老來得子,四十多歲才生了那麼個寶貝兒子,如今孩子才四五歲,就這麼走了,何益怎麼能不痛心。

「孩子就在外面,你要不要見他一面?」白燕妮全是按照姚澤的吩咐做的,雖然覺得這個方法對孩子有些殘忍了,但是為了將那些貪官一網打盡,也只有委屈委屈那可憐的孩子了。

「不,別讓我兒子見到我這個模樣。」何益趕緊擺手,臉上露出痛苦之色,一番糾結之後,何益臉上露出決絕之色,他重重的吁了口氣,癱軟的坐在椅子上,對著白燕妮道:「我全都招了,但是,請務必轉達姚市長,答應我的承諾一定要兌現。」

何益到這個時候了並不是怕死,如果沒有兒子,死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可惜他放心不下他年幼的孩子。

終於,經過兩天兩夜不眠不休的審查,湯山縣被查處了十名以上的科級幹部,兩名副處級幹部和何益這名處級幹部。

江平市組織部郭義達辦公室,此時他雙目緊閉坐在辦公室的皮椅上,旁邊的座機不停的響著,他卻紋絲不動。

就在剛才,郭義達的兒子郭濤被警方給帶走了,包括郭義達的弟弟,全部涉及到了行賄受賄的案件之中。

辦公室的房門被咚咚咚的敲了三下,郭義達沒有吭聲,外面的人卻主動將房門給推開。

姚澤臉上帶著笑意的站在了郭義達面前。

郭義達眼皮子抬起來,看了看姚澤,然後笑了:「最終還是你贏了。」

姚澤搖了搖頭:「你錯了,我從來就沒有把你當做競爭對手。」

「口氣真不小。」郭義達冷笑一聲:「別高興的太早,以你的性子,遲早也要栽進去,女人是你致命的弱點。」

姚澤在郭義達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去,拿出一隻煙點上,悶頭抽了一口,然後輕輕吁了一口濃煙,才道:「原本如果沒有你兒子,我們可以合作的,江平需要穩定。」

「那麼,這麼說來,你為了私人恩怨,不過江平的穩定?」郭義達問道。

姚澤輕輕點頭。

郭義達就道:「為了一個女人,這麼做值得嗎?」

姚澤悶頭抽煙,半響才抬起頭:「值得,男人最重要的是什麼知道嗎?」不等郭義達開口,姚澤繼續道:「是尊嚴,當初你兒子用卑劣的手段搶走胡靜,對我說,他有權利,我沒有,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