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三十三章女殺手的特殊愛好

第八百三十三章女殺手的特殊愛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娛樂

姚澤離開林萬山那裡,回到農業部家屬院時試圖聯繫上慕蓉崔楠,但是讓他失望的時,慕蓉崔楠以前的號碼一直處於關機狀態,姚澤微微有些著急起來,明天就得去救人了,若是聯繫不上慕蓉崔楠怕是陳鋒和向成東兩人有些應付不過來,若是有個閃失,別說向成東和陳鋒喪命,就連被關押的林蓓蕾都得一起被殺,想到這些姚澤心情越發的沉重起來。

姚澤不是沒有想過報警,但是對於那種亡命殺手來說,若是報了警被他們發現,第一個遭殃的便是林蓓蕾,姚澤不想擔這種風險,再者他對那些警察也不報什麼希望,連陳鋒那種經過殘酷特殊訓練的高手都敵不過那殺手,更何況是那些警察!

一夜輾轉反側,第二日醒來後姚澤隨便洗漱一番便拿著公文包去了農業部,現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許莊嚴了,也許只有許莊嚴才知道慕蓉崔楠的關係,慕蓉崔楠一直把許莊嚴當做他父親一樣看待,許莊嚴肯定是知道慕蓉崔楠的下落。

到了農業部,姚澤直接朝著許莊嚴辦公室走去,許莊嚴也是剛剛到辦公室,此時正在給辦公室里養的花花草草澆水,姚澤的到來讓許莊嚴有些詫異,見姚澤一臉嚴肅的走進來,許莊嚴笑了笑,放下洒水壺,問道:「這麼早跑過來找我是不是又出什麼狀況了?」

姚澤不由得苦笑著點頭,然後道:「的確是有些事情……」

兩人坐在沙發上,姚澤把事情的前前後後敘述給許莊嚴聽了一遍,對於許莊嚴姚澤倒是沒什麼好隱瞞的,許莊嚴一直對姚澤關照有加,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關切這倒也讓姚澤對許莊嚴有了絕對的信任。

許莊嚴聽說林萬山的女兒被綁架,而且還有可能是陳家所謂,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質疑的問道:「姚澤啊,這件事情你搞清楚了沒?確定是陳家找的殺手所謂?」

姚澤肯定的點頭道:「**不離十了,年前我在江平就遇到過刺殺事件,若不是身邊有高手保護,恐怕……」

嘭!

許莊嚴怒怕沙發,沉聲道:「這陳家實在是太無法無天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觸碰法律底線,其心可誅啊,若是我猜的沒錯,年前納蘭冰旋那姑娘差點殞命也是陳家所謂?」

姚澤咬牙切齒的點頭。

許莊嚴搖搖頭道:「讓這種家族變強大真是可怕,害人不淺啊。」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許莊嚴問道。

姚澤嘆息道:「原本我是打算找慕蓉崔楠幫忙,但是聯繫不上她了,這不就想到你可能知道她的消息,所以過來問問你慕蓉崔楠的下落。」

「哎喲。」許莊嚴有些犯難的嘆息一聲道:「崔楠前幾天還來過我家,說是要執行任務,恐怕抽不出身啊。」

「不是吧!」姚澤悲嘆一聲,鬱悶道:「這樣太巧了吧……」

許莊嚴道:「要不還是報警吧?」

姚澤搖頭道:「不妥,這件事情參雜太多私人恩怨,而且涉及到林家和陳家報警不可行,而且我對警察也沒報什麼信心。」

許莊嚴就道:「那就有些犯難了,找你所說的,那名越南女殺手應該是非常厲害的,若是貿然行動很可能遭到她的狙殺,這種人太可怕了,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一定要策劃好了營救計劃才成。」

姚澤苦笑道:「這也不是我能說了算,人家那邊隨時都可能通知陳鋒過去救人,現在也不知道他們的具體位置,他們有多少人,根本沒法策划出一個可行的營救方案來,只有先等他們那邊放出消息再打算了。」

許莊嚴正要開口,姚澤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誰打來的?」見姚澤看手機後臉色一沉,許莊嚴趕緊問道。

姚澤道:「我的司機向成東打來的,應該是那邊傳來消息了。」姚澤趕緊把電話接通,聽了向成東的彙報後,姚澤說了聲知道了,然後把電話給掛斷了。

掛斷電話,許莊嚴問道:「什麼情況?」

姚澤道:「那邊給陳鋒消息了,讓他下午到……」

……

此時,燕京郊區外的一處隱蔽別墅內,陳軍翔翹著二郎腿望著冷雪道:「陳鋒答應來么?」

冷雪冷聲道:「他不得不來,林蓓蕾在我們手中就由不得他了。」

陳軍翔笑道:「真是沒想到養了這麼多年的乾兒子,竟然還是個痴情種,真是看走眼了。」

冷雪道:「你待會兒就得離開了,免得有個什麼閃失。」

陳軍翔自然也不會願意呆在這裡,就點點頭道:「一切就拜託你了,冷雪。」

冷雪傲然道:「拿錢辦事是應該的。」

陳軍翔道:「如果我猜的沒錯,陳鋒一定把消息告訴林家了,說不定陳鋒會有幫上一起來,你應付的過來嗎?」

冷雪嗤笑道:「應付不過來?有的東西不是人數多就能佔優勢的……」

對於冷雪強大的自信心陳軍翔露出滿意的微笑,而後冷聲道:「最好讓來這裡的人全部留下!」

冷雪道:「那樣你得增加傭金……」

陳軍翔傲然道:「錢不是問題,我最不在乎的就是錢,這玩意在我看來就是個數字而已。」也確實,如今的陳軍翔在國內絕對是屈指可數的超級大富豪之一,錢對於他來說已經麻木了。

等陳軍翔帶著他的手下離開後,冷雪把他從越南帶來的幾名手下布局在別墅四周,等一切措施做完後才又去了別墅的地下室。

這兩天林蓓蕾的性情更加的惡劣起來,精神頭也大不如前幾天,一臉的萎靡之色,冷雪將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