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七月初七功德殿 >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山美人題

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山美人題

小說:七月初七功德殿| 作者:糖丸子| 類別:古裝言情

天道從來不公,這是人心裡頭都曉得的一個人盡皆知的秘密,可卻只能是諱莫如深,人人裝著一副統一口徑,宣揚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如今被這圓溜溜的珠子給一點破,所有泡影都灰飛破散,濺起的星星水點跟落雨似的鋪滿了整片大地,逃都逃不離,只得狼狽地接受這一段難以言喻的事實。

我啞口無言了好些時候,才發現對著這顆珠子說不出一句重話來。

那珠子瞧我模樣就知道不是對手,上下晃動了兩下,又對著我的腦袋冒字說道:「我幫不得你提出的請求,也幫不了這已心生惡念的女鬼走上常人能投胎轉世的路子,不過倒是也可以幫你一個小忙。」

它肯說幫忙二字,我已歡欣知足,於是忙問道:「如何?」

那珠子道:「我可以先將這女鬼捆縛在我體內,讓她時時刻刻地跟著你;可我能做到的也只是束縛二字,她心中惡念褪不褪,如何褪,亦或是步步再升日日攀高,都不是我的能力範圍之內,你若求我,也需得想好了。」

這還需想什麼呀,我連忙點頭道:「你肯出手實在是太好,不用想著,我就先得感謝你了。」

那珠子怕是萬萬想不到我能答應得這般爽快,它彷彿還以為我什麼都沒想好就應了似得,沉默了片刻還是說道:「你可得想清楚,雖說有我束縛,可你這等於是帶了個禍害在身邊。」

我再低頭,那小女鬼瑟瑟發抖卻依舊目光狠辣,心裡頭嘆息了一聲任重而道遠,還是與那珠子說道:「於我而言,她能存活於天地間,我就有辦法把她心底下的善意給喚醒出來。與其乾脆地殺了平添幾分業障,還不如留一線生機予她,留一點退路與我。」

珠子道:「若是圖個一了百了,永絕後患「

我道:「那是戰場上的話,可天地間哪裡能處處是戰場?」

珠子反問我道:「天地間,又怎麼不是處處戰場。」

這一問一答已經是沒有多少意義,我忍不住地翻了個白眼道:「人世間若是處處戰場,那按照咱兩此刻的說法,我就應該先把你給捏碎,省的再多吵吵。」

說不過的時候就拿暴力鎮壓,這句話說得委實有點道理,再我爆發了之後,那珠子卻開始蔫巴了起來,默默地把這瑟縮的小女鬼籠罩在一片暖黃光澤裡頭,那小女鬼總算也不撕扯著麵皮在那尖聲驚叫吶喊,看我的目光柔和了那麼一點點,成功地把我從被目光凌遲的困境中解救出來。

我對她報以一副慈母模樣,還輕聲哄道:「乖,得委屈你先在裡頭呆上一陣子,我總也得找尋到辦法,把你從這種境地裡頭拉出來,重新投胎輪迴。」

如今我這身份可就是害死這小女鬼性命的仇敵,仇敵的承諾是什麼,打個巴掌給個糖的馬後炮,那小女鬼自然是不肯領情,但好歹也是運用了有人氣的做法,大聲的啐了我一口,不過可惜了,她也吐不出來什麼。

我摸著鼻頭也無所謂,想著只要不拿那雙只有眼白的鬼眼睛死命地瞪我就好。

那珠子發了神通把女鬼給收進自己的肚子里,好像瞬間就沒了精神氣,光澤一下子收斂,就從懸浮的半空中直直地給落了下地,發出好大一聲清脆聲響。

我聽著心疼壞了,趕忙地跑過去查探情況,還好還好,雖然是個珍珠模樣,卻該是個鋼筋鐵骨的強硬身子,半空中摔落下來連聲響都不小,竟也沒有半點磕著碰著的壞地方。

門口忽然現了人聲,驚得我趕忙地把珠子給一把攥進了手裡頭,我這心慌,竟然還沒聽到這聲音的歸屬——竟然是文昌星。

文昌星兩頰浮現出兩坨很是惹眼的潮紅,略疑惑地看著我道:」帝後,您蹲在地上做什麼?「

我抬眼瞧了他一下,帝後這個稱呼自打我變換了性別後便不再叫嚷,如今貿然一叫,想來該是有什麼不妥,可看到他的那一瞬間我又趕忙地把自己心中的不妥給撇了乾淨,只忍不住地皺了皺鼻頭,立刻敏銳地感知到了周圍空氣中飄散酒香,頓時驚異道:「你不是出門打水的嗎?怎麼去喝酒了?」

我原以為文昌星會隨意地找個借口用來搪塞我,不想他還真一本正經地說出了實情緣由道:「我是出門,出門打水,在去水井路上的時候正好碰到了狐修,狐修阿蚺。」

我糾正道:「人家叫硯是。」

文昌星卻扳起面孔與我糾正道:「不,是阿蚺,他是阿蚺。」

我道:「什麼阿蚺,狐修血脈向來都是單脈相承,這如今活在了世上的狐修也只剩下硯是一隻了。」這消息我可打探得真真切切。

文昌星一愣,有點落寞地問道:「那阿蚺呢?」

我疑惑道:「阿蚺是誰啊?」

文昌星想來是喝醉了,他不理我的問話,只是又自己說道:「我的阿蚺又去哪兒了。」

女人的第六感強烈的不行,看這男人一副借酒澆愁的落寞神色,我心裡頭的小火苗便開始熊熊燃燒起了神聖的八卦之魂,這模樣,這模樣,這是在想愛人啊。

文昌星看了看我,游離得有些渙散的目光順著我的手臂看向了我緊握的拳頭上,他皺起了眉頭,酒都好像醒了一大半,只問我道:「這是什麼?」

我張開了手掌給他看:「沒什麼,一顆發光的夜明珠而已。」

文昌星不滿地看了我一眼道:「帝後唬我,這哪裡是一顆普通的發光夜明珠,這分明就是天玄珠!」

我提高了嗓音咦了一聲,瞧著他這這幅什麼都不必顧忌的放肆模樣,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