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史上最強贅婿 >第289章:不成功便成仁!再創奇蹟!

第289章:不成功便成仁!再創奇蹟!

小說:史上最強贅婿| 作者:沉默的糕點| 類別:玄幻奇幻

?

什麼是無敵統帥?

大傻算嗎?

他不是的,他是無敵先鋒。

仇妖兒是嗎?

呃!

這個人太牛逼,暫時不列入考慮範圍,我們只說正常人,不談BUG。

所謂的無敵統帥,並不是熟讀了多少兵書,也不是何等之聰明絕頂。

周瑜很牛逼,巨牛逼。

但他算是儒帥。

無敵統帥大概像是韓信,霍去病這種人。

這種人不但能夠坐鎮指揮,也能夠上陣廝殺。

這種統帥彷彿天生就有一種嗅覺天賦。

他們是為戰場而生的,天生能夠激發士氣,天生能夠練兵,天生能夠嗅到敵人在哪裡,天生能夠嗅到敵人的破綻。

而且最可怕的是這種人甚至是不練級的。

冠軍侯霍去病,他練級了嗎?

完全沒!

跟在舅舅衛青學習了一段時間後,十七歲的他就帶著八百騎深入敵境,斬殺俘獲匈奴兩千多人,其中就有匈奴單于叔祖籍若侯,單于的叔父羅姑比等等一堆大人物。

十九歲的時候,霍去病就擔任驃騎將軍,率領大軍出擊河西,殲敵四萬,俘虜匈奴王、王母、單于閼氏、王子、相國、將軍等一百多人,立下了驚天動地之功。

十九歲,僅僅才十九歲!

苦頭歡卓一塵大概就是這一類的天才。

他從小一直在卓氏學習戰場武道和兵法,十八歲考中武狀元。

十九歲去天涯海閣學習個人武道,國學,算術,哲學。

成為大盜苦頭歡之後,他率領麾下二百多人,縱橫于越國東部,吳國東南部,來無影去無蹤。

在越國官方,天南行省總督確實沒有正兒八經圍剿過他。

但是在天北行省,在吳國南部,官方可是十幾次對苦頭歡進行圍剿,最多的時候出動了六七千人。

結果一根毛都沒有抓到。

他麾下這二百騎,在吳越兩國完全如入無人之境。

雖然表面是匪徒,但是他從來不劫掠平民,不禍害地方,只對為富不仁的巨室下手。

而且他麾下的二百騎明明是匪徒,但是令行禁止,擁有極高的榮譽感,甚至都和他一樣視錢財如同糞土。

這壓根就不是一支盜匪了,甚至是一支擁有精神信仰的軍隊,儘管他們的信仰只是替天行道。

「殿下,我麾下還有二百部眾,我想要全部招來。」苦頭歡道。

寧政道:「行!而且這二百騎全部作為你的親兵,我一個不動。」

苦頭歡道:「待我寫一封密信,沈公子派人去越國東北海域的大羅島,他們見到信物和密信後,就會立刻動身來國都的。」

大羅島?

沈浪知道這個地方,確實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島嶼,而且已經不在越國的海域範圍了,也不在吳國海域,用現代地球的話說就是屬於公海了。

原來苦頭歡的基地在那裡,難怪吳越兩國動用那麼多的人力也找不到。

苦頭歡決定做什麼事情,一分鐘都等不得的。

他開始寫密信。

這上面的字,沈浪沒有一個認識的。

總之就是很怪的文字,這個世界上沒有的文字。

「這些字是你自己造的?」沈浪問道。

苦頭歡道:「貽笑大方。」

還真是他自己造的?

這就牛逼了。

苦頭歡道:「我們之間的密信不僅僅用自己造的字進行交流,而且就算這些字也只是代碼,收到密信之後,還需要進行破譯。」

沈浪和寧政不由得驚詫。

這是國家級別的保密方式了,你區區一個二百人的盜匪,有必要這麼高端嗎?殺雞用牛刀啊。

「我聽張玉音學士說,你是一個學渣啊?」沈浪道。

苦頭歡嘆息道:「我十九歲去天涯海閣,但是我之前從來沒有學過國學也沒有學過算術,我一去那裡就被逼著和十八九歲的同學一起學習,所以……」

原來如此。

那……真是太慘了。

這就等於說小學都沒有讀過的人直接進入了大學,直接從大一開始學。

難怪苦頭歡天天挨打,天天挨罵,簡直懷疑人生。

但是,他竟然也真的學出來了,可見天賦之高。

接著苦頭歡道:「殿下,我們只有一個千戶的編製嗎?」

沈浪道:「暫時只有一個千戶的編製。」

苦頭歡道:「那我麾下的十個百戶呢?」

「喏,在那裡?」沈浪嘴巴一努,朝著院子裡面橫七豎八躺著吹牛的十個乞丐指去。

頓時間。

苦頭歡覺得頭皮一緊,後背一陣陣發涼。

明明是秋末,陽光溫暖,卻莫名覺得空氣中好冷。

就這十個乞丐?

沈公子您這種天才這麼不講究嗎?還是有特別的嗜好?

您是不是偏愛把事情拔高到地獄級難度啊?

沒有困難也要製造困難?

這十個乞丐,完全是無藥可救啊,就算閉著眼睛去街上拉人,也比這十個乞丐更強了。

太離譜了啊。

這十個乞丐半殘疾也就算了。

關鍵是流浪時間太久了,整個心性全部懶散了。

整個人幾乎都廢了。

剛才他們練習拉弓,不到三十斤的小弓,沒有一個人能拉開。

而且練習不到一刻鐘,就要休息兩個時辰。

休息就休息,可以站著,最多就是坐著休息。

而這群人竟完全癱躺在地上。

毫無畏懼之心,面對沈浪和寧政,也完全視而不見,依舊在吹牛,吹得昏天黑地。

瞧瞧此時這些人在幹嘛?

一個在摳腳,然後放在鼻子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