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皇朝第一妃 >第二百九十二章 拜見

第二百九十二章 拜見

小說:皇朝第一妃| 作者:聶小豬| 類別:古裝言情

娟兒怔住,先前柳夫人為她一一設想的應對舉措當中,可並沒有薛海娘主動前去拜見的猜想……

一時不知該拒絕還是應下,便尋了個託詞,模稜兩可道:「側妃娘娘,按理說您的位分遠在夫人之上,您先去見夫人,怕是於理不合吧。」有意無意地抬高薛海娘身份,以退為進。

薛海娘掩唇輕笑,染著緋紅口脂的唇揚起一抹令人瞧著極是舒適的笑弧,她道:「這兒又不是宮裡,怎的還諸多繁文縟節,本妃倒是覺著,本妃嫁入王府,與夫人一般皆是侍奉殿下的人,日後自是該如姐妹般親密無間,又豈會有位分高低之分呢,所以呀,這誰先拜見誰都無不可。」

娟兒唇瓣微張,好似欲言又止,踟躕一會才道:「既是如此,那麼奴婢遵命便是。」

薛海娘瞅著這一桌的豐盛佳肴,極是熱情地問候了聲,「娟兒可曾用過午膳?」

娟兒點了點頭,對此很是費解,實則,她用或是不用午膳與薛海娘又有何干係,即便是現下搖頭道是不曾用過,想來薛海娘也絕不會恩賞她留下用膳。

「你且下去歇著吧,待本妃用過午膳,自會吩咐阿靈前去喚你前來。」薛海娘垂下眼舀著碗中的木瓜雪蛤粥,津津有味地品嘗著。

「是。」娟兒戰戰兢兢退下,待退至門外時這才長長鬆了口氣。

見娟兒走後,阿靈才從屏風後走出來,看著眼前正一臉愜意地品著木瓜雪蛤粥的自家主子,很是無奈,「側妃娘娘,你當真想要主動前去見那柳夫人?如此,豈非是叫這府邸上下之人愈發看輕了你?」

薛海娘夾起一勺子酸菜送入口中,很是解膩,砸吧砸吧嘴才笑得有些天真道:「那你說,如今那清惠王面不露一個,柳夫人也放了話,我一日不與殿下圓房她便一日不承認我側妃的身份。」說著,薛海娘不禁打量了眼四周,以及方几上的豐盛佳肴,「她如今將我當做是王府貴客一般招待,住上等的,吃上等的……卻又將我拘禁於此,如同豢養著的一隻金絲雀一般。」瀲灧妖冶的眸泛起絲絲冷芒。

阿靈聞聲當即倒抽一口涼氣,水靈澄澈的眸亦是泛起一絲冷意,「柳夫人竟是打著這般主意……」若真按薛海娘所言,長此以往,又會有誰曉得薛海娘是王府側妃?

「如今關鍵點還在清惠王殿下身上,若今兒個晚上王爺來咱們府里走上一遭,想來這些人也便不敢這般輕視側妃您了。」阿靈短促地嘆了一聲,好似生怕觸及薛海娘傷心事一般。

怎會不叫人難過呢。哪怕薛海娘對南叔珂無意,可新婚之夜,夫君卻一步都未踏入新房,換做是誰家女子,想來都會傷心透頂,心態不好之人甚至掛起白綾上吊了也說不準。

卻不曾想薛海娘仰頭清淺一笑,眉梢眼角間流露出隨和又無謂的笑意,「若真是將一切希冀全都交託在旁人身上,那才是真正的可悲可嘆呢!」

阿靈微怔,便如方才娟兒般,一副不知該如何應答的模樣。

古往今來,女子不都是處於被保護以及倚靠強者的位置么?

見她不語,薛海娘也不再繼續深究這一話題,她前世因過於信賴與仰仗男人而死於非命,臨死前一無所有,凄楚可悲,這等心境又豈會是旁人輕易能夠體會。

「先坐下用膳吧,待用過午膳你便回房小憩一會,申時前去喚娟兒一同來尋我便是。」薛海娘眼也未抬,專心致志地攻克著眼前的佳肴。

阿靈應了一聲,也不再磨蹭,坐下後便自覺拿起碗筷,舀了些粥混著桌案上的小菜吃了起來。

待阿靈走後,薛海娘便獨自一人倚在塌上,打量著周遭華麗甚至到了奢靡的屋閣,嘴角始終揚著一抹似嘲非嘲的笑。

南叔珂至今未曾現身,這一點著實令她捉摸不透。

是試探,又或是別有用心?

除夕後一夜,北辰琅嫿的突然拜訪始終叫薛海娘深感困惑。

她臨走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又是否意有所指?

薛海娘只覺一團濃霧在眼前瀰漫開來。

一晃便到了申時,正倚在塌上小憩淺眠的薛海娘渾然不知。

待門扉被敲響的聲線傳入耳畔,薛海娘才有了些意識。

揉了揉惺忪睡眼,她方才驚覺自己竟是一覺睡到了申時。張了張口,才發覺喉嚨帶著些干啞,她朝外頭喚了一聲,「進來吧、」

隨即,阿靈邁步而入,而她身後則是亦步亦趨,低眉順眼的娟兒。

「奴婢見過側妃娘娘。」阿靈與娟兒皆是恭謹乖順地行禮。

薛海娘拂了拂袖,示意二人不必多禮。「這個時辰,想來柳夫人午睡也已結束。阿靈娟兒便由你二人陪我去一趟柳夫人處吧。」

娟兒早已知會了奴僕前去柳夫人的院落通報,如今倒是不再畏首畏尾,她欠了欠身,應了聲是。

事到如今,薛海娘方才有機會瞧清這清惠王府邸的全貌。

大氣、華奢、精緻與高雅彷彿融合為一體。

出了殿門便是曲折游廊,階下用石子鋪成甬路;一路往柳夫人院落走去時,皆是嶙峋假山,碧波湖譚,若非此刻乃是深冬時節,那湖面上早已結了冰,否則,定是好一副春意盎然圖。

走至一處院落前,其華奢程度絲毫不下於薛海娘所處的院落,那高懸的匾額上,以行書筆法鐫刻著『柳意閣』三字。

薛海娘側首問身側的娟兒,「這柳意閣便是柳夫人的住處吧。」

娟兒頷首,「是。奴婢這便領您進去吧。」

阿靈略微警惕地瞧著娟兒,卻是不動聲色,也是生怕懷了薛海娘的計劃。

可在她看來,這娟兒無疑與那別有用心的柳夫人便是一丘之貉。

「好,你且帶路吧。」薛海娘似笑非笑,由娟兒走在她身前領路。

穿過院子,直至走到一間古雅華奢的屋閣前,娟兒才道:「這便是柳夫人的住處了,側妃娘娘。」

薛海娘抬眼看著那守在門口的守衛,似笑非笑。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