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只為睡天后 >第246章 浪漫婚禮

第246章 浪漫婚禮

小說:重生只為睡天后| 作者:郁從文| 類別:都市言情

林清堯正喝著牛奶,一下子被嗆到,「他怎麼了?」

想起上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在g先生那裡。

沈懷一直誘導自己去肯定g先生是陸天銘,包括劉坤被抓以後,林清堯也去了監獄看過他,知道了當年全部的真相。

陸天銘死了。

死在了程國豐的謊言里。

程國豐為什麼要在臨死前騙自己,林清堯直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但是能夠肯定的是,g先生另有其人。

不過,他又為什麼要綁架小然呢?

……

「清堯,你還在聽嗎?」

蓁姐好半天沒有聽到林清堯的回答,在聽筒里繼續道,「VL的拍攝馬上就要開始了,這人也不說一聲就斷了聯繫,情侶拍攝部分怎麼拍啊。」

「蓁姐。」

林清堯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個人,「如果說,沈大哥一直處於消失的階段,你問問商家可以換代言人么?」

「臨時換人?」

當初商家的女兒要不是沈懷的粉絲,帶著資金請他代言,這廣告又怎麼能拿得下來。

如今,放眼整個娛樂圈,還能有哪個男明星有沈懷這樣的流量。

除非……

「您覺得陸知行怎麼樣?」

*

阿嚏。

陸知行揉了揉發紅的鼻子。

韓慕白遞給他一塊乾淨的紙巾,「陸先生。夏天一冷一熱,要注意身體。」

「上次的事情——」

陸知行將擦過的衛生紙扔進紙簍,重新坐回沙發上,「韓導考慮的怎麼樣?」

「我這邊正好需要一個客串,您說的那個創新點很好。」

「三天後,就麻煩韓導了。」

陸知行起身,邁著長腿離開。

走廊里,接了個電話。

名字讓他不由得勾起唇角,是難得溫柔的笑意。

「醒了?」

陸知行低磁聲音傳入鼓膜,林清堯咬著唇,「嗯。我有事與你說。」

「巧了。」陸知行笑了笑,「我也有事同你說。」

「這大概就是,夫妻之間心有靈犀一點通么。」

「你知道VL這個牌子么?」

林清堯跳過陸知行的土味情話,「本來代言人是沈大……」

怕陸知行不高興,林清堯立刻改了稱呼,「沈懷現在不知道去向,所以我們現在想著……」

「J傳媒是想要換代言人,來最大程度減少合約上的損失。」

陸知行身居娛樂圈那麼多年,自然是明白。

「找到了我?」

他把她想要說的,盡數說了去。

林清堯應聲:「基本就是這樣。」

「時間?」

「哎?」

「VL拍攝的時間。」

「下周末。」

「好。」

「對了。你找我什麼事?」

陸知行聞言,頓了頓:「我今天不是去試戲了么。」

「然後呢。」

「韓導說,他這裡也缺人,女炮灰的小角色,跟我搭戲,你願意么?」

「嗯。」

愛是對等的。

他幫助了她,她自然也幫助她。

三日後,林清堯被化妝師帶去化妝時,倒是有點吃驚。

陸知行最近總是早出晚歸,林清堯只當他忙,沒有多問。

今天出門前,陸清歡拉著她,很神秘地說:「待會兒不許哭,妝花了影響拍攝效果。」

她沒有看過台本,以至於自己畫完妝,穿著婚紗的時候,自己還處在一種恍惚狀態。

陸知行只告訴自己,韓導要求自己即興發揮,並沒有說其他。

當自己被陸清歡牽出化妝室的時候,林清堯看到自家男人身著西裝,英氣逼人,身邊是李漢和秦楚。

林清堯心裡發怵,她挽著陸知行的胳膊,小聲地對那個失神的男人說:「怎麼韓導找的都是熟人么?」

「經費緊張。」

陸知行收回女人穿婚紗那種美的失魂,「所以拉我們幾個免費,充當福利。」

「喔。」

拍攝的地點是海底世界。

興許是劇組清場,不過面對海底隧道這婚禮現場一樣的布置,林清堯倒是覺得很神奇。

都這麼大手筆了,還沒有經費么。

她覺得自己有點齣戲,被一群游過去的小丑魚所吸引後,又痴痴地拉著陸知行的手,一起看美人魚表演。

「待會兒韓導要生氣了。」

陸知行好心地提醒道。

「喔。」

好不容易看見一條大鯨魚,林清堯還想跟它合影呢。

兩個人繼續前行,奏樂響起,漫天飛舞著的花瓣兒,在海水波動中,林清堯懷揣著一種不知名狀的心情跟著陸知行走到了神壇。

「親愛的林茗悠小姐。」陸知行彎下腰,「生日快樂。」

這些,原來都是給自己準備的生日禮物么。

怪不得。

怪不得陸清歡會說,待會兒不許哭花了妝。

「喔。」

接著一個神父模樣的人出來宣誓,「主啊,我們來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這對進入神聖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為一體,恭行婚禮終身偕老,地久天長;從此共喜走天路,互愛,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賜福盈門;使夫婦均沾洪恩;聖靈感化;敬愛救主;一生一世主前頌揚。你們是否是在耶穌jīdū的指引下來到這裡接收神聖的婚姻洗禮的?」

結……婚么?

比起生日,今日的種種,竟然是那個男人準備的一場婚禮。

忽然一聲口哨。

成群的魚兒在兩邊擺出「陸&林。」的字樣,這樣別具一格的婚禮,讓林清堯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男人掛著英俊的笑容,「二十二歲的生日禮物,我把餘生賜給你。」

他牽著她的小手,走到神父面前,只聽神父繼續說:「那麼我要分別問兩人同樣的一個問題,這是一個很長的問題,請在聽完後再回答。」

「陸先生。你是否願意迎娶你身邊這位漂亮、溫柔、賢惠、冰雪聰明的姑娘做你的妻子,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在以後的日子裡,不論她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誠於她,相親相愛,直到離開這個世界?」

「我願意。」

「林小姐。你是否願意嫁給你身邊這位英俊、帥氣、善良、才華橫溢的青年做你為丈夫,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在以後的日子裡,不論他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貞於他,相親相愛,直到離開這個世界?」

「我願意。」

神父捧著盒子,他們開始互相互換戒指。

「騙子。」

林清堯很努力地讓自己不哭,但還是哭花了妝。

什麼拍戲。

炮灰配角。

「彼此彼此。」

什麼不愛他。

什麼討厭他。

熾熱地疊合,羨煞旁人。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