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紅樓之賈敏的逆襲 >第三百七十五章 沈家

第三百七十五章 沈家

小說:紅樓之賈敏的逆襲| 作者:篤行的一生| 類別:古裝言情

?????林琅就把他們到了宏頤宮之後一直到他們離開所說的每一句話,還有德妃和皇上都說了些什麼都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娘親!就這些了!兒子沒有說錯話吧?」林琅有些忐忑的問道。

「沒有!你們應對的都十分得當,並未說什麼不該說的話!皇上應該是覺得你們的父親把你們教育的太好了吧!」

賈敏覺得皇上之所以沒有對德妃的所作所為說什麼,但是其實心中是有不快的,皇上當然看出了德妃想要拉攏林家,讓林琅和林瑫他們與九皇子近親,恐怕在皇上如今的心裡,只怕也是有這樣的想法的吧。只不過林琅和林瑫兩個孩子都太過聰慧了,能夠不動聲色的就把林家跟德妃撇清了關係,皇上心中矛盾,一方面是對林家人的忠心感到欣慰,一方面又覺得林家太過古板固執,永遠只會忠於皇上一人,絕無可能做出背叛之事來。

賈敏的心沉到了谷底,她萬萬沒有想到皇上也會中了美人蠱,而且已經到了對德妃如此縱容的地步了,竟然想要讓他們林家支持德妃和九皇子奪得皇位!

賈敏讓林琅和林瑫他們先回各自的院中去休息了,她則是迅速的寫好了一封信,並且招來了齊瀾。

「你把這封信用你的海東青給夫君傳過去!」賈敏把寫好的信遞給了齊瀾。

「很急?很重要嗎?」齊瀾問道。

「是的!這信上的內容萬不可泄露了出去,切記切記!」賈敏鄭重的交代道。

「是!屬下知道了!我會在上面塗上一層藥粉,把字跡給隱去,只有咱們手上才有讓自己浮現出來的葯!」

「嗯!你辦事,我向來都是放心的!快去吧!」

齊瀾離開了之後,賈敏長舒了一口氣,心中祈禱著一切都能順順利利的!

翌日,賈敏由於昨晚沒有睡好,就有些精神不濟,萬麽麽就勸她不如改日再去沈家拜訪。

「不行!沈家是夫君的舅舅家,夫君如今也只有這麼一位長輩在了,晚了這些日子才登門已經是失禮了,昨日既然說好了今日會去,怎好出爾反爾!」

「可是!太太這些日子都沒有消停過,您如今可是已經七個月的身孕了,好不容易保住的胎,若是……老奴可怎麼跟老爺交代呀!」

「麽麽放心,我真的沒什麼,就是昨夜沒有睡好!大不了今日我們早些回來就是了!我保證從沈家回來之後就再也不出門了,好好在家養上兩日,一直到母親的壽宴可好?」賈敏笑著對萬麽麽撒嬌。

萬麽麽無奈的搖了搖都,長嘆了一聲道:「那今日老奴必須要跟著太太一起去,老奴要看著您才能放心!」

「好好好!就讓麽麽跟著,我去哪兒都帶著您總行了吧!」

賈敏母子三人到達沈家的時候,沈家上下所有人都到了大門口來迎接,這陣仗著實讓賈敏吃了一驚。她卻不知,昨日她在宮門口被皇后娘娘的鳳輦接走的事兒,沒過中午就傳遍了整個京城之中,這大銘朝能夠擁有如此殊榮的也就賈敏一人了,誰還敢在這個時候小看了她去。

實際上,賈敏後來也清楚了皇后如此做的目的了,無非也是為了拉攏她,拉攏她背後的林家、榮國府和燕王府,做了太子和太子妃如今不方便做的事情。其中的目的自然是跟德妃相同,想要讓他們支持太子,保太子順利登上皇位。作為一個母親,賈敏能夠理解皇后的良苦用心,也就沒有計較皇后對她這樣的算計。

所以,在剛剛入宮之後就到沈家拜訪的賈敏,就不可避免的收到了沈家的盛情款待!

「舅舅、舅母!您二老這是要折煞外甥媳婦嗎?」賈敏雙手扶起了沈老夫人。

「貴郡主到訪沈家,是咱們莫大的榮幸啊!」沈文義起身微笑著道。

「舅舅!您這是不打算認夫君這個親外甥了嗎?」

「好好好!舅舅不說這些話了!」

「快快進府吧,外甥媳婦如今可是雙身子的人呢!」沈夫人拉著賈敏的手往大門裡面走去。

賈敏隨著沈夫人他們一起到了正廳當中,她親自扶了沈老夫人坐在了上首,又恭敬的請沈文義也坐在了另外一邊,然後恭敬的給他們父親二人磕頭行禮。沈文義夫妻對這個外甥媳婦是再滿意不過了,還想著賈敏如今身份貴重會對他們有輕視之意,沒有想到她會做的如此面面俱到,高高興興的送上了一份豐厚的見面禮。

沈光平的妻子沈大太太扶起賈敏,讓她坐在了下首第一的位置,賈敏坐下之後,林琅和林瑫就上前給沈家人行禮,也同樣的收到了厚禮。沈家的孫輩的,三個孫子五個孫女又分別給賈敏見了禮,賈敏也送了他們每人一份見面禮。接著就是小孩子們互相見禮,互贈禮物。

「真是沒有想到啊!林家總算不是一脈單傳了!貴郡主真真是好福氣啊!」沈大太太開口道。

「可不是嗎!我還一直擔心表弟太過孤單了,這下可好,孩子都三個了,往後再也不怕寂寞了!沈光平也笑道。

「如海的眼光好,選了個賢惠又貼心的媳婦兒,妹妹和妹婿他們倆在地下也能瞑目了!」沈文義感慨道。

「老太爺說什麼呢!今日這麼好的日子,別說那讓人心酸的事兒!」沈老夫人嗔怪道。

沈文義和沈光平陪著坐了一會兒,就帶著林琅和林瑫他們去書房了。沈老夫人讓沈大太太自去忙她的家事,她帶著賈敏去了她住的院子中說話。

「舅母這些年過的可好?」

「我還算過得舒心吧!你舅舅是個重規矩的人,後院之中還算乾淨,也就是早年間抬了兩個侍妾,如今年歲也大了,又都沒有孕育子嗣,安生的很!你大表兄如今在國子監做祭酒,也沒有那麼多的煩心事兒,你二表兄在河南做著一縣的父母官,聽你舅舅說他乾的還不錯,今年有望升遷。」沈老夫人笑著對賈敏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