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天罪靈墟 >第兩百四十八章我認輸

第兩百四十八章我認輸

小說:天罪靈墟| 作者:淺草淡茶| 類別:玄幻奇幻

「噗~」

風甲倫一個踉蹌,跪倒在地,剛才那一瞬間,一道青光從他的身體穿過,將他體內的靈氣全都擊散了。

青壬術,趁機重新凝聚靈魂,將自身的氣息調節到最佳的狀態,恢復了六道鍊氣師的修為。

「風甲倫,風水輪流轉,現在該輪到你嘗嘗被人一直殺的滋味了。」青壬術,沖著風甲倫冰冷一笑。

「你,你,你為何要插手他們兩個人的試?」陽生大怒,質問青玄道,「你這是在作弊,為了幫青壬術竟然對風甲倫出手,太無.恥了。」

「你,說完了嗎?」青玄白了陽生一眼,隨即看向那一條閉眼沉眠的青龍,呢喃道,「它,快要死了。」

「要死了?」陽生緊盯著木青龍,下左右打量著,仔細探查了一番,只從它的身體內感受到了大量濃郁的生機,不由困惑道,「它身,並沒有死氣啊?」

「對於它來講,生機越多,越意味著即將死亡。」青玄笑了笑,無奈道,「它要將一身的生機傳遞給繼承者,唯有這樣才能讓繼承者有自保的能力。」

「這樣嗎?」陽生似是懂了一些,木青龍與尋常人不同,它掌控生命氣息最濃郁的木靈氣,因此它的體內並不存在死氣,只有精純的生氣。

生氣越濃,越意味著,它的生命即將走到終點,將全身化作木靈氣,傳遞給繼承者。

「它沒有時間了,所以我只能讓他們快點結束戰鬥。」青玄略帶傷感道。

說完,抬起的右手又發出了一道青光。

「轟~」

青光擊了青壬術,從他的身體穿過,將他的靈魂擊散。

「嗯?」青壬術眼儘是驚駭,不知道青玄這樣做是幹什麼?剛剛攻擊了風甲倫,現在又來攻擊他,這是什麼套路?

她這是要,雙殺兩個爭奪繼承者的男人嗎?

「轟、轟、轟……」

青玄,快速地聚氣成形,一道道青光沖向風甲倫、青壬術,將兩人的靈魂擊潰。

她一個人,直接弄死了風甲倫、青壬術,而每一次殺完兩個人之後,便是會停頓一會,待到兩人重生,便又是一陣狂轟亂炸。

「你這是,自己親自動手考驗兩個人嗎?」陽生苦笑道。

青玄點頭,道:「算是吧,我這是在加快他們兩個人的生死的速度,讓他們兩個同時絕望。」

「同時絕望?」陽生念叨著這個詞,不解道,「萬一,兩個人要是都想死,怎麼辦?」

「那讓他們死嘍!」青玄冷冷一笑。

陽生斜睨著青玄,感覺後背一涼,笑道:「那樣的話,木青龍不沒有繼承者了嗎?」

「誰說的?這裡不還有一個可以繼承木青龍靈氣的人嗎?」青玄嘴角揚,勾起一個邪魅的弧度。

「還有誰可以繼承木青龍的靈氣?我怎麼不知道這裡還有另外一個人?」陽生面露疑惑,環顧四周,除了風甲倫、青壬術,並沒有發現其他人。

「撲哧~」青玄忍不住莞爾一笑,道,「你,難道不是人嗎?」

「我?」陽生被青玄的話嚇了一大跳,遲疑地看著她,訕笑道,「你莫不是故意消遣我吧?」

青玄表情認真,直言道:「你看我像是在騙你嗎?」

「可是,我……並不想繼承木青龍的靈氣。」陽生想了許久,囁嚅道,「我現在挺好的!」

「是嗎?你確定你現在很好?」青玄反問道,若有深意。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陽生皺下眉頭,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冷眼看著青玄,「你該不會,想要強迫我吧?」

「撲哧~」青玄偷笑,隨即臉色一寒,冷聲道,「你算個什麼東西?需要我脅迫你吸收木青龍的靈氣?可笑!」

陽生鬆了一口氣,笑道:「那你這用閃電全力攻擊風甲倫、青壬術,萬一他們兩個真的都死了,那又由誰來繼承木青龍的靈氣呢?」

「不用你管,我自有辦法!」青玄不再理會陽生,轉而去對付風甲倫、青壬術,手掌心的青色閃電霹靂作響,一個個全都劈向了兩人。

「啪、啪、啪……」

風甲倫、青壬術兩人被閃電劈得外焦里嫩,靈魂受到重創,死去、復活、再死去、再復活……

在雷電當磨礪靈魂,看青玄的意思,是想要考驗兩人的靈魂強度,還有堅韌度,誰能最後生存下來,誰便是能夠繼承木青龍的靈氣。

「可惡!」青壬術心怨恨難平,暗自抑鬱道,「好你個青玄,竟然如此玩我,待我取得木青龍的靈氣,看我怎麼收拾你。」

本來以他已經贏了風甲倫,可是青玄偏偏搞了一個復活的規則,讓他前功盡棄,並且還沒有跟他說規則,讓風甲倫有機可趁,把他殺死了許多回:這對他來講是恥辱啊!

一個六道鍊氣師,成名已久的強者,竟然被風甲倫這個九宮鍊氣師,一個弱雞給打爆了,這讓他以後怎麼出去混?

「在場的人,都該死啊!」青壬術冷眼看著風甲倫、青玄、陽生,還有空的木青龍,隱晦地顯露出一股殺氣,「一個,不留。」

在青壬術抱怨的同時,風甲倫則是在試圖抗拒雷電,想要藉助雷電的力量,飛躍重生!

他的三魂,胎光、爽靈、幽情一一分散開了,化作三個不同的他,分別含有金、水、火三種不同的靈氣,同時,三種靈氣互相交織在一起:金生水,水克火,火克金。

雷電,瘋狂地攻擊他的水靈魂法身,而對金、火兩具法身並不是太在意,只是偶爾才會劈他們幾下。

「難道說,這雷電只針對一魂?或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