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超級神武學 >第354章 卑鄙、卑微!

第354章 卑鄙、卑微!

小說:超級神武學| 作者:有缺| 類別:玄幻奇幻

「主神大人,我想到了!」韓林眼睛,突然發著光的說道!

「你想到什麼?」天照驚訝反問。

韓林醞釀了一下,然後說道:「您知道喬風的結拜弟妹,段玉和紫墨?他們上次以為我昏迷了,說出了喬風是天晶擁有者的秘密!」

「哦?然後?」天照眉頭輕輕一挑,但其實這點她早就知道了。

正所謂,你的敵人也許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對於神話江湖的兩大天晶擁有者,神話江湖內的人也許都不是百分百確定,但天照卻是清楚的。

韓林沒有在意,一臉振奮的說道:「喬風三人待我不薄,其實喬風喜歡紫墨,但是他太遲鈍沒有發覺。

紫墨也是芳心暗許,他們在一起那麼多年,感情太深厚,不是夫妻,但比許多夫妻的感情還要深。

所以……我想要偷偷回去,抓住紫墨挾持喬風!

這樣的話,他必然不敢輕舉妄動,主神大人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韓林臉上激動的發紅,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天照都愣住了。

他們三人待你不薄……天照微微驚訝之後,臉上露出笑容,全是滿意之色。

畢竟這xǐnǎo,也太成功了吧?

這是為了自己,什麼都能出賣的節奏啊。

甚至天照心中忍不住想到一個經典問題。

我跟你的妻子一起掉入水中,你會先救誰?

現在天照很有信心,答案肯定是會救她!

當然,天照不可能落水需要救,但這是一個比喻,說明了韓林xǐnǎo之深刻。

「你很好。」

看著面前最虔誠的「信徒」,天照臉上全是滿意。

她還在思考可行性,不過信徒居然說出這種話,當然是先要鼓勵一下。

韓林卻是一臉狂熱,一臉在構思,豐富自己計劃的樣子。

「絕對可行!其實以喬風的為人和性格,就算他內心深處沒有愛紫墨,但僅僅是結拜兄妹,也足夠讓他完全受制。

而進入神話江湖,太強的神階會被發現,我卻不同。

我有神話江湖通行的許可,甚至有進入他們秘密空間紫竹林的許可,在我離開之後,喬風三人都沒有解除的我許可權!」

韓林眼睛發亮的說著。

神話江湖內,當然處處是陣法。

就好像之前戰爭,他們東瀛神族去攻擊凱旋神城會被發現一樣。

東瀛神族如果去神話江湖,自然也會被發現。

像是之前攻擊嶺南界,就是因為嶺南界在神話江湖外圍,可以隨時殺入戰場。

而紫竹林,就不是外圍了,尋常的東瀛神族很難靠近不說,要進入喬風三人休息的地方,更加是不可能。

喬風沒有收回對韓林許可,是因為他想著,韓林有一天或許會回來。

但他肯定想不到,韓林會抱著這種「目的」回來。

天照聽了之後,也是眼神發亮。

她太了解喬風了。

這個敵人跟自己鬥了那麼多年,她對於喬風的性格把握,不會在韓林之下。

韓林說的計謀,如果真的抓住紫墨,趁機攻擊神話江湖,也許喬風會為了大義,有概率出手。

但是如果只是攻擊印加神族的話……喬風絕對會答應袖手旁觀!

可行,真的可行。

天照看向韓林的眼色,也變了。

她仔細思考了一下,這計謀對她來說,一旦成功有巨大好處,甚至不僅僅是這一次。

只要抓住了紫墨,她肯定不會放的,要一輩子鉗制喬風,趁機拿下天晶,再拿下印加,甚至拿下神話江湖!

對天照來說,唯一的風險就是,紫墨活了那麼多年,跟喬風走的那麼近,應該有什麼自保的手段,抓她肯定是很難的。

同時……韓林的xǐnǎo,真的沒問題嗎?

天照難免多疑,活的久了的人,心思都比較複雜。

她在思考,韓林是不是為了自己脫身,才假意說出這些話的?

也許他是神話江湖的姦細,發現要被完全控制了,所以想要放棄計劃逃跑?

天照如此設想,繼續感應韓林的神格和靈魂。

沒有一點撒謊的波動。

看著韓林因為想到這個卑鄙計謀,但是為了主神付出,一臉想要邀功的表情,天照相信,自己的xǐnǎo無比成功。

她懷疑了韓林許多次,一直都有懷疑,甚至現在都沒有全面解除。

但是她此刻,不需要主觀的猜測和判斷,而是開始衡量得失。

韓林假意被xǐnǎo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了。

這計劃最大的可能損失,就是韓林回不來,日後自己要重新抓他,或許也會變得麻煩。

但除此之外,不會有任何潛在的損失!

「你回去,吸收偽神格吧,一天後再來。」天照輕輕摸著韓林的頭,說道。

她判斷出,這計劃非常可行,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韓林可能擒不下紫墨。

所以她要讓韓林變得更加強大一些!

這是天照自己想到的補充細節,她並不會覺得是被這個計劃,加上之前得到的經驗,所引導出來的念頭。

「是!」韓林更是一臉的恭敬應聲,但臉上,又深深的隱藏著一絲失落。

他後背離開的光門打開,裡面已經出現城堡底層的畫面了。

韓林慢慢後退,正要退出光門。

天照表情上,閃過一絲猶豫。

「等一等。」她小小的嘴巴,再次張開。

韓林的身影,立即頓住了!

「過來吧。」天照用略帶溫柔的語氣,說道。

韓林臉上,有難以掩飾的激動,慢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