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相濡以沫總裁老公太纏人 >第235章贈予毛衣,一定喜歡

第235章贈予毛衣,一定喜歡

小說:相濡以沫總裁老公太纏人| 作者:一花澗| 類別:都市言情

?????唐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激動說道。「不眼熟,一點都不眼熟!」

夏朵被唐宋過激的反應嚇了一跳,拍著受到驚嚇的小心臟,又沖唐宋翻了個天大的白眼兒。「不眼熟就不眼熟嘛,幹嘛那麼大聲,真是的你想嚇死誰啊。」

唐宋怕被識破有些忐忑不安,用大嗓門大音量來掩蓋自己的心虛。「夏經紀人,現在離開機吉時只剩不到15分鐘的時間,你還有閑心東張西望看路人穿什麼衣服,你能不能有點經紀人的職業素養?」

夏朵聽到唐宋最後一句話,脾氣噌的上來了,立刻學著他的話反駁。「唐大導演,既然你知道離開機時間還不剩15分鐘,你還有閑心在大馬路上訓我吼我凶我,你能不能有點作為導演的職業素養?」

「你這女人……」唐宋氣結,夏朵的話堵得他無言以對,只能憤憤哼了一聲。

現在最主要的是趕緊趕回去,他是不應該再浪費時間和夏朵鬥嘴。

唐宋扯過夏朵的胳膊就開始暴走,他走的步伐非常快,夏朵被拽著腳下都有點踉蹌。

夏朵掙扎,另一隻手用力捶打著唐宋的手臂。「你放開我,我自己會走。」

唐宋彷彿失去了知覺和聽覺,不管夏朵怎麼捶打,怎麼喊叫,他都絲毫不停頓不回應,連頭都不帶側一下。

「唐宋!你聾了嗎,大街上人來人往,拉拉扯扯的像什麼樣子,你沒有看到大傢伙看我們的眼神嗎,我好腿好腳,我可以自己走!」

唐宋「……」

「唐宋!你再不鬆手我就喊救命了!」

唐宋「……」

夏朵見唐宋不畏懼她的威脅,低低的咳了一聲,醞釀情緒準備開始喊時,一直裝聾作啞的唐宋終於開口了。

唐宋好心提醒道「你省省力氣吧,這裡是橫店,大街上突然飆戲的戲碼路人都看膩了,特別是喊救命非禮的狗血劇情。」

夏朵認為唐宋在騙她,切了一聲回懟道「我不信這麼大的橫店,沒有一個路見不平一聲吼的人,再說你長得就像犯罪分子,我這花樣年紀,肯定會有人打抱不平。」

唐宋一副你隨意的樣子,挑眉道「那你喊吧,喊破喉嚨看看有沒有人上前來阻止。」

「你……」這次換夏朵氣結了。

唐宋篤定的語氣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她也不想在大街上被人當猴看,她也只是想嚇唬嚇唬唐宋而已。

沒想到慫包的唐宋倒挺經得住威脅!

「不喊了,我口渴。」

「劇組有茶水。」

「你鬆開我,別拽著我,你走的太快了我腳疼。」

「腳疼?」唐宋瞥了一眼夏朵的球鞋,驚訝道「你皮糙肉厚的還會腳疼嗎?」

夏朵怒。「你才皮糙肉厚!你全家都皮糙肉厚!」

她真有點腳疼,球鞋是新買的第一次穿有點磨腳。

「你真的腳疼嗎?」唐宋盯著她的腳問,打趣歸打趣,他心裡還是挺擔心的。

夏朵點頭。「都怪你,拉著我走的太快了!」

「有來的時候你拉著我跑的快?」

「你……」夏朵再次氣結,被唐宋的低情商打敗。

只要稍微有點情商的正常男人,聽到女孩說腳疼都是蹲下來背著,或者是公主橫抱,到了唐宋這……

夏朵明白了一個道理,永遠都不要奢望唐宋能按套路出牌!

他聽不懂,她再明顯的暗示都是對牛彈琴!

還是一頭超級大蠢牛!

夏朵彎腰,張嘴在唐宋抓著她胳膊的那隻手上咬了一口。

唐宋對於夏朵突然的啃咬毫無防備,吃痛之後下意識的鬆開了手。

「嘶……你怎麼還咬人啊!」唐宋搖晃著被咬的那隻手,疼的齜牙咧嘴。

這女人可真狠心,還真下得了口,手背上有很深的兩排牙齒印。

夏朵說「你活該,我讓你松你不松,不咬你咬誰!」

說完夏朵拎著手提袋拔腿就跑。

她其實怕唐宋會回咬過來,畢竟唐宋的腦迴路和正常男人不太一樣。

她真的猜不透唐宋!

一點點都猜不透!

唐宋看著夏朵塵土飛揚的背影,有點懷疑人生。

夏朵上一秒不還是說腳疼嗎,怎麼咬了他之後,下一秒就健步如飛了?

原來夏朵只是牙癢想咬他,說什麼腳疼來分散他的注意力,枉他還想背她回劇組。

嘖嘖……果然是最毒不過婦人心!

……

尹以沫洗漱完畢後去夏朵房間敲門,敲了半天也沒人回應。

然後又去唐宋房間敲門,和夏朵房間一樣,屋裡沒人。

尹以沫納悶了,心想這夏朵和唐宋不會撇下她一個人去劇組了吧!

她壓根沒往毛線那方面想,那只是她隨口支走夏朵的借口,沒想過夏朵真的會去商場里買。

於是她斷定,夏朵見色忘友,很沒有義氣的把她拋棄了!

尹以沫沒去過劇組,夏朵和唐宋的電話也都無人接聽,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幹些什麼了。

是該回房間等他們想起她,還是自己問路問人摸索過去?

尹以沫突然想到顧相濡是白芷傳的投資人,肯定會知道拍攝的地址在哪,掏出手機立刻打電話給顧相濡。

但讓她意外的是,顧相濡的手機竟然也打不通。

難道顧相濡手機像上次一樣又沒電了?

尹以沫又打給了顧相濡辦公室里的座機,依然是見鬼的無人接聽。

尹以沫撥了兩遍座機無人接聽後,果斷選擇打給了秘書小羅。

小羅早已經被顧相濡安排妥當,接到尹以沫的質問電話,非常自然的對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