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溺寵天師大人 >第81章 愛而不得

第81章 愛而不得

小說:溺寵天師大人| 作者:特濃一加一| 類別:玄幻奇幻

言說至此,北凌天又緩緩地朝著漓洛走去。

漓洛心中忍不住竊喜,以為妖尊是安慰她來了,結果卻令人大失所望。

北凌天僅是輕輕地瞥了她一眼,隨後扭過頭去不再看她,冷冷地對她說道:「漓洛,從今日起,這夜笙宮若是無我命令,你不得隨意踏入!」

此時的漓洛面上該是作何表情?驚訝,失落,難過,氣憤?

似乎任何一種都有,亦似乎什麼也看不到。

她今日的衝動,給了他遠離自己的最好理由。

「哼……」漓洛撇頭哼笑,眉眼間的苦澀彷彿一根剛從蓮子裡頭剝下的蓮心。

放進口中的滋味有多苦,只有自己知曉。

抬眼深呼吸,漓洛淡下了語氣,「尊上,漓洛還是那句話,我到底做錯了何事,要被你這般對待?為何你在人間走一遭回來,對我的態度竟發生了如此大的改變?漓洛,不解更不願信!」

立在一旁尚未離去的青衣女子見她這副模樣,忍不住幸災樂禍,「哈哈哈……玉狐大人啊玉狐大人,還不是你平日里作惡多端,如今得到了報應?事實擺在眼前,尊上對你膩了,不喜歡你了,這有何可信可不信的?」

「住口!你一介小小竹妖,誰給你的膽子,敢在本尊與玉狐大人面前放肆?!」

看著北凌天冷漠又嚴肅的臉龐,漓洛不禁驚得胸口一緊。看吧,他果然還是在意自己的,否則又怎會維護自己,替自己說話呢?

而那竹妖,則被他的這幾句怒言喝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其他二位見狀,也都跟著跪了下去。

「是屬下該死,屬下不懂規矩,沒大沒小,衝撞了尊上與玉狐大人,還請尊上責罰!」

北凌天一揮大袖,不耐煩地看了看她,冷吼了一個「滾」字,便再也沒多看她們任何人一眼,轉身進了夜笙宮。

那兩扇宮門,也在他進去之後,被關了個嚴實。

望著沒有絲毫溫度的大門,漓洛又獨自發出了好幾聲苦笑。

一千多年的相處時光,她好像一直都是在以自己心中所幻想的那個妖尊去看待北凌天。

對於真正的北凌天,她似乎從未認認真真地去了解過。

今日這一樁意外之事的發生,反倒讓她清醒了不少。

她轉身,低頭望向了跪地不起的青衣女子,冷聲道:「你們沒聽見尊上適才說了什麼嗎?還不快滾!」

說罷,便先她們一步,大步離去。

青衣女子被左右二人扶起,翹著紅唇氣呼呼地跺了跺腳,眉頭皺的老深。

縱使心中有怨氣又如何?說到底,她不過是憑藉自己父親的地位,比最底層的妖精高貴了那麼一點點而已。

今日哪怕她把這塊地給跺得穿了洞,想來也無人會關心她一下。而北凌天,更是會在轉身之後便忘記了她的存在。

「青竹咱們走吧!一會兒要是讓尊上發現咱們還賴著不走,說不定妖頭便要落地了!」身著粉色衣裙的女子提醒到。

而這位名喚青竹的青衣女子,根本聽不進她的勸,反而陰險地一笑,「呵……難道你們沒有看見方才妖尊對漓洛的態度嗎?既然漓洛已被下了禁令,失了寵,想來這段時間她定會老實些,不敢拿咱們怎麼樣!這可不失為我青竹上位的絕好機會!」

「青竹姐姐,難不成你想要……」

「對,我就是想!我們竹妖一族一直以來為了妖界兢兢業業,從不敢懈怠半分,可尊上的眼裡根本就看不到我們的好!竹族能不能翻身,爹爹能不能在眾妖面前抬起頭來,全靠這一次了!」

青竹兩眼直視前方,咬牙切齒地說完了這段話。

另一頭,雪姬見妖尊從寒冰殿離開時心情並不怎麼愉悅,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心中一擔心,便情不自禁地跟了上來。

跟至夜笙宮外,恰巧碰見了方才的那一幕。她悄悄地躲在一處巨石後頭,隱藏了呼吸,偷偷看著。

除卻瞧見妖尊懲罰她們二人之外,這青竹之言也被她悉數聽進了耳中。

她不由地揚唇一笑,一個看似很好的點子,被她記在了心頭。

待青竹走後不久,她便化身為夜笙宮打掃小妖的模樣,追了過去。

與此同時,漓洛一路跌跌撞撞,像失了魂兒一般,漫無目的走著。

最後竟不知不覺地走至妖界的墨河,在岸邊停住了腳。

此河乃為妖界的最北端,因其河水顏色墨黑,舀起卻清冽而得名。

只是這河,寬大的一眼望不到盡頭。下去了,便上不了岸,看不見希望。

漓洛拾起一塊小石子,用力地往河面砸去,一連砸了好些塊,她才停下來,沖著遠處大喊:「我為什麼不願意那些妖精靠你太近?還不是因為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此事全妖界皆知,為何偏偏只有你看不到?還是說,你明明知曉卻故意裝作不知?喜歡一個人難道有錯嗎?如果有,請你告訴我,我錯在何處?」

「你將我撫養長大,教我修鍊,教我功課……你教會了我如何去保護自己,如何去降服他人,可你從來都沒有教過我如何去愛人,從來都沒有!」

「我知道你對我的感情,好比父尊待我那樣。可我不甘心,我不要這樣的愛,真的真的不要……」

緊接歇斯底里之後的,是緩緩蹲下抱作一團不停抽動的身子。

那時大時小的哭泣聲,引得一直架躺在樹上默不吭聲的赤狐夕殤泛起一陣心疼。

其一,她是自個兒的親妹妹。

其二,放眼整個妖界,想來他應該是最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之人了。

愛而不得,比千刀萬剮還要痛苦不知多少倍。

他從樹上輕鬆縱下,來到了她的身邊,與她並排蹲著。

「是誰把咱們的玉狐護使大人氣成如此模樣啊?敢欺負我親妹?看我怎麼修理他!」

說罷故作怒氣沖沖之狀起身便走。

漓洛一把拉住了他的袍子邊,哽咽道:「二哥你就別調侃我了!我知道適才你就在這兒待著。」

聽了此言,夕殤又重新蹲下,「呵呵……既然知曉,為何不叫我下來?」

漓洛搖搖頭,「我只是想要一個人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