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毒妻休想逃 >第二百二十章 打贏了

第二百二十章 打贏了

小說:毒妻休想逃| 作者:傻妞請愛自己| 類別:都市言情

毒妻休想逃最新章節!

可細想尚北冥就是這樣孩子氣的大男人,像個孩子王,別是故意較勁去了。

季得月趕緊撥通尚北冥的手機,嗡嗡了半天,一個男人接通的。

他道:「您好,他本人現在不方便接通電話,請問……」

這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尚北冥的怒吼:「若你不再想要你的爪子和舌頭,就繼續嚼,給我把你們的王常州王局長叫來!」

那警察本還想發作,但一聽尚北冥直呼局長的姓名,再看他一臉駭然的氣勢,只得點點頭。

但是還是按規矩道:「這電話暫時放在檔案處,我們還是要按規矩辦事!」

尚北冥這才緩和語氣道:「沒事,沒事,只要按規矩辦事就好,我們一切安好,不必記掛!」

這後半句倒像是故意說給電話這頭的人聽的,尚北冥雖不知是誰打的,但是打在他私人手機上必定不是旁人。

一來他說出了警局局長名字,怎麼也知道他在哪裡了,二來,能報出名字,就說明他必定安然無恙,出不了亂子。

電話那頭的人怎麼也能安心了,季得月拿著手機,皺起了眉頭,尚北冥的聲音隔得那麼遠,手機不在他手上。

電話來了他知道,而他說的字字句句都很清晰,若手機在他人手上,他又是非常清醒的情況下,只能說明他不是不拿手機,而是拿不到手機!

王常州王局長?

這個人是誰,季得月趕緊打開電腦,咕咕咚咚一陣敲,這才知道原來是管轄衛明山一帶的警察局局長。

這大半夜的,他怎麼跑到警察局了?莫不是撞了什麼人?

季得月趕緊穿戴好,喊了一個守衛來開車,這事要不要通知婁台呢,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季得月想了想還是接通婁台的電話,嘟嘟嘟三聲之後,語音提示,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季得月愣了愣,關機了?心裡突然就有點異樣的感覺,自從有了婁台的電話那天起,基本都是隨打隨接的。

現在突然接不通,不知怎的,心裡就是不舒服似的。

季得月搖搖頭道:「季得月啊季得月,你就是被他寵壞了!」

這樣一想也就豁達了,吩咐司機直達王常州所在的派出所。

海面看似平靜,海底卻熱鬧非凡,15米下的深海三架潛艇打的不可開交。

海面上空五架戰鬥機不停地盤旋,看到敵艦冒頭就射擊,讓它無處躲藏。

季得月站在派出所門口有點膽顫心驚,做他們這一行的,有一部分直接在執行任務中死亡。

有一部分凱旋而歸,還有一部分就是進了這無邊的監獄。

現如今她站在這象徵著和平,安全,保家衛國的派出所門口有點舉步維艱,她對這種地方有天然的畏懼。

深吸一口氣,仰頭看天,本想舒緩一下自己的緊張情緒,卻沒想到看到了天上的圓月。

心裡咯噔一下,圓月?

她立馬問開車的人道:「今天陰曆幾號?」

那人回道:「正好月中15。」

季得月瞪大了眼睛,糊塗,婁台每在月圓夜就會發病,今夜的他會有多麼難受?

只有他想著她的事,就算出去還找人保護她。

可她呢,沒有一次記得的,每次都是正好撞上或者後知後覺。

如今他正好在國外治病,這個病能不能一起治好?

他的手機怎麼就關機了,唉,心裡一團亂麻一樣。

既然到了這門口,不進去是不行了,季得月看著亭子里的站崗的警察,他道:「做什麼的?」

季得月客氣的說:「我們來接人,請問能不能讓我們進去?」

警察道:「留了身份證進去吧!」

季得月瞬間手有點抖,她扭過身看著守衛,守衛馬上跑上前去,拿出身份證,和那警察溝通。

登記完畢,兩人才放了進去,進去後大廳里燈開著卻沒有人,現在都快凌晨一點了,沒有人很正常吧。

季得月在這種地方本能的有點慫,在大廳里站了一會,聽到房間里有聲音一樣。

又仔細一聽,怎麼感覺頭頂有嗡嗡地聲音,像是直升飛機的聲音。

季得月趕緊出來看,一看吃了一驚,只見屋頂上空盤旋了好幾架直升機。

有人順著梯子從直升機上爬下來了,同時院子里響起了洪亮的警報聲,三輛警車從大門口進來了。

季得月看這架勢,可能是逮到了什麼重量級的犯人,趕緊站在一旁,想了想又覺得不妥,乾脆躲在了守衛的背後。

那守衛以為她沒見過這場面太害怕,還張開胳膊護著她。

季得月從守衛的胳膊縫裡看過去,只見十來個警察押了四名犯人下了車,犯人都帶著手銬。

嘴裡還塞著東西,這好像比電視里看的還恐怖,他們剛下車,馬上從屋裡出來六七個警察,把他們的頭蒙住了。

帶頭的人道:「這一批重要的犯人,即刻押往石頭監獄,一刻也耽誤不得。」

直升機上下來的人全部是全副武裝好的,臉上也畫的五顏六色看不清人臉。

他們帶著人上了樓頂登上了直升機,季得月這才看清,一共有五架,四個歹徒分別兩兩一架,其餘的三架逞金三角保護姿態。

那帶頭的人看著歹徒遠去,又道:「速速帶我去見海少和冥少!」

季得月聽著他的話,他是認識海風和尚北冥的?

那太好了,她不用進去了,聽著他的這麼客氣的稱謂,就知道化險為夷了。

季得月待所有人都走了,才對守衛道:「我們回車上等著他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