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一代女謀士 >第九十七章 文嫻臨危受搭救②

第九十七章 文嫻臨危受搭救②

小說:一代女謀士| 作者:吐司糕| 類別:古裝言情

「沒、沒什麼不妥,只是、只是……」江文嫻察覺到素衣少年的目光,她驚覺自己表現的太過誇張了,她話說到一半,支支吾吾起來,素衣少年聽了,眉一皺:「只是什麼?怎的連話都說不明白?」江文嫻一聽素衣少年的話,她臉色緋紅的低垂著頭,心中暗道:只是師兄弟倆差距太明顯了吧?司空游與眼前的少年一比,遜色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的!

當然,她的意淫之語不能說出來,要不然她可沒臉叫這師兄弟護送上山。

「問你話呢?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難不成是嚇到了?」素衣少年見江文嫻許久沒吭聲,他詫異的看著面色泛紅且目光似是獃滯的江文嫻,他手往江文嫻的額前探去,想著會不會是受驚發熱了。可是江文嫻哪是發熱,她根本就是在發獃,她眼見有一隻修長乾淨的手掌伸向自己,冷不丁的,她大喊起來。

「啊!」江文嫻的嗓門極大,繼而又尖叫了數聲,嚇得素衣少年的手僵在了半空,伸也不是、收也不是。「你叫喚什麼?」素衣少年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對江文嫻吼了一聲,江文嫻這會兒已經從「受驚」中醒來,她尷尬的看著素衣少年,心中滿腹的吐槽:鬼知道你會伸手來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真是的,枉我還覺得你最帥,沒成想,竟也是孟浪的!

想到這,江文嫻暗地裡翻了個白眼,然而很不湊巧,她剛翻完白眼,就聽見素衣少年聲音有些冷的問:「怎麼?問你話不答,故意大喊大叫嚇人,完了現在還悄悄給我翻白眼了?你這像將軍府的大姐嗎?」江文嫻聞言,除了被抓包的尷尬外,就只剩丟人了,她羞紅了臉別到一邊,素衣少年又道:「你還怕羞知丑了?早幹嘛去了?」

隨後,素衣少年開始對江文嫻進行了長達半個時辰的「口頭教育」,最終,素衣少年因為提到了江文嫻逃命逃的連教養都丟了而遭到了江文嫻的怒懟:

「這位爺,我不知道你對我江家的事情了解多少,但至少在我江家沒滅門之前,我父親、我母親、我祖父都有教育我,家中的教養媽媽也是從我記事兒開始就教導我的。你絮絮叨叨了半天,對我教訓了這麼久,你不累嗎?你看看眼下是個什麼時候,你被人追殺刺殺亡命天涯的時候,難不成還要顧及各種禮儀教養嗎?假不假啊?」

江文嫻懟完,面上終是露出了之前對待司空游時的笑容:「這位爺可能身懷絕技,而且背後勢力非同一般,故未曾體會過亡命天涯的滋味。但是我告訴你,你要教訓要厭惡要吐槽要埋汰,我江文嫻都無所謂,你別把我的親人對我的教育那樣羞辱!」

說罷,她冷哼一聲,作勢要走。只是她剛邁開了步子,她就痛得身子一軟,差點整個人歪倒了。她捂著身上本就受了傷的地方,一額頭的冷汗似是不要錢般的冒著,她咬咬牙,打算繼續前行,可是,卻被一隻觸感細膩、溫度舒適的手給抓住了手腕:「你受傷了,我幫你處理傷口!」

是素衣少年的聲音!江文嫻心中驚訝道,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居然不惱還願意幫著自己處理傷口?怕是有鬼啊!

「不必了,勞煩關心!」江文嫻態度有些惡劣的說著,手一甩,想著甩開素衣少年,可惜,她甩了兩次,愣是沒掙脫開。「你想幹什麼?」江文嫻回頭狠狠剜了眼身後那面上帶著溫柔笑意的素衣少年,這一看,江文嫻差點淪陷了:媽耶,什麼情況?這傢伙想使美男計不成?

「方才是子誠失禮了,子誠在此同江姑娘賠禮,還請江姑娘莫怪!」自稱子誠的素衣少年低聲哀求的聲音響起,江文嫻只覺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姑娘、子誠、這、這實在太稀奇了?這麼久了,都是叫我姐的,怎麼遇上個怪人喊姑娘了?江文嫻難以置信的看向身後的少年,少年此時面色呈憂慮狀,但見到江文嫻回頭,他那臉上又瞬間布滿了笑意。

「這位爺多慮了,哪有什麼失不失禮的!」江文嫻心不在焉的回了素衣少年子誠一句,她全然沒注意到自己的回答有多叫人尷尬,當下,二人之間的氣氛瞬間變得古怪起來。「師兄,你們這是幹什麼呢?」司空游笑盈盈的喚聲在此時響起,江文嫻與素衣少年子誠之間的怪異氣氛這才得到了解脫。

「司空公子,問的怎麼樣了?」見司空游出現,江文嫻與素衣少年子誠皆如見到救命稻草一般,對司空游喊道,只是一個喊的是公子,另一個則貌似喊了司空游的表字。聽見素衣少年對司空游的稱呼,江文嫻這才意識到少年自稱竟是以字而非名。

想到這,江文嫻不自覺的朝那素衣少年多看了幾眼,她心道:嘿你看別說,這傢伙剛剛雖然損我損的有些誇張,可是這氣度和謙遜倒是叫我不容覷,該認得錯就認,還……長得帥!當下,江文嫻又花痴的多看了風度翩翩的素衣少年幾眼,她內心本因少年所帶來的憤怒居然在逐漸的瓦解。

「師兄、江大姐,你們這是要我先對誰回答啊?」司空游見二人異口同聲,他面上露出一抹奸笑,江文嫻見了,嗔怒的看著司空游:「你胡說些什麼呢?」而素衣少年聞見了,卻身形一裂,以江文嫻的眼睛都無法捕捉的速度來到了司空游跟前,他以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只見他打了司空游一爆栗:「你在瞎想什麼?快點說,從那幾個傢伙嘴裡撬出了什麼東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