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老子已經無敵 >第205章【言出必行】【第1更】

第205章【言出必行】【第1更】

小說:老子已經無敵| 作者:不火就搬磚| 類別:玄幻奇幻

?????徐維絲毫不為所動,戲逾的笑道:「誰說一定要拆開藥劑看上一眼才可以知道裡面的問題啊?」

矮小男子一望徐維那淡定的目光就心中沒底,但是想要他認輸,那是不可能的。

「呵呵,不要虛張聲勢了,我的藥劑根本就沒有問題,你是無話可說了才對。當著靈宗大能的面,你休想賴賬?」

「真的沒問題嗎?」

徐維笑著娓娓道來……

「那藥劑中本應該用到的『盯檔貓草』,你為何要用『法克魷根』來代替?兩者的藥效相似,是可以互相替代,但是只需要四個單位的『法克魷根』就行了,藥劑中『法克魷根』的計量卻偏偏超過了五個單位。」

「五個單位的『法克魷根』並沒有問題,問題在於藥劑中另外一門主葯『河蟹草』!」

隨著徐維的話語不斷的說出,矮小男子臉色明顯變化,變得慌亂和緊張了起來。

徐維繼續說道:「『河蟹草』和五個單位以上的『法克魷根』混合可是會形成劇毒的!而且這種劇毒保存期限還非常有限,三天過後,便會完全消失,到時候怎麼追查,都不會追查到你的頭上。你說,我說的對與不對?」

徐維臉上的笑容依舊,但是在矮小男子眼中卻顯得格外的刺目。

矮小男子睜大了雙眼,驚恐的看著徐維,難以置信的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一介凡人,為什麼知道這些?這種事情就算是三級煉丹師都不一定知道,就連我也是偶然間從一本殘缺古籍上面看見的。」

「呵呵,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凡人了?」徐維笑著說道。他雖然不擅長煉丹之術,更加不會去煉製玄黃界那些低級丹藥,但是在他眼中,世間根本就不存在秘密,只要他想要知道,自然有規則告訴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徐維:「現在你輸了,可以乖乖去死了!」

那麼矮小男子真的會自盡嗎?

「不是凡人?哼!少在那裡裝腔作勢了。就憑你也想要讓我死,門都沒有。」

矮小男子並不打算自盡,甚至於對徐維動了殺心。

與此同時,眼中閃過一道狠厲的光芒,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猛然向徐維撲了過去。

「去死吧!」

見徐維好似嚇傻了一樣在原地一動不動,矮小男子眼中的兇橫更加的濃郁,恨不得把徐維給碎屍萬段。

「哼!區區螻蟻,居然敢將兵刃指向徐維前輩。」

然而,就在矮小男子以為要把徐維殺死的時候,他的耳邊陡然響起了姬動的冷哼聲。

矮小男子驚恐的向著姬動看去,怎麼也想不到,姬動會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而且還對他出手了。

為什麼,為什麼一個強者會為了凡人出手?

為什麼,為什麼一個靈宗大能會稱呼螻蟻為前輩?

……

隨著空間中閃爍過一道寒光,矮小男子的身體便斷成了兩半,失去了生息。

直到身死,他都想不通心中的疑問。

將矮小男子斬殺過後,姬動默默的退到了徐維的身後。

「太上長老,那我母親的疾病……」

小腦斧沒有說完,但是眾人都知道他想要說些什麼。

「那不是有藥劑嗎?」徐維指著桌上矮小男子留下的藥劑說道。

「可是那個藥劑有問題啊?」小腦斧怔怔的看著徐維,不明所以的說道,全然不明白徐維是什麼意思。

「有問題的是之前的藥劑,現在已經沒有問題了。」徐維淡然說道。

「這……」小腦斧依舊滿腦門的疑惑。

白冰也在一旁點著腦袋思索徐維的話是什麼意思。

還是姬動最先反應過來。

姬動雙目一亮,震驚的看了徐維一眼,暗中感嘆徐維的手段神鬼莫測,對小腦斧點撥道:「徐維前輩之所以說藥劑沒有問題了,自然是因為藥劑中的危害已經被除掉了。現在這三幅藥劑,恰好是治療你母親的良藥。」

「真的?」

小腦斧連不跌的把藥劑收起來,給徐維磕頭道謝道:「多謝太上長老。」

「謝就不用了,誰叫你還是小冰兒的徒弟呢?是不是啊,小冰兒?」徐維笑道。

「沒錯!他是冰兒的乖徒弟。」白冰驕傲的笑道。

「如果你在風雷城沒事了的話,我就送你和你母親到日月神宗去。去了之後,記得報你師傅的名字。」徐維說道。

「現在就去日月神宗?」小腦斧還沒有說話,姬動就驚呼的出了聲,詫異的望著徐維。

這裡距離日月神宗雖然不是很遠,但是想要立即達到日月神宗,只有橫渡空間一種方法。

而且聽徐維的口氣,徐維似乎不會和小腦斧同行,直接施法讓兩名凡人橫渡虛空,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

「有問題?」徐維側頭向姬動看了過去。

姬動全身沒有由來的顫抖起來,急忙低下腦袋,心神恍然,對於旁人來說興許不可思議,但是對於徐維前輩,這世間有什麼是不可能的?道:「沒有問題!」

「那麼小腦斧,你準備好了嗎?」徐維問道。

「太上長老,那個,能不能等一下啊?」

到了做決定的時候,小腦斧卻變得忸怩了起來。

「怎麼,在風雷城中還有事情未了?」徐維含笑說道。

「是!」小腦斧點了點頭。

「什麼事情,說來聽聽,如果有趣的話,我興許還會幫你一馬。」徐維說道。世間一切的事由,到了徐維這裡,只分兩種:有趣或者不有趣。

小腦斧沒有立即說話,而是不好意思的向著白冰看了過去,總覺得那些話當著白冰面,不好意思說出口。

徐維自然瞧出了小腦斧那點心思,淡淡的看了白冰一眼,道:「說吧,你師傅現在聽不到我們之間的對話了。」

小腦斧向著白冰看去,果真見白冰一臉茫然的,不斷的揉著耳朵。

不過就算是白冰聽不見了,小腦斧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你該不會是想要懟你師傅下手吧?這可不行!」徐維調侃說道。

「不不不!」

小腦斧急忙否認,就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都不敢對白冰下手。

只見他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然後深吸一口氣,重重吐出濁氣,這樣重複了好幾次才得以重新睜眼。

睜眼過後的小腦斧,神色嚴肅,雙目中跳動著仇恨的目光,咬牙道:「太上長老,我之前說過要艹翻謝強家中所有女性,我就絕對要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