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撿到一個異界 >第一百九十六章 慕長安打假賽?

第一百九十六章 慕長安打假賽?

小說:撿到一個異界| 作者:胖乎乎的河馬| 類別:玄幻奇幻

鬥了個旗鼓相當。

慕長安心裡一喜,繼續加大力度朝王朝身上招呼。

王朝竟是一邊打一邊開始後退。

「這是什麼情況?」有觀眾疑惑的問道。

「是啊!剛才不是王朝佔了上風嘛?怎麼好好的就被吊起來打了呢?」

「畫風不對啊!」

「感覺王朝在刻意放水啊!」

四周的觀眾也不是傻子,多有修行者皺著眉頭看出了門道,每一擊王朝都是看似使用全力,但每到關鍵時刻就收了幾分力,導致沒能長驅直入干翻慕長安,反而被慕長安壓著打。

事實上王朝自己心裡也是有苦說不出,他現在確實是沒有完全打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可問題就在這裡,他壓根就不敢打出全部的力量。

每次想要竭盡全力擊敗慕長安心裡總是有一股聲音再警告他,不允許他傷害慕長安,否則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而且大腦也會開始逐漸擠壓,越是動全力的想法強烈,擠壓程度就越高,迫不得已讓他收回幾分力,饒是如此,腦子裡的那股子擠壓依舊還存在。

「難道這就是那所謂的攝儡秘術?」王朝突然想起來之前他們在下異獸荒古迹時被慕長安種下的秘術,這個秘術一直都沒有看出什麼問題,但慕長安曾經說過,不要對他產生殺心,否則會出現很嚴重的後果。

是了,絕對是那攝儡秘術。

只是……若這攝儡秘術是真實的,那這場比賽怎麼打?

殺心都不能產生,手上的動作自然更不可能出現傷害對方的軌跡,要不然腦子裡的那股子威壓就會越來越重。

「噹!」

又是一刀下來,陷入思緒的王朝直接被劈後退了幾步。

「再來!」一聲爽朗聲,卻是慕長安豪氣沖雲天,打起了戰意,生死兩儀刀從各種刁鑽的角度打來,王朝不敢託大,只好收起心思認真抵擋。

只是再讓他主動出擊,就有點難度了。

「這他娘的是在打假賽啊!」下面觀眾突然喊道。

「打假賽!打假賽!」

「假賽!假賽!」

諸如此類的聲音越來越多,攪得王朝心神不寧,本就對這攝儡秘術阻止憋屈的很,再聽到台下這麼多人喊打假賽,王朝心一狠,直接強行抵抗著腦海那股壓力,一柄劍芒主動出擊刺向慕長安的眉心。

「嘶~」

一股撕心裂肺的頭疼感鑽心而起,王朝握劍的手都在顫抖,力直接斜了大半。

「噹!」

刀劍碰撞,一股巨力傳來,長劍脫手而出,王朝整個人被巨力震的倒飛了出去。

「砰~!」

砸在擂台之下的空地上。

現場陷入一片死寂。

「狗日的,打假賽!」

「去他媽的金陵府第一高手,老子要舉報他!」

「假賽一時爽,全家火葬場,這次的南部賽區比賽怕是要涼了。」

群眾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脾氣,不僅是現場吵翻了天,就連網路上亦是如此,這明眼人就能看的出來,一開始王朝壓著慕長安打,到後面根本就沒有用出像一開始那樣強大的力量,畏畏縮縮,不是打假賽是什麼?

更何況王朝可是金陵府第一高手,同樣是這次南部大比的奪冠熱門,就這樣敗在一個不顯山不露水的人身上,讓大家根本就無法接受。

一時間,到處都充斥著『打假賽』三個字,以至於現場的比賽都無法進行下去,主持人連忙上擂台拿起話筒準備解釋兩句。

「咻~」

突然,一把匕首不知道從哪裡飛了出來,直接朝擂台上的主持人刺去。

「嗡~」

匕首經過擂台觸發了防護大陣,將匕首擋了下來。

「諸位千萬不要衝動啊!」主持人嚇了一跳,連忙勸告台下的觀眾們冷靜,但這不僅沒有效果,反而下面不斷有各種暗器飛上來,有的刺向主持人,有的刺向慕長安。

「叮叮叮~~」

好在防護大陣夠強悍,才沒有讓任何一件靈器飛進來。

慕長安站在擂台上就不樂意了,嘟囔道:「我慕某人沒有打假賽,你們為什麼要罵我?」

「咻~」

一支箭矢朝他射來,刺在防護光幕上,然後三百六十度的往下落。

慕長安嚇了一跳,趕緊往選手席跑,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至於現場由於觀眾的憤怒聲越來越大,導致比賽不得已暫時中止,幾位負責人匆匆趕過來拿起話筒向觀眾們解釋,但怎麼說都沒用,一團糟。

「怕是有人在背地裡帶節奏吧?」慕長安坐在位置上看著這一幕,皺著眉頭說道。

「你還不算太笨。」米竹走到慕長安身邊坐下,看著對面觀眾席一片鬧哄哄,調侃道:「這下你可麻煩了,估計明天頭條上應該就有你慕長安打假賽的消息了。」

「我沒有打假賽!」慕長安正兒八經的看著米竹說道。

「你打沒打假賽不重要,重要的是觀眾認為你打了假賽。」米竹翻弄著自己剛做好的指甲,大紅色,上面還點綴了幾朵白花,很漂亮。

「他們認為就認為咯,跟我又沒關係。」慕長安才不介意呢,這群吃飽了沒事幹的觀眾,真應該讓他們回到上個世紀,餓他們幾頓就老實了。

「那可不一定,事情鬧大了,可能會影響裁判席的評判,甚至有可能讓你們重賽。」米竹幸災樂禍的說道。

「重賽?憑什麼,我憑本事打贏的,憑什麼讓我重賽。」慕長安瞪大了眼睛,感覺自己受到了來自社會上深深地惡意。

「節哀。」米竹憋著笑意拍了拍慕長安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