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我是都市醫劍仙 >第八十六章 這樣是不行的

第八十六章 這樣是不行的

小說:我是都市醫劍仙| 作者:勝己| 類別:玄幻奇幻

{}?「有必要這麼麻煩嗎?姍姍,為了你這事我可是盯著大哥的壓力,已經在這多停留了好些天了。」剛剛沖洗過後,身穿寬大豪奢名貴浴袍從內間走出的張廣恆神采奕奕,整個人像是年輕了五六歲一般,就連一旁站著不太懂得修鍊的閆松都能看出來張廣恆的變化。

當然,在張廣恆出來的同時,他的目光也想著裡邊的屋子裡邊望去,只是大門很快關上,他並沒有看清楚裡邊的情況。

「對啊師妹,其實對付那麼幾個貨色,我帶著家族中人留下就行,不用你親自留下。」張華岐一聽,立刻在一旁附和著,因為一想到張珊對那九爺的舉動,他就受不了。

此時的張珊跟前些天變化也挺大,原本對張廣恆就沒有什麼畏懼之感,看著張廣恆此刻的表現,聽他這番話,張珊更是不在意。

張廣恆打的什麼主意他很清楚,只是張廣恆很聰明,好處沒一個人獨享,從那小狐狸身上得到的好處也分給了她不少。張廣恆此刻的變化她也心知肚明,所以對於張廣恆這番話她根本不以為意。

「二叔……」張珊的聲音中帶著魅惑,聽得一旁的張華岐身體一顫,只是也只有他如此,如果是陳風甚至九爺在此,看到張珊那打扮一定會感覺反胃。

「我這也是為了家族著想,那小子聯合了這袁家暗中跟咱們爭寶,為了保守秘密咱們必須將他們都殺掉,以防這件事情被其他家族或者華夏的人知道,這件事情我隨後會跟父親說的,相信父親也會支持的。二叔在這邊坐鎮,我也不打無把握之戰,這不特意將人帶回來了么,到時候一定要斬草除根,不是自己人,所有知道此事的統統殺掉才行。」

舒服的靠在沙發上,回味剛剛那種美妙感覺的張廣恆一聽張珊這話,突然眼前一亮。

「哈哈……」張廣恆開心大笑道:「對,對,是我想的不周到了。雖然咱們抓到那小狐狸了,但畢竟這件事情那陳風聯合袁家也出手了,必須要斬草除根,還是我們家姍姍想的周到,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多停留幾天,我也會跟大哥說一聲的。」

聽著他們這話,一旁的獨眼閻王閆松的心猛的跳動,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他不是心慈手軟之人,但那是對待別人,此刻聽他們如此就要坑死袁家,尤其說到斬草除根,他總感覺那張珊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看向自己。該死的,這群傢伙不會想連自己也除掉吧……

「正該如此,那就不打攪二叔修鍊了……」雖然一共沒說幾句話,但張珊卻已經跟張廣恆這個二叔達成協議。雖然都是一個家族中人,但張家這一輩中就有幾十人,更有幾個跟他一樣是候選人的,她意外提早突破就失去先機,還好張廣恆抓住小狐狸後有其他心思,彼此都有算計,各取所需。

最後修鍊倆字別有深意後,張珊身體搖動著直接向外走去。

「師妹,你聽我說……」張華岐原本還想勸阻一下,還想指望張廣恆說點什麼,卻沒想到兩句話間就已經決定了。他現在被張珊謎得神魂顛倒,立刻追著張珊離開。

「二爺,大小姐還有些吩咐,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先下去給大小姐準備一下……」一看張珊離開,想到剛剛事情仍舊心有餘悸的閆松立刻找個借口準備離開。

此刻他心中已經在琢磨,要動用自己之前準備的後路了,必須儘快給自己留條後路,不行的話就先跑再說。

他媽的,這幫傢伙太黑,他混了這麼多年,怎麼說也還講點規矩,有點長遠打算,這些人可倒好,隨隨便便就要弄死一個家族。為了保密,自己在他們眼中,估計也是可有可無,隨時可以犧牲的人了。

似乎看穿了閆松心裡想法,張廣恆耷拉的眼皮突然睜開,雙目之中似有雷光閃動,瞬間房間之中的東西都漂浮,在他磅礴的刀氣之下,不少東西直接吩咐。

「嗯!」閆松悶哼一聲,差點沒跌倒,就感覺自己如同墜入了十八層地獄中的刀獄,隨時可能被凌遲分割而死。

「噗通……二爺,閆松對您可從來未感有絲毫不敬,閆松忠心為張家辦事,絕對不敢多說一句,二爺饒命啊……」閆松沒想到會這麼快,承受不住直接跪下求饒。

看到閆松這個獨眼閻王在自己面前下跪,這個在張家外門之中也算數一數二,掌控幾十億張家資產,幫張家做了許多事情的傢伙如此,張廣恆心中得意無比,但他也知道閆松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氣勢瞬間收斂。

「閆松啊,你要明白的,張家有不少修鍊不成的弟子甚至我們這一輩不是主家的人想接管你的地位,一直以來都是我替你撐著。但現在不同了,如今世道變了,張家要大張旗鼓的擴張了,我再想保你也不容易了……」

閆松什麼人,一聽立刻明白,砰砰磕頭。

「二爺,從今之後閆松就是您的一條狗,張家其他誰來都不好使,閆松只聽二爺的招呼……」

「哈哈……」張廣恆一聽頓時大笑道:「好,懂事,大哥馬上就要突破了,這些事情他也不怎麼會管了。你這幾天做的不錯,明天再找幾個,記住了,要chùnǚ,年紀別超過十五歲的。」

閆鬆手微微一顫,這幾天已經十幾個年輕女子送進去了,但是有進無出,他心中已經隱隱有了個猜測,一開始他只是以為這老傢伙也只是好色,現在看他情況卻感覺不是那麼簡單。

雖然知道,但閆松卻管不了那麼多,連忙道:「二爺放心,我已經讓人準備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