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農女如玉 >第六十二章 呵呵

第六十二章 呵呵

小說:農女如玉| 作者:喜來樂| 類別:古裝言情

章如玉的報復行為,雖然幼稚可笑,但卻讓半瘋的888知道了她的決心。

它突然之間害怕了「宿主,宿主,冷靜,冷靜。你不是最惜命的嘛,要是死了,可什麼都沒有了,不僅回不了現代,當不了勞模,做不了富婆,就是章家這幾個你剛認可的親人,也會沒命的,這不划算,真的不划算。」

888機械的聲音里透露著驚恐,努力的想要喚起章如玉對生的渴望,放棄和它同歸一盡的決心。

只是很明顯,章如玉不是那麼容易說服的,特別是在她幾次三翻被888威脅,懲罰之後,更是不會屈服。

於是乎,她冷笑了兩聲「呵呵……」

這兩聲冷笑,不僅是對888的回應,更讓被章如玉嚇得全身發軟的章光燁鬆了口氣。

「沒死就好,沒死就好。死丫頭這是犯了什麼病,不會是瘋了吧?娘的,真他娘的晦氣。」章邦有長長的鬆了口氣。

章邦有嘴裡嫌棄,可他看向章如玉的目光中卻有些複雜。

即有鬱悶,也有擔憂,但更多的還是對章如玉的擔心。

章如玉如果此時抬頭回看一定會發現這一點,不過她此時別說回頭看了,連抬頭都抬不起來,另外她雖然清醒,只是她一直在和888互懟,根本沒心思關注章邦有,這也避免了一次她對章邦有的衝突。

正當此進,一群人衝進了章家的小院。

這些人里包括章興承一干人等,也包括章氏的宗親和村裡的村民。

當然更重要的還有章光燁和章如珠這兩人重要人士。

「爹」「邦有」老牛氏和章光燁進門後異口同聲的叫著章邦有,二人的動作也整齊化一朝著章邦有奔了過來。

老牛氏雖然年紀大了,但身體康健,跑在了前面。

章光燁本就有傷在身,跑了沒兩步,身上的傷口再次讓他不得不停下了腳步,最後還是章光燦和一個同宗的兄弟一邊一邊攙扶著他進了院子。

此時老牛氏已然來到了章邦有的年前,老太太蹲下身體,伸出手,想要抱抱他,卻在看到章邦有的左腿時,崩潰了。

「天啊,是那個殺千刀的乾的?是不是如玉那死丫頭?她人呢,讓她給老娘出來,她怎麼敢對你動手?這是要翻天了嗎?老三,老三,快來給邦有看看,這腿不會有事吧?」

老牛氏氣勢洶洶的站起來,朝著剛剛被孫子扶著進來的章興洪招了招手,然後朝著正屋的方向看了看,當她看到躺在地上的身影時,突然有點懵?

這個場景和章如珠說的不一樣啊?不是說章如玉殺人嗎?怎麼她還躺在了地上,而且一頭一臉的血跡和章邦有一樣的恐怖?

這個情況,不僅老牛氏嚇住了,來圍觀的人都嚇住了,包括被章光燦扶著過來的章光燁也愣了一下。

不過相對於大家的驚嚇,章光燁卻是鬆了口氣。

他以為這是章邦有聰明,找到了辦法來應對章如珠對章如玉的指責,就是章如玉那一臉的血,估計也不是真的。

因為這個想法,章光燁從頭到尾都顯得很淡定。

他看向章如珠,怒氣滿滿的道「如珠,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如玉這樣子還能對我爹動手嗎?至於你說的殺人,我爹現在除了腿上的傷以外,人好好的在那裡坐著,這個指控更是無稽。「

這邊章興洪帶著自家孫子正在為章光燁診治,此時章光燁已經被扶起來坐在了章邦年搬出來的凳子上,就連章如玉也被人扶了起來,同樣被安置在了凳子上。

只是因為她一直緊閉著眼睛,全身酸軟,是被一個同族的婦人抱在懷裡坐下的。

章興承,章邦年,老牛氏全都圍在了章邦有的身邊,而章如玉的身邊除了一個同族嬸子外也就是章光燁這個兄長,他低下頭看了看章如玉,見她一動不動,還在心裡誇了她一句「聰明」。

就算這樣,章光燁學是慶幸,現在這種情況,章如玉扮傷裝暈是最好的辦法。只是對於她的脾氣卻是有了些許的擔心。

隨著章光燁的話,圍觀群眾的視線都從兩個傷患轉到了章如珠的身上,不知道她現在又要說些什麼?不過很明顯大家對於章光燁指責她有意敗壞章如玉名聲一事,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認同。

章如珠此時真的著急了,她氣急敗壞的指著章如玉「她是裝的,裝的,明明她剛才還氣勢洶洶的打小叔,真的,奶奶,爺爺,真的,我沒有說謊,我親眼看到的。「

章如珠見大家明顯不相信她,急得跑來章邦有面前,拉著他的衣擺」小叔,小叔,你給我做證,我說的是真的,我沒有說謊。「

」是嗎?你沒有說謊?你不是我我爹死了嗎?這不是最大的謊話?是不是見到我爹沒死,不開心了,謊話被抓穿了,就彆強辯了,如玉是我爹的女兒,她怎麼可能做出那樣的事,你別再冤枉她了。「

章光燁走過來一下子把章如珠拉離開章邦有的身邊,站在了兩人的中間,阻擋了他們的視線接觸。

他害怕章邦有一時說錯話,被章如珠鑽到空子,害了章如玉,畢竟章如玉剛才的確大逆不道了。

」你……章光燁,我……你不就是想掩蓋章如玉不孝的事實嘛,至於這樣害我嗎?小叔沒死,我當然開心了,剛才我就是被嚇住了,沒看清,但如玉對小叔動手是事實,小叔,你說,你說話啊。「

章如珠一手指著章光燁,顯得很委屈,一邊推著章光燁,朝著章邦有的方向喊叫著。

」夠了,如珠,這個時候了,你還關心這些有的沒的?沒看見我和如玉都傷著了嗎?你怎麼不問問我們的傷勢,不管怎麼說,我們一個是你叔,一個是你的堂妹,關心關心不是應該的嗎?你在外面說些什麼我不管,但在我家說這些我卻是不認同的,你這是那家的家教?我們章家的姑娘可不是這樣不懂事的。大哥,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章邦有大聲的斥責章如珠之後,把目光轉向了一邊已經面紅耳赤的章邦年。

頭一回他在面對這個迂腐的大哥時,覺得這麼有底氣,是怎麼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