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我有一棵異能樹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小男孩跟小女孩!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小男孩跟小女孩!

小說:我有一棵異能樹| 作者:知了一生| 類別:玄幻奇幻

?????四大家主按照顧言所說的位置已經馬不停蹄的趕過去了。

至於那倆人還在不在,這就不是顧言所關心的事了,反正跟自己又沒關心。

本來顧言的話四大家主是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的,尤其是陸展元。

既然你說在那,那麼你就得跟我們一塊去,不然你耍了我們怎麼辦?

可是不知何故,林寶兒卻出面給顧言擔保,這讓四大家主不得不賣一個面子。

反正天榜總舵主擔保了,出了事,林寶兒親自給陸家個交代。

有了這個,陸展元也就當給個順水人情,於是乎,連同三大家族家主,直奔目的地而去。

顧言本想離開,可卻被林寶兒給留住了。

顧言一臉不解的看著林寶兒,不明白眼前這個小女孩要幹啥。

對於眼前這個小女孩的身份,顧言心中頗為忌憚。

實力深不可測,四大家族的家主都給面子。

並且看樣子,四大家主好像還挺恭敬,這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這個小女孩,在天榜,扮演著什麼角色?

「我幫了你這麼個大忙,你連聲謝謝都不說,就要走?」林寶兒有些玩味的看著面前這個小男孩。

嗯,彼此眼中的一個小男孩與一個小女孩。

「咳,謝謝。」顧言無奈,只好道了聲謝,隨後說道:「現在我能走了吧?」

「你這麼著急走,不知有什麼要緊事?」

顧言搖頭:「倒也沒什麼要緊事,只不過現在又沒事了,我準備回家啊……」

「回家?」林寶兒好笑道:「是回長生觀么?」

「沒錯沒錯。」顧言有些興奮:「就是回長生觀。」

「行了,收起你的小心思吧,說吧,白純在哪呢?」

顧言眉頭一皺:「我不說了么,我真不知道在哪,我也一直在找她的下落呢,你如果知道了她在哪,勞煩告知我一聲,這丫頭,不知道跑哪去了,害我一直在擔心。」

林寶兒頓時被氣笑了,這個小男孩,還挺能裝模作樣的嘛。

「你真的不知道白純在哪?」

「真不知道。」顧言一臉的嚴肅,其神情在告訴林寶兒,他並沒有說謊。

「那你身上的妖氣是怎麼來的?」

顧言心中一慌,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什麼,妖氣,我身上有妖氣嗎,我怎麼不知道?」

話音落地,顧言再次抬起胳膊嗅了嗅,這次倒不是裝樣子,而是真的在嗅一嗅。

可是讓顧言奇怪的是,他自己並沒有察覺到自己身上有妖獸的氣息。

真是奇了怪了,自己感覺不出來,這個小女孩居然能感覺出來?

「行了別裝了,告訴我白純在哪吧,放心,我不會傷害她的,正相反,我還得保護她。」

這倒是林寶兒的實話,白純跟在顧言身邊,絕不是一個理想的選擇,因為顧言還沒那個實力保護白純。

尤其是面對十萬大山,白純,決不能讓十萬大山帶走,不然,那幫妖獸恐怕就鎮壓不住了。

能夠有實力保護白純的,唯有天榜!

「我都說了,我真不知道在哪,我現在也正在到處找她呢。」

顧言有些鬱悶:「我此次下山,正是為了找白純的下落,不然你以為我路過這裡是幹啥的,看風景么?」

林寶兒輕蹙秀眉,她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小男孩,是鐵了心的死活不承認啊。

「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用了什麼辦法,但是我可以肯定,白純一定是你藏起來的。」

林寶兒有些懊惱:「我不跟你開玩笑,這件事事關重大,請你相信我,白純交給我們天榜保護,絕對要比跟在你身邊安全的多。」

林寶兒真是有些懊惱,這種水潑不進的人,是最難對付的,打又不能打,說,人家又不聽。

顧言輕笑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要是不信,我也沒轍。」

「行了,先不說這個了,你下一步準備去哪?」林寶兒有些頭疼。

打死林寶兒也不信顧言不知道白純的下落,可是自己又沒辦法,人家就是不承認,你能怎麼著?

「不說了么,回家啊。」

這個小女孩的實力是恐怖,可是這個腦子,似乎有些毛病啊。

「你知道么,天榜鎮守華夏,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天榜的情報網。」

「可以這麼說,只要是我想要知道的事情,華夏範圍內,不出十分鐘,情報就會呈現在我面前。」

「你,確定要回家?」

她不明白,這個小男孩,看起來怎麼對自己有這麼大抵觸,自己好像沒有惹過他吧,怎麼就不相信自己?

「厲害。」顧言由衷的讚歎:「天榜果然牛逼。」

這倒不是顧言阿諛奉承,而是真的佩服。

華夏有多大,九百六十三萬平方公里啊,如此龐大的面積,居然都在天榜的掌控之下?

換句話說,如此大的面積內,所發生的事情,都逃不過天榜的耳目?

卧槽,這麼一想,顧言背後就有些發涼,這個天榜,究竟是幹啥的,這也太牛逼了吧。

想到這,顧言就是一陣慶幸,幸虧伏龍山的事情天榜還不知道,如果知道……

顧言知道,以後自己行事,一定得小心了,這個天榜的情報似乎有些可怕啊。

「當然要回家了。」顧言聳了聳肩:「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或許回家的途中遇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可能會引起我的興趣也不一定啊。」

顧言有些無語:「咋了,我又不是犯人,也不是你們天榜組織的人,難道我要去哪,也得跟你們彙報一下?」

「你們還要限制我的自由?」

「我想回家就回家,不想回家就不回家,怎麼了?」

顧言越說越來勁,簡直就是唾液橫飛:「礙著你們眼了?」

「我就不明白了,你如此咄咄逼人,如此仗勢欺人,如此蠻不講理,你到底要幹啥?」顧言怒道:「還有沒有天理了,我去哪,你們也得管?」

「槽,別以為你實力強就可以蠻不講理,小丫頭片子一個,老子不跟你廢話了,走了。」

顧言說的那叫一個痛快啊,說完後急忙轉身就走。

而林寶兒一臉懵逼,似乎沉浸在剛才的情景中。

隨即反應過來,見到顧言已經離開,急忙嬌喝道:「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