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田園逍遙仙 >第九十八章 文書

第九十八章 文書

小說:田園逍遙仙| 作者:千音蘭瑟| 類別:古裝言情

除非那人是抖,不然白羽還真想不出,誰會喜歡老宅。

不多時,張氏抱著錢匣子走了進來,做回椅子上。

她拿出鑰匙打開匣子,裡面裝著一家子的銀錢。

她仔細的數了兩遍,一共是二百三十六兩五百零八文。

這就是一家老兩輩子賺的,農民土裡刨食,供養白連財讀書,還能剩這麼多,也算不易了。

這錢在白家村絕對屬於大戶人家了,可做了縣丞,他需要更多的銀子打點,所以白連財一點都不滿足於這些銀錢。

「二哥四哥,我知道你們倆發財了,弟不需要你們能傾囊相授,可也得表示一下吧?」

白連喜低頭把玩著錢姐的玉手,輕描淡寫的說。

「五弟,二哥剛蓋了房子,銀錢都花出去了,再說我家銀子也不夠啊,還是跟四弟借的。」

老二白連祿愁苦著一張臉,這就要炸他了嗎?

「那四哥家怎麼也有錢了吧!都能借二哥,也借五弟點!」

「五叔,不是還有錢姐家嗎?人家可是隨便拿一點,都比我們兩家拿的多。」

白羽雙手一攤表示沒錢,你都有金大腿了,還來算計我們。

這時坐在上面的錢姐卻不樂意了,她不忿指著白羽說:「不借就不借,以後你們可別巴結五郎!」

「錢姐,你不要給我們找事就萬幸了,我們可不會去打擾你!」

朵兒手拉著白連祿的大手,仰頭說著。

「你!呵,看你們有沒有求我的時候!」

錢姐眼睛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嘲諷的笑。

「爺還有事嗎?沒事我們回去給工人做飯了。」

今天的張氏很安靜,讓白羽很不適應。

「今天叫你們來,是為了咱家房子地的事兒。」

白老爺子思量一下,還是決定讓兩房人幫看著。

「是這樣的,你們五弟要去繁花城上任,我和你娘決定一大家子都過去,這家中的宅子和地就交給你們哥倆種。」

白老爺子吧唧兩口煙袋鍋子,等待兄弟倆搭話。

「爺,我們家現在已經四十畝地了,自己家的地都種不過來,還怎麼幫您種啊?」

白宇實話實說,明明白白的告訴老爺子他家地種不過來。

白老爺子眼神一暗,這明顯是離了心,還在記恨呢。

「爺,我家五畝地。也夠我們爺仨種了,畢竟我家就兩個勞動力,地多了,我們也種不過來呀。」

白朵兒萬分猶豫的開口,老宅的地還是太多了,憑他們爺仨,肯定是種不過來的。

「你們兩個白眼兒狼,就這麼看著自家的地荒著?白養了你們一群不孝的東西!又不是白要你們種,趕緊給個痛快話。」

張氏憤怒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怒罵道。

「那不是我們不種,我自己家就有40畝地,奶這裡起碼得有5畝,我家就我爹一個勞動力。我娘還要帶孩子,我哥哥弟弟上學堂,根本分不出來心再種別的地。」

不是白羽不願意幫忙,主要是她家真沒有那麼多的勞動力幹活。

「娘,我家實在是種不過來,這開春兒我家地,是要請短工的。」

白連喜尷尬的撓頭,他家就他一個勞動力,自己家的地他都干不完,還要請短工呢。

眼看張氏又要發飆,把老爺子連忙攔住她。

「老二,老四。既然你們不種,那爹就把地包出去了,這房子你們想住就住,不想住就隔兩天來燒燒火就行。」

白老爺子因為老五要去上任,心情好著呢,也不跟兩人計較。

主要這房子如果時間長不住人的話,容易破敗。

如果要是賣掉的話,老爺子還是不捨得的。

「老二老四。你們弟弟要去上任了,難道你們一分錢都不拿?」

張氏看著四人低頭裝作沒聽見的樣子,心中就惱火。

她指著兩兄弟訓斥:「你們把每年的年禮摺合成銀子給我吧,往後離得遠,過年也不需要你們再給什麼了。」

白羽一聽這話,點點頭。破財免災嘛!給點錢能讓老太太不鬧了,也算是好事兒。

「那就按村裡的條件給,每年給二兩銀子做年禮。」

白羽這麼一說,張氏心想:一年才二兩,是讓她去要飯嗎?

張氏臉色猛然沉了,很不滿意的說:「一年才二兩銀子,你這是打發要飯花子嗎?」

白羽聽了,心中很是無語:「奶,我會給要飯花子錢嗎?別說二兩了,就是兩個銅板,要飯花子也會開開心心的接了。」

「你個賠錢貨,黑心黑肺爛下水的賤蹄子!老四。你就這麼看著你閨女欺負你娘?你們家都發財了,這又是房子又是田地的,管你們要幾量銀子咋那麼摳,你到底是不是我腸子里爬出來的?」

張氏這是破皮無賴的樣子,讓人甚是無語。

這古代的人一哭二鬧三上吊,張氏算是樣樣精通。

「這,這話咋說呢?」白連喜低著頭不知道該怎麼回老娘的話。

白朵兒卻不樂意了,她家蓋房子都是借的錢,一年給二兩已經是極限了!

「奶,你們都要去上任了,還刮我們這些泥腿子,你說出去你有臉嗎?」

「老二,不管管你家孩子,有這麼說長輩的嗎?」

白老爺子生氣了,就算張氏再無理取鬧,那也是她的奶奶,哪有孫女說奶奶不要臉的?

白連祿只好拽了拽白朵兒,讓她不要再說了。

畢竟這要傳出去,白朵兒的名聲也不用要了。

雖然被白老爺子攔了一下。但張氏一點兒也不準備揭過,她拿起茶杯朝白朵兒丟了過去。

白羽一看這情況,馬上把朵兒拉開,而茶杯擦著朵兒的臉頰一閃而過。

嚇得白朵兒眼睛都直了,白連喜和白連祿也驚呆了。

沒想到一向節儉的張氏,也會丟茶杯過來。

這是真的氣急了,嚇得白朵兒不敢再說話。

屋裡人看戲的看戲,就是一群好吃懶做的。

白羽覺得,就算給他們再多的錢他們也保不住,不敗活了才算怪了。

就不知道了,那邊老爺子和老太太還能不能管住這一大家子人?如果管不住犯事兒了。

反正他們也分家了。應該是牽連不到他們,你也別怪她無情。

畢竟誰也不喜歡熱臉貼冷屁股,包括她。

最終確定,房子給兩家看著,田地包出去。

至於年禮摺合成現銀,兩家先給了一年的份例,並且應白朵兒要求寫了文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