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總裁的專屬特工 >第六十九章 三殺

第六十九章 三殺

小說:美女總裁的專屬特工| 作者:權心權意| 類別:都市娛樂

劉劍鋒眼角一撇,頓時計上心來。

這幾個傢伙裝扮成樂隊混進來,還攜帶者火器,看起來是想趁著富豪聚會將他們一網打盡,大撈一票,但偏偏選定在林子柔上台的時候,並且劫持林子柔不要錢反而要專利技術。

這簡直太扯淡了,你們幾個傻缺劫匪,搶劫能不能成功,能不能看見明早的太陽還不不一定呢,要林子柔的專利技術有個屁用,給了你們,你們還想利用這次搶來的錢開工廠,辦實業嗎?

所以很明顯,他們是受人指使的。

如果他們是黃泉組織的殺手,那江山可能是他們的首腦,如果他們真的只是趁火打劫的匪徒,那這次商會也是江山發起主辦的,樂隊也是他僱傭的。

所以不管是哪種可能,江山都已經脫不了干係,所以劉劍鋒果斷出手,一把將蹲在地上的江山拎了起來,一手勒住他的脖子,槍頂著他的肋骨。

「你幹什麼?」江山大驚失色,驚叫著質問。

「你幹什麼?」同一時間,同樣的聲音從舞台上傳來,那個挾持林子柔的匪徒也發出了這樣的質問。

劉劍鋒瞬間心中一亮,學著匪徒的口音說道:「大哥,一會我們撤退的時候,為了預防萬一,我們抓他做人質,關鍵時刻還能威脅一下警方,方便我們逃跑。」

江山確實是有點小聰明,智商在線,但這突然的變故,和心裡的底氣,外加跋扈的性格,頓時讓他脫口而出道:「你他娘的要挾持我,你瘋了,他是……」

江山在情急之下險些把實話說出來,幸好關鍵時刻閉上了嘴,在別人看來,好像是江山很硬氣,但劉劍鋒卻冷笑連連,越發確認這陰謀就是他搞出來的。

「再廢話我現在就崩了你。」劉劍鋒冷冷的說。

台上那個匪首卻著急的說:「你這是幹什麼,人質我們帶走這個女人就夠了,我們之前不是計劃好了嘛。」

「我覺得之前的計劃不穩妥。」劉劍鋒搖頭道:「帶這個女人更不方便,你看她穿著裙子和高跟鞋,走不快,跑不動,真到了逃亡的時候,反而會拖累我們,還是這個男的好,年輕力壯,而且還是地方名流,警方也會因為他而投鼠忌器的,會增大我們逃走的幾率。」

匪首聽了劉劍鋒的話都覺得有道理,選擇女人做人質逃跑確實是不明智的,可是這不對呀!

匪首心急如焚,不明白這個兄弟為什麼會突然自作主張,但,凡是秘密組織,聯繫方式都是非常謹慎的,尤其是與人接頭,與上面的人基本都是單線聯繫,從來都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才能避免拔出蘿卜帶出泥。

所以匪首知道江山的身份,但手下的兄弟們不知道,可偏偏這麼巧,他突然變聰明了,臨陣更改制定計劃,偏偏這麼巧還選了江山做人質。

偏偏劉劍鋒說的非常有道理,所以現在連江山都不說話了,他就更不能過分指責,或者要求對方放人了,那就等於公然告訴在場所有人,江山就是主謀了。

不過這匪首也是個果斷的人,不能事情產生不必要的影響,立刻招呼那兩個正在掃碼收款的兄弟道:「差不多了,不要太貪婪,我們現在就扯,逃走的機會更大,你們過來扛著這娘們,這個姓江的我親自押解。」

他這個選擇可以說是當機立斷,非常明智,最大限度的避免了被人懷疑,也能親自接手江山,確保他的安全,只是仍然不肯放棄林子柔。

看來他們對林子柔是志在必得了,而那兩個手下則對匪首言聽計從,立刻放棄了守寡錢財,快速跑到舞台前。

就在兩人準備跳上舞台的時候,槍聲驟然響了起來。

本來以為已經老老實實配合交錢掃碼的眾人,頓時又是一陣尖叫與慌亂,很多人都驚恐的趴在地上抱著頭,模樣狼狽不堪。

可槍聲過後人們發現,被擊中的竟然是那兩個匪徒,開槍的竟然是另一個匪徒,也就是劉劍鋒。

匪首大驚道:「你幹什麼?」

「哎呀我擦,走火了,老大,我不是故意的,是這破槍走火了。」劉劍鋒也驚慌失措的喊了起來。

走火了?卻精準的打死了兩個匪徒,周圍那麼多人都安然無恙?這是林子柔的想法,她現在反而比任何人都冷靜,雖然劉劍鋒刻意改變的口音,但還是能聽出是他的聲音。

劉劍鋒總算完成了逆襲的第一步,剛才三個匪徒站的太過分散,他無法在第一時間將三個人全消滅,反而會危機到無辜的人,所以先要打破他們的計劃,讓他們三個集合在一起才能加以殲滅。

可被劉劍鋒勒著脖子的江山卻被嚇瘋了,因為這兩槍就是架在他肩膀上射擊的,嚇得江山當即大罵道:「放開我,你他媽的混蛋快放開我。」

台上的匪首也瘋了,立刻大吼道:「你他娘的馬上放下槍,放下槍!」

撕心裂肺的吼聲把眾人都嚇得不輕,生怕他會在暴怒之下亂殺無辜。

而劉劍鋒好像也被嚇到了似得,連忙扔掉了手中會『走火』的槍,噹啷一聲落在地上,瞬間讓江山和匪首都鬆了口氣,他們已經意識到了有些不對勁了。

但為時已晚。

砰!

又是一聲槍響,響聲宛如炸雷,就響徹在江山耳邊,他全身一顫,緊接著感覺到一股炙熱從耳邊擦過,疼的他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感覺耳朵好像都不在了。

而那枚灼熱的子彈擦著他的耳朵激射而出,精準的沒入了暴跳如雷的匪首的眉心,一股鮮血迸濺,匪首仰面而倒,還把林子柔也帶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