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大國旗艦 >第六十六章:屋漏便逢連夜雨

第六十六章:屋漏便逢連夜雨

小說:大國旗艦| 作者:安溪柚| 類別:都市娛樂

{}?是的,自以為神來之筆的宋革廷,在山下林三郎眼裡就是個「馬鹿」。

要知道卓越廠淘汰的那批船舶加工設備,儘管是五十年代的產品,但保養的卻很好,都不用刻意的維護,只要換個地方就能重新投入船舶的生產序列之中。

這要是在RB,必然是轉給有意接手的其他船廠,最不濟也是要公開拍賣,絕不會腦袋一熱做所謂的折價沖抵。

宋革廷並不知道山下林三郎私下對他的評價,此刻他早已離開了辦公桌,背著手一臉怒氣的在鄒波跟前走來走去:「三車間的人簡直是胡鬧,一台銑床才值幾個錢?為了這點東西,把人家山下先生惹惱了怎麼辦?電視機生產線還沒拿到手,三車間的人就這麼不顧全大局,簡直無組織無紀律!」

惱怒的咆哮就差把辦公室的天花板給掀開了,其實事情真要論起來也不怪卓越廠的三車間,因為就連他們自己都沒想到,隨著鄒波閑逛的山下治三郎看上了他們車間唯一的一台立式銑床,並為此開出兩萬美金的求購價。

一直陪同RB人的鄒波自然沒得話說,當即就去找三車間的車間主任商量山下的求購事宜,結果讓他沒想到的是,三車間的車間主任一聽就炸了。

要知道那台立式銑床不但是他們車間唯一的一台,也是整個卓越廠僅有的一台,主要用於船用螺旋槳葉面的精加工,說是卓越廠賴以生存的命根子都不為過。

別說是兩萬美金,就是二十萬,二百萬美金也不能賣。

於是結果可想而知,鄒波被三車間的車間主任痛罵一頓不說,還連帶著山下林三郎一起給哄出了三車間。

如此也把山下給惹惱了,他就是提出個求購意向,你們不賣就不賣,用得著大吵大嚷的攆人嘛?

於是便扯著鄒波就是一通的抱怨,說道氣急處更是威脅要考慮兩家企業的合作事宜,言外之意就是有可能不會把電視機生產線賣給卓越廠。

鄒波一聽就急了,他里外不是人到是小,若是因此把電視機生產線給搞泡湯了,那宋革廷不得把他的皮給扒了,於是在安撫完山下後,立即跑到廠辦,來找宋革廷彙報情況了。

電視機生產線即是宋革廷期望的進身之階,也是他不容人觸犯的逆鱗。

哪怕是被稱為卓越廠生產頂樑柱的三車間的車間主任也不行,在發了一通脾氣之後,宋革廷果斷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叫通廠人事處,不容置疑的說道:「立即把三車間的車間主任的職務給我撤嘍……」

……

三車間車間主任被突然撤職,一下子在卓越廠引起了軒然dàbō,而與此同時,身處卓越廠的蒙建業等人卻沒時間去看熱鬧,因為他們如今遇到了一個更大的波折。

就在一個小時前,剛剛在卓越廠三號招待所安頓下來的劉浩就接到由奮進廠轉發過來的電報,只看了幾眼平日了沉穩有度的劉浩,就變得慌亂起來,連忙把蒙建業幾人叫道自己的房間。

把電報的內容給幾人一看,無不是多雲轉雨,愁眉不展。

原來在G市進展順利的焦大林突然被G市要求提供遊船建造的相關設備情況資料,以便他們建檔保存。

這個要求並不過分,甚至還很常規,但問題是焦大林上哪兒提供奮進廠的資料?

難不成要把幾個起重葫蘆,和廠房裡那幾台不知道幾手貨的老機床給拿出來?估計真要這麼乾的話,人家還沒等存檔,他們就得被趕出G市。

於是焦大林只能用一個「拖」字訣來應付,G市的人又不傻子,很快就發現不對,隨即就把唐琛單獨叫去詢問情況。

也幸虧唐琛對蒙建業所說的平台有著十足的信心,沒有把奮進廠的老底給抖出來,可饒是如此G市還是對焦大林等人產生懷疑。

眼見G市這邊有意疏遠,焦大林那叫一個急,趕緊向奮進廠拍電報,希望廠子那邊能一起想想辦法。

奮進廠不是沒找到辦法,關鍵是人卓越廠已經把設備抵給了RB人,難不成要從RB人的手裡給搶回來?

拜託,這可不是kàng日戰爭的那個時候,現如今RB的投資對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很重要,正因為如此,RB客商每每都會成為企業和政府的座上賓。

至於宋革廷這類哈日的幹部亦不佔少數,真要去虎口奪食,估計RB人還沒怎麼反應,宋革廷之流就能用大帽子扣死你。

「軟的不行,來硬的還不行,真是屋落偏逢連夜雨呀,之前在車裡商量的全都廢了,讓我看實在不行咱們就繼續承接漁船維修,別造勞什子的遊船,耗神耗力的有什麼意思?」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牛晨第一個就沉不住氣了,房間內的幾個沒法懟,就乾脆沖著遊船開懟。

蒙建業幾人都沒制止,到得如今,誰心裡沒有點怨氣,只不過他們不像牛晨那般心直口快,心裡不舒服就懟出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牛晨終於懟累了,靠在床頭開始唉聲嘆氣,眼見場面就這麼冷清下來,作為屋裡職務最高的劉浩就不能再沉默了,於是將手裡的煙屁股按在煙灰缸里,這才慎重的開口:「我的意見是還是以拿下G市的遊船訂單為主展開工作,下一步我準備去趟堪東水警區,看看從海軍那邊能不能獲得些幫助,小蒙,你看要不要跟我去一趟。」

被問到自己頭上,始終沉默的蒙建業也知道這時不說點什麼也不行了,於是吸了兩口手上的煙緩緩開口:「我同意劉廠長以訂單為主的意見,所以我覺得咱們還是兵分幾路,劉廠長去水警區,老牛回廠動員其他人一同想辦法,至於我和小秋就先留下來,看看能不能有所轉機。」

其實無論是劉浩還是蒙建業所說的都是不是辦法的辦法,因為每一個有實現的可能,卓越廠這邊不說了,奮進廠那邊更是如此,至於水警區……如今鐵公雞一般的海軍又能指望多少?

可這道理明白是明白,但就這麼乾等著什麼都不做,必然會遭到廠里其他領導的質疑,所以就得明知不可為也要為上一為,不然日後落得埋怨會更麻煩。

劉浩是從基層一級級爬上來的,這裡面的事情可謂是一清二楚,能同時在三個方向上展開工作,就算辦不成廠里的其他領導也說不出啥,於是沉吟了一下:「行,那就這麼辦吧!」

……

第二天下午,劉浩和牛晨乘車離開了卓越廠,看著吉普車消失在視線之中,蒙建業把吸剩的煙頭扔到地上踩滅,旋即從懷裡掏出一份用牛皮信封封好的一封信,在手上拍了拍,便沖著梁明秋道:「走,咱們給RB人送信去!」

「小業,這能行嗎?」梁明秋有些踟躕。

「行不行試了再說,成了咱們就賺到,不成又少不了一塊肉!」蒙建業風輕雲淡的回了一句,便拍著手裡的信,大搖大擺的朝著一號招待所走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