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富貴盈香 >第五十九章 背挺得太直

第五十九章 背挺得太直

小說:富貴盈香| 作者:茴音| 類別:古裝言情

第二日,寅時三刻,沉香居的大門被粗魯的扣響。

正在洗漱穿戴的白芷和紅豆對視一眼,匆匆去看門口。

守門的胡婆子睡的正香,冷不防的被人錘了門,大嘴一張就要開罵,一看是老夫人身邊的紅人連媽媽,到了嘴邊的話急忙一拐:「哎喲,今兒什麼風把連姐姐請來了。」

「呸!一個看門的老貨也敢和我攀交情。」除了在老侯爺和老夫人跟前,連婆子對誰都是潑辣的:「快叫你們姑娘起來,慈宣堂里老夫人和吳嬤嬤都起了,這做晚輩的竟然還在呼呼大睡。」

這聲音如同驚鑼,連婆子渾身上下更透著一股揚眉吐氣。

正得意間就見白芷紅豆兩個探頭探腦,連婆子又啐了一口:「了不得了不得,姑娘不起,你們竟也剛起,我看這沉香居一個兩個都欠了規矩!」又看著沒什麼動靜的沈秋檀卧室,冷笑道:「果然是個小婦養的,爛泥扶不上牆。」

白芷紅豆色變,前一句不過是數落她們幾句,雖難聽卻也不是不能忍,但後一句簡直誅心。

這一番動靜鬧得不小,西廂小長楨傳出的哭聲,沈秋檀煩躁的批了件斗篷,見木香正睡眼朦朧的上樓,她接著一把奪過木香腰間的鐵錘。木香嚇得道:「姑娘,那鐵錘沉得很,還是讓奴婢……奴婢……姑娘你好厲害!」

那鐵錘看著小小巧巧,她自小力氣大,天天別在腰間別人也看不出什麼,可她最清楚那鐵錘足足有六十斤重,尋常小娘子,一錘能壓倒兩個。木香雙眼放光,姑娘厲害啊,沒想到那胳膊瘦的跟燒火棍似的,力氣竟然這般大。

砰砰砰!

「你再說一遍,誰是小婦?」沈秋檀走得不快,雙眼中覆上了寒冰。

連婆子一個激靈,就見沈秋檀拿著鐵錘對著地面敲了三下,那本來鋪地的青磚霎時就變得粉碎,不僅如此,還陷進去一個大坑:「呵,哪裡來的老狗亂叫,我打狗可不看主人!」

連婆子驚得目瞪口呆,便是白芷幾個也嚇壞了。

這一錘下去,若是砸在人身上……

「殺人了,九姑娘殺人了!」連婆子邊叫邊跑,倉皇逃竄。

沈秋檀也不去管那鐵錘,只懶懶的上了閣樓,西廂房裡被吵醒的小長楨哭的淚眼婆娑,沈秋檀從桃花手裡接過弟弟,有些疲倦的道:「懋懋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過上安生日子。」

小長楨不知姐姐愁苦,只願意被姐姐抱著,聽見姐姐跟他說話以為是在逗他,帶著淚花的小臉轉雨為晴,笑起來露出一排小牙床。

見他如此,沈秋檀心情好轉,吩咐紅豆:「去和慈宣堂告個假,就說我今日身子不爽,明日再去給她老人家請安。」

紅豆領命而去,沈秋檀又叫白芷給她梳妝。

等拾掇的差不多了,天還沒見亮,沈秋檀直接去了沈老侯爺的延年院,結果這一回,老侯爺見也不見,沈秋檀求了幾次,那小廝直接傳了老侯爺的話來:「老侯爺請姑娘學好規矩再來。」

院門一關,徹底掐滅了她想求援的心思。

沈秋檀一下子想明白了,難怪連婆子敢那麼猖狂,惡狗也要仗人勢。老夫人敢如此,該是早都得了老侯爺的許可了。她心一沉。

春夏之交,晨風帶著絲絲涼意。

沈秋檀立在緊閉的院門前默了默,才慢悠悠的轉身,無波的心底忽湧起陣陣澀意,平復了那些本不該存在的疼痛,本來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卻還是有些難受。

是自己奢求了,自己與那位祖父也不過是互相利用的關係。

何必要求太多?

她和弟弟,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依靠,除了他們自己。

沈秋檀將淚意忍了回去,轉身去了慈宣堂。

既然避不得,索性就不避。

姑娘們學規矩的地方就在慈宣堂的偏房裡,沈秋檀先是規規矩矩的給老楊氏請了安,才去了偏房。

吳嬤嬤見她來了嘴角露出冷笑,像沈秋檀這樣的她見多了。都以為自己有一身傲骨呢,可自己偏偏啊,就是這專門折人傲骨的人。

況且,老夫人給的銀子多,她自然少不得多賣些力氣。

「九姑娘來了。」

「見過吳嬤嬤。」

「嗯。」

沈秋檀起身,發現沈秋桐和沈秋梅兩個也還站著,而且連同她們的丫鬟們也都立在門前,吳嬤嬤絲毫沒有叫她們進去的意思。

「你們還沒有登堂入室的資格。」吳嬤嬤穿了棗紅色秀如意頭的窄袖衫,又罩了秋香色的半臂,看上去比昨日里又年輕的多,或者說神氣的多:「今日,我們要學的,是跪。」

「你們且跪一個給我瞧瞧。」

沈秋梅第一個跪下,雙手張開合於身前再觸於地,進而以頭觸手背,恭敬而謙卑。

沈秋桐看了一眼沈秋檀,也咬牙跪了下來。

吳嬤嬤走到沈秋檀身前,似笑非笑道:「莫非你不會跪?」

沈秋檀沒有說話,大寧不是沒有跪禮,但除了朝廷祭祀、宗族祠堂等重大事件,便是君臣之間都不一定是見了就跪,這位吳嬤嬤卻是上來就要人跪。

吳嬤嬤冷笑一聲,從身後的丫鬟手裡接過兩木一仰一俯的竹木戒尺來。

沈秋梅嚇得一抖,沈秋桐拉了拉沈秋檀的袖子,沈秋檀想了想也跪了下來。她心道,來都來了,又何必再矯情。

結果那戒尺還是直直的落在了沈秋檀的後背脊樑上。

沈秋檀不察之下被打得一哆嗦,還不等說話,那戒尺啪啪啪又是三下,許是覺得累了,吳嬤嬤換了個手,又繼續打了起來。

沈秋梅嚇呆了,眼睛裡已經含了淚水,卻不敢起身,沈秋桐欲言又止,卻終究沒有說話。

沈秋檀沒想打她會真的動手,自己就算力氣再大,也不是銅皮鐵骨鑄就的,後背被打的地方一陣火辣辣的疼,疼著疼著連城一片,現在整個後背就像火燒一般。

十下過後,那吳嬤嬤收了戒尺陰惻惻的道:「知道我為什麼打你么?」

沈秋檀盯著她,沒有說話。

「背挺得太直了。《女誡》有言,為女子者卑弱第一。」

卑弱?跟我講卑弱?沈秋檀盯著那戒尺,預備奪回來,也讓吳婆子嘗嘗被打的滋味。

吳嬤嬤見她不說話,忽而笑道:「聽說你有個弟弟?」

沈秋檀一下子警惕起來,起身的動作也停了。

吳嬤嬤心中得意,有軟肋知道怕就好:「沈家也是我生平遇見的頭一遭,沒聽說過祖母健在,幾個月大的孩子便由十歲出頭的姐姐帶著的。」

「你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啊?我別的本事沒有,但在老夫人面前還有幾分顏面,我想著,要不要提醒一下老夫人……」說完又吩咐身旁的一個丫鬟:「去將府上的三公子抱來吧,也叫他看看她親姐姐是如何學規矩的。」

「不必了,我跪到你滿意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