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重生之諸天至尊 >第八十八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

第八十八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

小說:重生之諸天至尊| 作者:司空陸離| 類別:玄幻奇幻

?????而在薛啟華看來神乎其技的操作之下,雲蕭真的只是沒費什麼精力所為,他前世身為一代仙尊,看過的、修鍊過的頂尖功法不知多少,現在再看低級到不能再低級的《殘雲決》,這就像一個數學大師去解答小學一年級的算術題一樣容易,隨手改改簡直不比喝水來的困難。

如果薛啟華知道雲蕭的想法,怕是直接會找塊豆腐撞死。

不過薛啟華現在眼中只有尊敬和感激,哪裡還有心思去揣摩雲蕭的想法。

「薛校董不必客氣,我只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以後你帶領大家修鍊這卷功法吧,不過我建議,這卷功法,有德者修之!」雲蕭扶了薛啟華一把,看著很是隨和,沒有什麼傲氣。

薛啟華也不做作,但是眼神中感激之情不變,「我記住了,大恩不言謝,以為有什麼用得到薛某的地方,雲先生請儘管吩咐!」

「暫時沒有,不過有兩件小事告訴你一下。」

雲蕭淡然的伸出兩根手指,而後收回一根說道:「第一,鄧修文無需讓他修行《殘雲決》,我已經給他安排好了其他修行法門,只是日常讓他參加修鍊就好。」

「另外他承載著父母的希望,文化課方面也不能落下,這塊需要你去統籌安排一下!」

「第二,下午的時候,另外一個外援我會請來跟隊員們一起參加特訓,雖然她暫時實力不是很強,但是你會看見,什麼才叫做天賦異稟!」

薛啟華愣愣的回想著雲蕭的話,鄧修文那邊倒是好說,原本他就是常年佔據大榜前幾的選手,只要自己安排好他的時間,完全不擔心他會落下課程。

但是第二點,薛啟華有些摸不到頭腦,一個天賦異稟的人才?難道還有比雲蕭更加可怕的天才么?!

不!不可能。

薛啟華搖了搖頭,他默默的想到,也許這個天賦異稟只是對於他們來說,但是這四個字能從雲蕭的嘴裡說出,也是足夠令人震驚了,雖然薛啟華跟雲蕭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他極少聽到雲蕭嘴裡說出稱讚別人的話。

至於這個人是誰?是男是女?多大年齡?薛啟華完全是想不出來。

只能按照雲蕭說的,拭目以待了!

「薛校董,這次特訓我會極其嚴厲,沒準會出現什麼訓練事故,你這邊後勤供給和醫療保障一定要做好。」

「特訓一旦開始,就不會有中途停止,除非暈倒、昏迷、休克,我這不是在開玩笑,同時我也不知道我會臨時做出什麼決定,所以......你去準備吧,咱們下午一點準時見!」雲蕭再次鄭重其事的交代了一邊,不是他囉嗦,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臨時起意做出什麼特訓上的改變,而這其中的概率......非常大!

「好,我會向校方請求一切資源,務必保證這三天特訓的順利進行,我這就去安排!」薛啟華行動毫不拖泥帶水,再次抱拳之後轉身闊步離開。

十分鐘之後,靜海高中全體黨委緊急會議。

「什麼?老薛你把兩個外援名額都給了雲蕭,這玩意還帶買一贈一的?」一個胖胖的學校黨委副書記梳著大背頭,用髮膠打的油光錚亮,發出了一聲驚呼。

薛啟華沒有過多的表情,淡然說道:「雲蕭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他身邊的朋友實力又怎麼可能差,難道你們有更好的外援人選?」

簡單的一句反問,直接把胖胖的副書記噎在了原地,不知道這話怎麼接。

「老薛啊,雲蕭的實力毋庸置疑,他能主動多帶一個外援也是大好事,這點我不反對。」

「但是你怎麼就擅自答應給他三個保送名額了呢,我們原本只有五個名額而已啊!」學校的常務副校長很多,但是女性只有這麼一位,她年齡跟薛啟華相仿,齊耳的短髮襯托出她的簡潔和幹練,她平時很是了解薛啟華的為人,所以有些不明白他為什麼這般篤定的把寶全部壓在雲蕭身上。

「田副校長,你也說了,五個名額那只是原本。而且雲蕭答應的是只有奪冠才要三個名額,而只要奪冠我們就能直接增加三個保送人選,就算給了他又如何?」

「難道你們大家都忘了,如果這次全省高校武道聯賽奪冠,是連續三年可以多增加三個保送名額,那麼就算是第一年的都給你雲蕭,還有兩年六個名額在,這怎麼也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吧?!」

薛啟華像是一個經久商場的生意人一樣,合盤分析解答著,在場的人也都不笨,微微點了一下,也都能想的明白,也不再覺得他做的決定很是魯莽。

「可是他為什麼要提出親自特訓武道隊員,難道他真的是在為了榮譽?我看他不像是愛慕虛榮之人!」之前說雲蕭使用妖法的那位學校常委凝眉沉思,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薛啟華不是沒想過這一點,他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分析:「從他對待鄧修文的態度上,我看的出來,他不僅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更是要改變其他人的命運,改變那些同樣身為窮困孩子的命運!」

常委們有些沉默了,是啊,雲蕭那種實力完全沒必要主動提出特訓隊員的提議,只要答應作為外援,到時候一鳴驚人奮力奪冠就可以了,根本用不著做這費時又費力的事情,沒準薛啟華分析的是真的,他就是要改變他人的命運。

「而且,雲先生只是隨手就完成了第一步!」薛啟華當著所有人的面,改變了對雲蕭的稱呼,正當眾人大惑不解的時候,他緩緩的掏出了懷中的《殘雲決》,原本捲軸上白藍相間有如雲朵的圖案,現在更加的層次分明,一個個藍色雲朵鱗次櫛比,像極了一朵朵祥雲,布滿了整個捲軸。

感受著不一樣的氣息和壓力,常委們有些震驚了,他們想不通薛啟華拿出的這幅捲軸有什麼魔力,讓他們有一種心驚的感覺,彷彿他掏出的不是記載功法的捲軸,而是寫著奉天承運的聖旨!

「這......」眾人被空氣中驟然降低的氣壓被壓迫的有些大氣不敢喘,只能發出極低的驚訝聲。

薛啟華原本挺拔身軀變得更加偉岸,他微微的揚起頭,一字一頓的解釋道:「這是完整版的《殘雲決》!」

他說出了一個讓人驚訝的事實,在場的其他人也是知道《殘雲決》的大概來歷和它存在的殘缺,所以有些瞭然為何感到空氣中突然降下的威壓,原來如此。

不過薛啟華的下一句話,則是更加震撼他們的心靈。

「這卷《殘雲決》是雲先生修復完成的,只用了一念之間,現在誰還對他有什麼疑問么?」

全場鴉雀無聲,有些時候震驚的表現不是大喊大叫,更多時候是無聲,是那種一根針落地都能聽見的寂靜。

就像小品里說的,此時無聲,勝有聲!

「薛老弟,不用再說了,放手去做吧,一切資源學校完全的配合你,另外雲.....先生這邊一定不要怠慢,他是我們學校這五年里最大的希望啊!」校長王維知擁有著一票通過權,但是他已經很多年沒有使用過了,但是這次,他卻毫不猶豫、義無反顧,完全的支持薛啟華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