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凍天冰仙 >第四十九章 搜捕

第四十九章 搜捕

小說:凍天冰仙| 作者:奇妙雪| 類別:玄幻奇幻

「你不去好好鑽研《六界戰鬥寶殿》,整日抓著這黃曆發愣,意欲何為啊?」

狐狸突然自我耳後冒出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我這才發現,我已經胡亂翻看他書房這本黃曆很多遍了,看著看著便陷入一陣沉思。

這幾日,我心心念念下月十五會發生什麼樣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事件,真是既緊張又興奮。

這九重天界什麼都好,就是太過無聊。一干神仙日日上天庭應個卯,處理些細碎瑣事,沒事幹時就斗詩品酒,呼朋引伴,全然是不帶曲折的平鋪直敘,沒趣得很,可不就該來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大波瀾么?

當然,本仙可不是什麼唯恐天下不亂之徒,完全是因為本仙對天帝老大靈力修為雄才大略陰謀陽謀的十二分信任。細想想,此番若是這敖榮栽了,那是多麼大快人心的一樁美事啊!

反正本仙相信,天帝老大這回是絕對可以成功平亂的,連本仙隱身在外穿過窗戶看他都能被他認出來,這等修為,六界哪得幾回聞吶!這等實力,對付敖榮那連個美人間諜都辨認不出的水貨,還不是小菜一碟?

最令本仙欣慰的便是這優秀的天帝老大對我那也是十分信任,雖說那日被他發現我在書房外,他也只是留了個眼風給我,並沒有治本仙什麼刺探軍情之罪。

也是了,老早我便提醒過他西海有反意,他現下應該對本仙感激涕零才是,這等關於西海機密彙報的秘密會見,他就該主動叫本仙來旁聽才對!

只不過,有些事態的發展,真正是出乎意料。

又過了幾日,我在天宮各處溜達時,便發現楊大俠,還有那度厄君,還有那朱雀君,各自帶著數名氣勢洶洶的天兵,在各個仙家的府邸光顧穿梭。

有時候,還會看見有仙倌兒、仙侍,甚至仙子侍婢們,有的面色陰沉,有的痛哭流涕,有的倉皇喊冤,一個兩個皆被天兵們反手擒拿著帶出府門。

看來,人魚美人兒工作效率真正不可小覷,才幾天功夫,便弄到了敖榮黨羽的名單。

原本看著楊大俠他們風風火火穿梭來去地忙活抓人,本仙也沒什麼高興不高興,畢竟觀塵鏡里凡塵中人們,也常演這戲碼。可是一日,本仙竟看到一個熟人被楊大俠親自拎了出來,著實令本仙心痛不已。

那便是水德府的洺錫星使。

少年面色沉靜,有著與他稚嫩臉蛋豪不相稱的成熟之氣,也不見了以往的明媚暖笑。他出來時,水德星君和沐沫都站在一邊抹著眼淚,泣不成聲。

我慌忙衝上前,向楊大俠作揖行禮,請求楊大俠讓我與洺錫說上兩句話。畢竟我與楊大俠關係不錯,又有小黑這麼一個面子在,他應允了。

「你為何?」我急切問他。

「仙娥姐姐,對不起,洺錫騙了你。洺錫並不是水德府荷葉上的露珠,而是多年前被沐沫仙子從西海里撈回水德府,然後一直養於魚園池水中的一隻小鱈魚。敖榮耳目眾多,知悉此事,遂綁架了洺錫的家人,並差人潛入水德府威脅洺錫幫助西海奪權。大概就是這樣,仙娥姐姐,永別了……」

……

哎,人生易盡朝露曦,世事無常壞陂復。洺錫比起鱈魚,倒真是更像一顆朝露。

是夜,我在被子里翻來覆去,毫無睡意,滿腦子都是洺錫的陽光眉眼,輕快笑聲。

「我的真身,只是水德府花園荷葉上的一顆露珠……」

「……自然知曉,洺錫豈會記不得仙娥姐姐的聲音……」

「……仙娥姐姐的氣息,自打剛剛進這魚園之時,洺錫便感覺到了……」

枕頭邊的白澤兔顯然是被我不停翻身的聲音弄醒了,兔腦袋抬起來,迷迷糊糊地問:「你又怎麼了……快睡吧。」

「你下去跟小黑睡吧,我睡不著。」

「哎呀,冰凝,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不多會兒,她又沉沉睡去。

聽著她剛念叨的這句爛俗到極點的凡人詩句,我忽的想起,後天便就是八月十五了。這原本應是西海起事的日子,因黨羽被瓦解,便也不可能有什麼花招了。

昨日早上天帝便已每家府邸都送了請柬,今年中秋不比以往,乃是天帝威武破解西海叛黨的慶賀之日,遂以往都在廣寒宮舉辦的中秋酒宴,今年便要在凌霄寶殿更加盛大地舉行。

之前已聽楊大俠說過,敖榮與西海龍母已經落網被關至天牢,現下就在等著西海龍王敖閏自己想通來天庭自首了。

畢竟大多數傳言和口供皆說是敖榮母子一手策劃造反,並未聽說敖閏龍王在其中有何重要作用。只是作為西海之主,他絕不可能毫不知情,必是要擔得主要責任。

現下也不知他為何失蹤,追捕的天兵在各大海域都搜尋過了,也未尋得絲毫敖閏蹤跡。

中秋佳節,整個彌羅宮張燈結綵,喜慶洋洋。特別是凌霄寶殿,更是一片歌舞昇平,喜慶和樂。

寶殿之上,神仙們開懷暢飲,閑話家常,自然也有很多關於西海的話題。我掃視四周,果然沒有看見水德星君和沐沫等水德府的人。現下凡是府中出了叛黨的仙家,都是沒臉來參加盛會了。

嫦娥姐姐一曲霓裳羽衣舞看的眾人如痴如醉,夢姬女神一曲迷笛喜相逢吹的天宮喜鵲和花蝶都在寶殿上空翩翩飛舞,真正是江山似畫鶯啼序,山河有幸花爭放。

炙弦不勝酒力地又很快就醉倒了,我和天米把他送回火雲宮安置睡下,然後我便又急急趕回凌霄寶殿。滿腦子都是洺錫的事情,我打算趁著今晚天帝陛下心情好,去找他說個情,看看能不能留得洺錫一縷魂魄。

回到凌霄寶殿時,眾位仙家已經散場了,白澤兔和小黑在殿門口眼巴巴地等著我。

「你倆先回雪英殿睡覺吧,我還有點事兒。」我溫和地蹲下身一手一隻撫摸著他們柔順的毛髮。

「冰凝,今天可是中秋節,應該團圓,你不和我們一起回去嗎?」白澤兔眨巴著一雙可愛紅眼睛問道。

「汪汪汪。」小黑連叫三聲的招牌贊同犬吠。

「自是要團圓的,可是很多人連命都快沒了,如何團圓呢?你們先回去等我,乖。」

我起身快步走進凌霄寶殿大廳,隨手拉過一個正在收拾餐碟果盤的仙官侍從,問他:「陛下去哪裡了?」

「回稟冰仙,陛下剛剛去雲海軒了。」說完,他便又彎下腰繼續收拾桌案。

我旋即移步向雲海軒走去。

唯美夜色中,皎潔月光下,凌霄殿旁邊的雲海被碎玉一般的月光篩得光輝盈盈,比仙境還要仙境。

天帝正斜靠於一個黃木大長椅,一手撐著一邊側臉,目光彌散,神情陶醉。立於他面前不遠處的夢姬,一身布滿薰衣草花案的薄紗裙,正在吹著一支精緻清雅的白玉橫笛,正是迷笛。

笛聲悠揚,餘音裊裊,如空谷幽蘭,如落英如水。

她的衣裙隨著微風輕柔翻飛,香風灌滿了她的寬袖和裙裾,畫面唯美迷幻,令人不忍打擾。我想,還是等她這一曲吹完吧,於是乎,便也立於不遠處,靜靜欣賞著。

漸漸的,我陷入一片迷醉,整個人都飄飄欲仙,恍恍惚惚。

怎麼回事,今日我本打算宴會結束,去找天帝替洺錫求情,所以酒並未喝多,這仙家酒釀我也不是沒喝過,怎的後勁如此之大?

又過了一會兒,我眼前又開始出現之前在血河之岸所見的幻象,元風、炙弦、帝君、白澤兔……各種畫面在我眼前切換不停,伴著他們忽而開心、忽而悲傷的面容。

糟糕,我心下大驚,凝神聚力,如上次一般將寒月化作小銀針,用力扎入額心,幻象剎時散去。

「陛下!陛下!」我朝四周喊著,無人回應。

我沖至剛剛天帝與夢姬所在的雲海深處,早已空無一物。

心臟劇烈地抖動著,我明顯感到那迷笛剛剛蠱惑人心的力量,遠遠勝於那日在血河渡口的力量。我四下搜尋著他二人的身影,終於,目光掃見了一個我最不願意看見的畫面——

雲海另一端,天帝雙目緊閉,已無知覺,他魁梧偉岸的身軀軟軟地被身材嬌小的夢姬橫抱於胸前,夢姬看見了我,綻出一個美麗而邪魅的笑,旋即,二人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