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凰帝招夫 >第四十章 任毒發女帝絕臣念(二)

第四十章 任毒發女帝絕臣念(二)

小說:凰帝招夫| 作者:蜜蓮子| 類別:古裝言情

李瑞清沒有說話,而是很心替她解開發帶,鬆開束腰,防止血液壓迫循環的更快。

見他不語,趙向零抬手輕輕拍他一下:「好了,該裝夠了,左相,朕已經將權力都給你了。」

「別動。」李瑞清打橫抱起她,「你不要動,我帶你回去。」

此刻再簡單的動作,都會叫血液流動更快,只會加速死亡。李瑞清知道,這次的毒不同以往,他解不掉。

「瑞清,我只想聽一句真話。」趙向零笑道,「都不可以么?」

李瑞清垂頭,低聲:「是我錯了。」

趙向零訝異。她努力再抬頭,眼前模糊,看不見他的臉。她抬起手,在李瑞清臉上擦了擦。

五感雖退失,卻也沒有到分辨不出手上水漬的地步。

於是,趙向零更加訝異:「瑞清,你哭了?」

李瑞清沒回答。

趙向零笑:「瑞清,我正在死。」

她能感覺到所有氣力在喪失,也能感覺到肺腑撕裂的疼痛。這一回,是真的要死了吧?

想到這裡,趙向零笑得更歡快,然而一口血嗆得她不得不止住笑容,劇烈咳嗽起來。

「你不會死。」

隱約之中,似乎聽見他喃喃道。趙向零聽不真切,卻還是極有耐心地回答:「我死了,你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咳咳權力,地,地位,還有」

懷中一沉,李瑞清知道,趙向零暫時昏了過去。扎在她穴位的銀針全部泛黑,閃爍著烏紫色的光芒。

將趙向零抱好,李瑞清低聲:「沒有你,根本不重要。」

===

趙向零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她夢見自己家還是四個人,其樂融融地坐在飯桌前一起用膳。

哥哥又欺負自己,被自己狠狠地踩了回去。

娘親和爹爹還是那樣好,坐在那裡眼裡沒有旁人,只有彼此,對自己和哥哥的打鬧熟視無睹。

可是一轉眼就到了大雪天。父母拔劍相向,昔日對自己最好的叔叔也忽然變成了他人的姦細。

血泊之中,娘倒在地上,貫穿她胸口的卻是爹爹的劍。

這一幕,是趙向零永遠的夢魘。

夢境再一轉,自己和哥哥都已經長大。

也是個雪天。那天,哥哥對自己道:「向零,我要離開這裡。」

那時,娘親假死歸來,降爹爹入獄,坐穩女帝之位。哥哥成為了太子,南國第十七代繼承人。

自己笑:「哥哥,你要去哪?帶著向零好不好?」

哥哥摸摸自己的頭,是從未有過的嚴肅:「向零,哥哥不想當這個皇帝。」

「爹機關算盡,甚至不惜將我們全都利用上,才保住我們的性命。我本不該怪他,只是有些事情我真的想不明白,為何只有權力方能長久,這龍椅之上,究竟沉著多少人的白骨!」

「哥哥,你走吧。」趙向零替他做出了最後的決定,「如果你不願意,那就我來。」

「你?」

「對,我。」趙向零笑道,「哥哥,以後就由我來保護你們。」

「我要讓這天命由心,我要讓所有反對的人都閉嘴,我要讓所有的教條都破碎,我要讓這世上每一個人都隨心所欲的活著!」

良久,趙向晚摸摸她的頭,苦笑:「向零,你太,還不懂。」

是啊,那時是會有多年輕,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畫面再轉,走在旋轉樓梯上,趙向零抬頭,望見上面還有許久的路。

一階一階樓梯旋轉而上,而上頭有光。

她低頭,拾階而上。可是走著走著,她驚恐地發現,自己居然一直都在往下走,周圍早已變黑,變黑,黑成一色。

尖叫著,趙向零醒了過來。

「醒了醒了。」有人驚喜。

「我出去一趟。」有人避開。

趙向零迅速睜眼,瞧見一個保養的很好的婦人坐在她床邊,沖著她露出個笑臉。

「夏姨。」趙向零想要抬手揉揉頭,她的頭好痛。

「別動。」夏溶月按住她,「你餘毒才除,虛弱得很,還是躺著說話。」

夏溶月,劍影閣閣主夫人,也是人間傳聞中的醫聖。她是李瑞清的母親,李瑞清的醫術就是傳自她手。

「您怎麼出山了?」趙向零倒也沒有勉強自己起身。她知道夏溶月如今隱居山中,無事不入人世。只是不明白一個這樣恬淡寡慾的女子,怎麼就生出李瑞清這樣的異類。

提起這件事,夏溶月渾身是氣:「還不是那個混子拖著我來的?真是不像話!」

說著,夏溶月語氣又軟和幾分:「向零寶貝兒,知不知道是誰下藥害你?夏姨帶他回去,吊著他一口氣讓他吃夠三千種刑罰。」

說到後面,她的語氣凝重起來。半點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趙向零笑:「能對我下手的人哪裡就那麼好抓?況且我好了才能下手去查不是?」

夏溶月咬牙切齒:「都是混子沒出息,抓個人都抓不到,我都沒法子替你報仇。」

趙向零垂低眸子。看來,李瑞清已經先她一步去查下毒的人了。這樣也好,省不少麻煩。

「唉。」夏溶月重重的嘆了口氣,「向零寶貝兒,你是不是同澈兒鬧什麼矛盾?」

夏溶月素來心直口快,趙向零雖然早已習慣,卻也不防她將這件事徑直說了出來。

朝堂上的事,三言兩語如何解釋的清?況且夏溶月本就不理會這些,就更不清楚這其中的複雜了。

於是趙向零笑:「沒什麼大事。」

夏溶月瞧著她臉色,卻不相信。這兩個孩子是她看著長大的,究竟心裡頭想些什麼,自己心裡最是清楚。她道:「既然如此,你也幫著夏姨勸勸他,他胸口不知挨了誰好重一掌,至今都沒處理傷口,再這樣下去,恐怕你剛醒,他就得倒了。」

是誰打了他?當然是自己。趙向零保持住自己臉上的笑容,所以李瑞清那傢伙是要留著傷疤提醒自己過年是么!

「我會的。」趙向零道,「夏姨,我睡了幾日?」

如今朝堂上局勢混亂,自己這一倒,也不知道六部會亂成什麼樣子。

「兩日。」夏溶月道,「可把我和澈兒嚇壞了。你不知道,這些天澈兒就一直沒合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