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第一章初次見面

第一章初次見面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

新奈家族是日本最大的家族,當今的掌權人是新奈霸宇。新奈霸宇在日本是一個傳奇名字,自他掌管新奈家族後,將其事業版圖擴大10倍有餘。但最讓新奈霸宇滿足的並不是其所擁有的社會地位或金錢財富,而是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新奈霸宇的妻子是中國跨國公司楊氏企業總裁的獨生女,是一個很溫柔美麗的中國美人。兩人的結合是因為相愛而不像現在上流社會的大多數人一樣是因為利益而結合,然後過著貌合神離的夫妻生活。

新奈霸宇和妻子楊纖若擁有一對非常出色優秀的兒子和一個聰明貌美的女兒。

長子新奈行雲,二十五歲,早在十八歲便繼承父業,其在商界屢創奇蹟,頗有乃父之風。

次子新奈辰宇,二十三歲,畢業於哈弗大學的醫學系,用著求學期間自己買股票所賺的錢開了一家醫院――晨光醫院,除了是該醫院院長,自己本身也是一位享譽國際的外科醫生。

么女新奈舞櫻,十七歲,是新奈家和楊家眾人捧在手心的寶貝,因為楊家一向陽盛陰衰,楊家只有楊纖若一個女兒,而又三個兒子,現在楊纖若的哥哥生的也都是兒子,兩家只有新奈一個女孩,所以楊老太爺又給新奈取了個中文名,叫楊曦凝。新奈的智商起碼在200以上,從小便非常聰明。而且在外人面前她是新奈家族的大小姐,但私底下她還加入了全球最大的華人組織――鷹盟,其地位是只在鷹王之下的四大堂主之一的朱雀堂主。

本來新奈舞櫻是在中國外公家住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救了上一任的鷹盟門主即現任鷹盟盟主的爺爺。老盟主本來是想將新奈帶回鷹盟給他孫子當新娘,畢竟如此美麗而又機智且身手很好的女孩並不多見。但偏偏兩人不來電,反而新奈對鷹盟珍藏的從古至今的武功秘籍很是感興趣,而盟主藍斯則是對新奈的機智和身手感興趣,所以新奈很順利就成為鷹盟的朱雀堂堂主。

鷹盟據說是從唐代就已經創立,如今鷹盟勢力遍布全球,並且鷹盟的寶庫中珍藏著古代的武功秘籍,包括輕功和點穴這些已經失傳的武功及內功心法。而新奈天生智商又很高,結果沒事翻翻就把所有武功秘籍記在腦海里,現在主要是她的生活很幸福沒波折,所以也沒像盟內其他人一樣拚命練武。但她的身手在組織內恐怕也與藍斯不相上下。

「月,聽說你可以預測未來。不過認識你兩年了,還沒見你用你的能力。」新奈舞櫻只有到外公家住的時候才會順便到鷹盟總部來一趟,她的朱雀總堂因為她的關係設在日本東京。而新奈主要負責的區域在北美一帶。每年也頂多是四堂主集中到鷹盟總部和盟主彙報一年的成果。

「自己通過腦子思考出來的不是更有趣。」玄武堂主藤溪月優雅地勾起唇角。

「那倒是。」新奈完全贊同。未卜先知而又改變不了未來反而更痛苦。

「君那傢伙呢?」中國這裡是歸青龍堂主龍鎧君管的。

「那傢伙最近紅鸞心動。」藤溪月有趣地勾起唇角。連君那樣冷酷的傢伙都動情了。

「他會對什麼樣的女孩動情呢?」新奈支著頭,喝著自己最愛的鮮榨芒果汁。

「我倒是比較感興趣你會對什麼樣的男人動情。」

「也是。我會對什麼樣的男人動情呢?」新奈有趣地摩擦粉嫩的下巴。不過她才17歲,不急。

「舞櫻,當做禮物,我幫你找出那個男人。」真想看看這個聰明得太過火的女孩當碰到感情時是否還是如此精明。

「月。你笑得真的很不懷好意。」新奈捻起一顆花生米彈向藤溪月,而藤溪月則身形未動頭一偏閃過。

「把手給我。我幫你看看。」藤溪月執起新奈的手,閉上眼。

「怎樣?」新奈興緻缺缺地問。如果命中注定是她的另一半,有沒月看都一樣。

「在日本。」藤溪月聳聳肩,「青春學園。」

「我還以為會是個老頭呢。」新奈口中的老頭是像哥哥那種年紀的男人。

「我以為會很有趣。」月彎起唇角。原來這個女孩戀愛了會是這樣。

「停。別再看了。我可沒興趣愉悅你。」新奈抽回手。「我回家了。免得那幾個神經過敏的男人以為我失蹤了拆了上海。」新奈朝月搖搖手離開總堂。

新奈看這外面明媚的陽光,最近確實有點無聊,那就去會會未來的情人吧!新奈勾起一抹笑,幾乎奪走路過的人的魂魄。她不在意自己引起的騷動,朝著楊家大宅的方向去。似乎有得玩了。

*******

日本青春學園。

「嗨,手V。」剛進課室的大石朝手V打招呼。

「大石。」手V冷淡地回應。

「剛才聽說今天似乎有個轉學生要來?」大石一點不在意手V的冷淡,熱情地說。認識手V那麼久他知道手V並不是想外表那麼冷酷無情的。他只是責任心重了些,為人嚴肅了些罷了。

「嗯。」依舊是冷淡地反應。

上課鈴響,所有的同學都會自己的座位坐好。

老師走進課室,同時他後面跟著一個女同學。由於老師在前,所以大家看不到來人的模樣。

「各位同學,安靜一下。今天我們班來了個新同學,是中國來的轉學生。」老師移開自己的身子,讓新生和大家見面。

老師一移開,大家終於看到新生的新面目。那是一個很平凡甚至可以說老土的女孩。一頭黑髮紮成兩根辮子垂在胸前,一個超大的黑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