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第三十七章溫馨的早晨

第三十七章溫馨的早晨

小說:你是我的手塚國光| 作者: 可愛的拖油瓶| 類別:女生

天未亮手V就已經醒來了,因為懷裡的女孩昨晚還特意要他今天一定要叫她早起,不過他相信實在很難。

「新奈,該起床了。」手V低喚。不過新奈完全沒反應。bo

「小懶豬,該起來了。」手V輕拍她的俏臉。

懷中人兒揮開他的手,小臉更往他懷裡鑽,「天還很黑,我要睡覺。」

「天亮還怎麼看日出,大小姐?」手V好笑地看著她。

「每天都有日出,又不是世界末日不用那麼趕。」新奈完全忘了自己說要去看日出的,不滿地嘟喃著。

「小姐,別忘了是你說要去看日出的。」

「我有嗎?人家好睏。」新奈緊埋在手V懷裡。

「不許耍賴,趕緊起床。」手V決定不再縱容她。

「手V,人家知道你最好了,人家好睏。」新奈撒嬌著。

「不行。」手V捏著她的俏鼻,讓她沒辦法正常呼吸。

新奈小臉因沒辦法呼吸而漲紅,終於忍不住張開小口拚命呼吸。

見她張開水眸瞪著自己,手V心情反而有些愉快。「醒了?」

「醒了。」新奈揉著眼睛不想起來。

看著她一點都沒有起身的自覺性,手V不禁感到又好氣又好笑。他嘆了一口氣,抱著她往浴室去。

半個小時後,兩人終於出門了。而新奈也真是懶人之最,她的車庫裡有一輛鷹盟研發出來的智能跑車,只要輸進目前的位置和想要去的地方,就直接由電腦控制開車,而且還會閃開障礙物,與真人開的無異,而這類智能如今外界還沒有。

「鷹盟的科技很發達。」看著車子不用人工操作自行啟動,手V不禁讚歎。

「應該是比外界先進20年左右吧。」新奈閉著眼睛繼續睡覺。

「既然這麼困你就不應該提議要去看日出。」手V讓她靠著自己的肩睡,溫柔的愛撫著她的俏臉。

「我已經在後悔中了。」果然一時的激情是會沖昏頭腦,她當時一定腦袋進水了才會說出這種提議,居然完全忘了自己有多麼的賴床。

「可是我剛好很期待。」看著她懊惱的模樣手V心情異常愉快。

凌晨的寒冷讓新奈更往手V懷裡鑽,畏寒是她最大的弱點。明明習武之人應該不畏寒才對,更何況她還有深厚的內力,但她剛好例外,她是屬於特別畏寒人群,而且作為一個現代人用內力來抵禦寒冷實在有點跟時代脫軌,所以她冬天基本上會穿上一大堆衣服,不把自己包成一顆肉球絕不罷休。進入11月份天氣就開始轉冷了,現在快進入12月份,會越來越冷的。

「還冷嗎?」看她拚命往他懷裡鑽,手V知道她覺得冷。

「冷。」新奈的小手緊緊抱著他。

手V將車內的暖氣調大,「真不知道你這麼畏冷冬天是怎麼度過的。」

「冬眠不就行了。」以前她不用上課的,反正她是天才嘛!而她也不用上班,因為她命好嘛!每天待在暖暖的屋子裡等吃等喝等睡就行了,基本上她冬天是不出門的。朱雀堂有什麼事找副堂主和她的護法去,有事沒事別找她,找她也不會出去的,誰叫她就是這麼任性。「完了,現在要上學,我一定會成為第一個被凍死的千金小姐的。」

「多些運動就可以了。」

「問題就是我不想運動啊。可不可以請整個冬天的假?」

「不可以。」手V立即反對。跟原則校規都無關,而是他不想少去那麼多和她相處的時間。他變得貪心了。

「是不可以,搞不好你會背著我紅杏出牆。」新奈煞有其事地說。

手V輕扣她的小腦袋,「別亂說。」

「你不疼我了,老是欺負我。」新奈撫著自己的後腦指控道。

「是嗎?我疼你。」手V輕笑著在她的「傷處」烙下輕吻,像在安撫小孩一樣。

「給人一巴掌再賞顆糖吃的把戲對我沒用。」新奈下巴上揚佯裝很不屑的樣子。她在生氣,不過是氣他居然狠得下心把她從被窩裡揪起來,要到山上吹寒風。

「難侍候的小丫頭。」手V好笑地環緊她,不讓她感到絲毫的寒冷。

「誰叫我天生富貴命。」新奈驕傲地說。有誰見過哪個千金大小姐好伺候的?

「主人,目的地到了。」這時電腦盡責的報告。

時間還真是很剛剛好,現在天色稍微轉白,東方地平線有一線紅暈。手V和新奈走出車子,兩人相依靠在車前蓋,見證大自然唯美的一幕。

「好美。」美麗的東西人人喜歡,即使被一大早挖起來,不過這麼美麗的景色讓她有些感動。

「真的好美。」手V也動容地看著這美麗的一幕,在大自然面前,人確實顯得特別渺小,任何人造的美景都無法比得上眼前這一幕的震撼。

可惜美景通常是轉瞬即逝。陽光一照,新奈霎時感到溫暖多了,活力也都回來了。「我帶你去看我的天地。」新奈拉著手V滿山跑,就像個野孩子一樣,還不忘順手摘樹上的時令水果。

「你看。」新奈將手V帶到一大片山坡前。

「這是?」手V震撼地看著眼前的紫色花海。「薰衣草的花期不是在夏天嗎?」現在已經開始入冬了。

「這是改良版的啊!我二哥見我很喜歡薰衣草,他可是砸下重金聘請了專家和花農研發可以四季都開的薰衣草。而且還將這些盛開的薰衣草做成沐浴露、護膚護髮品、香水、香油精和精油。」所以她現在用的這些日常用品都是來自這片花海。

「難怪你身上總是有一股薰衣草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