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第十章非禮我?你確定?

第十章非禮我?你確定?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遊戲競技

自從那次組織了網球部和後援團的互動之後,凌音說話算話,每半個月都按時舉辦與網球部正選真情面對面的活動,而後援團的眾人也沒再像以往那樣總去圍觀訓練和打擾正選們,一時間,凌音在冰帝的風頭無二,就連外校都知道冰帝網球部有個很厲害的經理。

下午是社團活動時間,按理說凌音現在出現在網球部才是,但是她此時正坐在開往青學的公車上。

自打那天用乾汁禍害了一把冰帝正選後,她只要一出現在網球部,眾人立刻後退三步拉開安全距離,對於她遞過去的東西更是有多遠躲多遠。

其實冰帝眾人還是很喜歡這個經理的,但是如果她能不那麼腹黑的話,他們保證會更喜歡她。

今天跡部又被凌音氣得夠嗆,竟然把他的頭像和藍精靈的身體PS在一起,還故意貼在更衣室的門上,冰帝眾正選笑得差點岔氣,跡部大爺當場發飆,要凌音立刻馬上該幹嘛幹嘛去,只要不出現在網球部,哪怕是逃課都可以!

於是我們的凌音就徹底的清閑了下來,可是名聲在外讓她很頭疼,每天都有無數的女生來跟她打聽冰帝正選和關於互動的事情,她實在忍無可忍,毫不猶豫的將好友藤原愛里推到了台前,指明對方為自己的特別助理,有任何事情完全可以代為處理,然後不顧藤原滿是委屈和控訴的眼神,華麗麗的逃課了。

尋思著反正也沒事,就去青學看看好了,省的乾埋怨自己太沒有青梅竹馬的自覺。

於是,凌音就出現了開往青學的公車上。

今天雖然不是休息日,但是坐公車的人還是很多,過道上站滿了人,凌音是中途上車的,自然也只能站著了。

看著窗外一閃而逝的風景,凌音忽然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在家裡呆著待業的兩年里,她最愛的做的事情就是隨意的上一趟公車,不問目的地,直接坐到終點站,然後再坐回來,找個靠窗的位置靜靜的坐著,看著窗外不斷閃過的人和景,耳朵里塞著耳機聽著那些略帶憂傷的鄉村音樂,在短暫的旅途中體會不一樣的人生歷程。

就在凌音陷入對過去的回憶里時,忽然她感覺一隻手伸到了自己的屁股上,我靠,竟然碰到傳說中的公車之狼了!

在日本的公車上,總會有些無聊而猥瑣的男人趁著人多,對站著的女生,特別是女學生下手佔便宜,這些人被稱為公車之狼。

他令堂的,自己怎麼那麼倒霉啊?凌音童鞋悲憤了,一個反手一把抓住了那隻肆虐的手,然後轉身對著那個男人就是一腳,直接踢向傳說中男人用來傳宗接代的重要部位!

只聽見男人一聲慘叫,隨即抱著肚子蹲了下來,他縱橫公車數年,不是沒遇到過反抗,但是壓根沒想到今天會遇到一個如此彪悍的女生!他出門沒看黃曆啊!

凌音動作瀟洒的甩了下頭髮,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的對疼得面色蒼白的男人說道:「非禮我?你確定?」

男人已經疼得說不出話,慢慢站起身子又氣又惱的對著凌音罵了句「八嘎」,然後就準備自認倒霉離開。

凌音立刻火大,她前世看那些抗日電視劇電影里最痛恨的就是小日本罵中國人「八嘎」和「支那人」,這輩子雖然穿越到了日本,但是她骨子裡還是認為自己個中國人,一聽到男人的話,她的火氣蹭的一下就上來了。

凌音身手敏捷的用兩隻手指插向男人的眼睛,待聽到男人的痛呼後,抓住男人肩膀處的衣服,右腳膝蓋用力的頂下那個脆弱的位置,凌音前世可是專門練過兩年女子防狼術的,這輩子也沒落下過練習。

在男人痛得再次蹲下後,她麻利的從書包里掏出一罐乾汁直接灌進了男人的嘴裡。

「你才八嘎!你全家都八嘎!你這個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燒成骨灰都會污染空氣的人渣!你那麼喜歡摸怎麼不**啊?長得丑不是你的錯,但是長那麼丑還敢跑出來做公車之狼就是你的不對!你這個大腦被門壓過腦袋嚴重進水小時候逛動物園腦袋被河馬踩過的腦殘!」

凌音不帶換氣的罵了一大堆話,那悲催的男人在語言和乾汁的雙重夾擊下終於不負眾望的口吐白沫暈倒了。

公車上本來還在看戲的的眾人此刻不約而同的後退了幾步,一下凌音的身邊就出現了一個真空。

「吶,司機大叔,一會麻煩你前面站放我下車,至於這個玩意兒你看著處理吧!」凌音對著司機笑得甜甜的說道。

通過後視鏡目睹了凌音彪悍的司機忙不迭的點頭,那個男人實在太慘了!他孩子還沒長大他還沒做爺爺他還想退休後跟老婆去環球旅行,這樣彪悍的女孩子他惹不起。

車很快到站停下了,凌音在眾人帶著無限驚恐的眼神中悠然自得的下車了,瀟洒的甩下一句話:「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

這裡離青學已經沒多遠了,慢慢走過去就是了,她可不想再被人參觀了。

忽然身後傳來一聲輕笑,凌音回頭一看,手冢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身後,看樣子似乎是跟自己一起下車的。

額,那自己剛才的彪悍豈不是被看了個精光?凌音黑線了。。。。

等等,她剛才似乎聽到手冢笑了,凌音趕緊仔細的觀察手冢的表情,似乎是比以往柔和許多,用她青梅竹馬乾貞治的話來說,就是手冢的嘴角微微上翹了15度。

「看見我被人非禮也不幫忙,現在還笑話我,手冢部長,你這可不是君子所為哦。」

「啊,你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