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第十七章煙花大會(下)

第十七章煙花大會(下)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遊戲競技

第二更按時送上~~明天晚上7點準時兩更。。剛學會一句話,求點擊求收藏求一切啊~!~

生性活潑的凌音很快和立海大眾人打成了一片,丸井、仁王、切原這幾個自來熟已經熟稔的稱呼她小音了。

「小音,似乎冰帝的人也來看煙花大會了哦。」仁王揪著小辮子說。

「啊咧?不是吧?」

「嗯嗯,慈郎跟我說了他們要來的,就是一直沒看見他們呢。」丸井也點頭。

凌音糾結了,千萬別看見她,要不沒準兒又要上演一場兩校對決了,還好青學的沒在啊。

忽然一個慵懶的關西腔響起:「啊啦,這不是小音的那位青梅竹馬嗎?晚上好。」

說話的正是忍足,冰帝的眾正選慢慢的走了過來。

凌音無力的扶額,很想抽自己一個嘴巴子,丫烏鴉嘴真是越來越靈驗了,還真的被冰帝的發現了。

「啊,冰帝的各位,晚上好。」乾禮貌的對著冰帝的眾人打招呼。

「啊嗯,本大爺網球部那位不華麗的經理呢?她沒來?」跡部微微對著乾點了下頭,然後問道。

乾猶豫著該不該泄露身邊這個女孩就是凌音的時候,慈郎忽然從樺地身上動作麻利的爬了下來,然後奔向凌音。

「啊,小音小音。。。。你也來了啊?」

「她是小音?」

「她是經理?」

冰帝眾人不淡定了,誰也沒想到自家經理取掉眼鏡放下頭髮竟然是小美女一枚。

「嗯嗯,小音身上的味道我認識呢。。。小音,還是慈郎最好吧?他們都沒認出你呢。。。」

「是啊,慈郎最乖了。」凌音忽然笑著一把抓住了慈郎的臉用力的往兩邊扯,「那麼可愛又乖的慈郎,趕緊坦白從寬吧,你都跟你好朋友丸井文太說了我什麼啊?」不要以為你裝可愛姐姐就不敢收拾你!丫就是個黑綿羊!

慈郎疼得淚眼汪汪,譴責的看向已經躲在桑原背後的丸井,文太你太不厚道了啊!竟然出賣朋友!

慈郎將求救的視線看向跡部,部長,救命啊!

跡部咳嗽了一聲,不自然的將視線移向別的地方,你家部長不想得罪那個魔女,你自求多福吧!

慈郎又將視線投向忍足他們,眾人默契的轉頭無視,誰叫你被逮了個正著,安心的去吧!

慈郎糾結了,一群沒義氣的傢伙,他可憐兮兮的用懦懦的綿羊音對著凌音說:「小音,我錯了。。。文太他也說了你壞話呢!」丸井文太,你給我來陪葬吧!

「哦?說了什麼啊?」

「他說你一定是沒人要的女人,所以才會心理變態到整天整人!」

丸井立刻跳了出來,對著凌音解釋:「沒有!慈郎亂說的!我只說你可能心理扭曲,沒說你心理變態!而且那時候我不認識小音你啊!」

立海大眾人扶額,丸井,你慘了!你怎麼就承認了呢?不知道什麼叫越描越黑嗎?

看到凌音要發飆了,幸村一個眼色,真田立刻一拳打在丸井頭上,「太鬆懈了!丸井明天訓練翻三倍!繞球場20圈!負重!」

別怪我們太狠,我們是在救你啊,幸村和真田默默的在心裡說道。

在眾人同情的目光里,丸井鬱悶的蹲在一旁劃圈圈詛咒慈郎去了。

「啊嗯,KABAJI,把慈郎那個不華麗的傢伙給本大爺拖過來!忍足,記下來,明天慈郎不許午睡!蛋糕沒收!揮拍300下!繞場20圈!」

跡部也開口了,他再不出聲就要替慈郎收屍了,還沒到關東大賽,要是臨時少了個正選,他大爺還怎麼打比賽啊?

「兩位部長真的好威風哦。」姑娘她極度不爽啊不爽!「跡部部長,我記得我在網球部是有話語權的吧?」

「啊。。。嗯。」跡部糾結了,他現在無限後悔答應那三個條件了。

「那麼,明天各位的訓練就交給我吧,我會好好的行使經理的權力的!」

冰帝眾人滿頭黑線,然後同時惡狠狠的看著慈郎,都是你這個笨蛋惹的禍!

「啊啦,小音啊,你不是說網球訓練的事情你不管的嗎?」忍足被推了出來,試圖力挽狂瀾。

「我是不管啊,訓練菜單是你說了算,但是懲罰我說了算,有意見嗎?有意見可以提,不過我不保證會接受哦。」

你說了不等於沒說?忍足無力回天,回頭看向冰帝眾人,他儘力了,大家明天各自保重吧!

「幸村部長,不介意和冰帝來場友誼賽吧?」凌音將頭轉向了幸村。

幸村被噎住了,他怎麼回答?他要說介意,凌音肯定會說他們立海大看不起冰帝,以跡部愛面子的性格絕對會發飆;他要說不介意,丸井絕對會在比賽時被虐得很慘。

猶豫了片刻,幸村看向丸井的眼神充滿了憐憫,他對凌音說:「好的,時間定下來可以直接和蓮二確認。」

話音剛落,立海大眾人殺氣騰騰的眼神射向丸井,就是你這個笨蛋亂說話!

丸井和慈郎兩個難兄難弟抱在一起瑟瑟發抖,55555555,他們真的知道錯了!

能和立海大交手跡部自然是沒有意見,凌音的提議他完全贊成,看來這個經理雖然有點腹黑,還是很為冰帝著想的。

乾忽然走到眾人前,語氣平靜的說道:「再加上青學吧,三校友誼賽,可以嗎?」

「啊咧,貞治,你準備謀朝篡位了嗎?」凌音好奇的看著乾。

什麼謀朝篡位啊?這都什麼形容詞啊?乾糾結不已。

「啊,我剛和手冢打電話了,他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