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第三章德國的意外再遇

第三章德國的意外再遇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遊戲競技

以後的日子雪乃再也沒遇到過手冢,似乎這個人就這麼消失了,雪乃只好安慰自己兩人是沒緣分的,然後繼續著三點一線的生活。

幾個月後,雪乃終於攢夠了來回德國的機票錢,而正好也到寒假了,雪乃便跟壽司店的老闆請了假,開心的坐上飛機去德國看望幾年未見的媽媽去了。

德國,慕尼黑。

手冢剛結束一場比賽,本來經紀人是要他出席一個酒會的,但是他對於那種宴會沒興趣,所以借口自己很累就提前離開了。

今天接到乾的電話,他告訴手冢,凌音的父母已經和跡部的父母見面了,而且似乎雙方都很滿意。

他們應該快要訂婚或者結婚了吧……手冢在心裡想道,他離開日本前將所有跟凌音有關的東西全部托乾交換給了凌音,算是對過去的道別。

已經發生的事就要學會接受啊,他已經慢慢的放開了。忽然他又想到告訴他這句話的那個叫中森雪乃的堅強樂觀的迷糊女孩,可惜自己當時走的比較急,或許以後沒機會再遇見了吧,手冢沒去在意心底那絲淡淡的失落。

晚上8點,正是晚上最熱鬧的時間,德國人喜歡啤酒,所以很多人都會在下班後拉上好友一起去酒店喝啤酒。手冢現在路過的這條街就有好幾個酒館,裡面人頭涌動,似乎生意很好。

手冢突然也想喝點啤酒,於是隨意推開了一個酒館的門進去。

叫了一杯黑啤酒,手冢就靜靜的坐在吧台上慢慢的喝酒。

忽然他聽到了一個日語的女聲,這裡是德國,怎麼會有人說日語?聽聲音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麻煩,既然是自己的同胞,那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手冢起身往說話的地方走去。

手冢走近後一眼就認出了雪乃,他還來不及出聲,就看見一個中年女人高舉起自己的手正用力的往雪乃的臉上揮去。他立刻衝過去,一把抓住了女人揚起的手,低頭看向雪乃。

「中森桑,你沒事吧?」

雪乃來到德國後,費了很大的勁才找到媽媽,但是她沒想到母親竟然根本就不想看見她,不認她就算了,還要她滾回去。因為在德國耽誤了兩天,所以她的錢已經不夠買機票回去了,無奈之下,她只好來到母親家樓下的酒館試圖要一點錢回日本,沒想到她剛說了幾句母親就要打她。

雪乃抬起頭,看見是手冢後,心底一陣委屈湧起,眼淚啪啪的掉了下來。或許是因為自己每次遇事都是手冢幫她的,不知不覺下,她對手冢產生了一種依賴和信任感。現在看見自己能依賴的人出現了,一直強忍著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了下來。

「我沒事……」凌雪抽泣著回答,手冢看見雪乃哭了,眉頭微微皺起。

「放開我!」被手冢抓住手的雪乃的母親忽然發力,一把掙開了手冢的控制,然後轉向雪乃惡毒的說:「看見有男人來了,你就故意裝這個可憐樣呢?跟你那個死鬼老爸一樣,果然不愧是姓中森的,都是不安分的人!」

「爸爸已經去世了……」雪乃聽到母親又在謾罵父親,忍不住出聲解釋。

「死了?」雪乃的母親似乎怔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過來,「死得好!你怎麼不跟他一起去死?」

手冢實在聽不下去了,這就是雪乃一直辛苦存錢想來探望的母親嗎?怎麼能這麼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還叫自己的女兒去死!

「伯母,請您注意下自己的用詞,她是你的女兒!」手冢嚴厲的說道。

「我管教我女兒,關你什麼事?怎麼?看上她了?那你直接帶走就是了!賣了也好怎麼樣都好,我無所謂,只要別來煩我就行了!」

手冢的怒氣蹭的一下就上來了,剛想再說什麼,雪乃一把扯住了他,哀求的對他說:「求你,帶我走……」

手冢看著雪乃那強忍著眼淚渾身顫抖的樣子,心似乎被什麼拉扯了一下。他牽起雪乃的手就轉身離開了,走出很遠還能聽到雪乃母親的謾罵聲。

上了車,手冢打開了車內的空調,然後從后座拿出餐巾紙遞給雪乃。

「想哭就哭吧。」

聽到手冢的話,雪乃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幾天來的所有委屈全部湧上了心頭,她縮在座椅上抱住自己哇哇大哭。

看著嚎啕大哭的雪乃,手冢無奈的嘆了口氣,任誰遇到這樣的事都會難受的,也不知道這幾天她是怎麼過來的,手冢有點心疼這個苦命的女孩子了。

「手冢……君…謝謝你……」哭了一陣子感覺心裡舒服點了的雪乃抽泣著對手冢道謝。

「叫手冢好了,不用加敬語。」能遇到自己那麼多次,怎麼也算是朋友了,對於朋友的稱呼沒必要再那麼正式了。

「那你也叫我小雪好了……朋友都這麼叫的……」

「啊,小雪,剛才那是你母親吧?」

提起自己的母親,雪乃剛忍住的眼淚又掉了下來,她連忙拿紙巾擦去眼淚,哽咽著對手冢說:「嗯,那是我媽媽。我三天前到的德國,本來想看看媽媽就回去,但是她搬家了。我用了兩天的時間才重新找到她的新家。可是,我沒想到,她不但不認我,還要我滾回日本。我知道爸爸對她很不好,所以她很討厭長得像爸爸的我,可是我沒想打擾她的生活,我真的只想看看她過得好不好而已……她是我唯一的媽媽啊……」

說到這裡,雪乃又開始泣不成聲。

手冢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才好,他沒有安慰哭泣女生的經驗,凌音可從沒在他面前哭過。無奈之下,他伸出手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