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第五章像是誘拐的告白

第五章像是誘拐的告白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遊戲競技

美惠扯著乾來到一個比較僻靜的角落,然後很誠摯的對著乾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這個婚約是我家老頭子背著我訂下的,我根本就不承認,所以沒說!我跟你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絕對絕對沒有什麼耍你的意思!」

乾推了下眼鏡,淡淡的說:「不用道歉,這些與我無關。」

聽到乾無所謂的語氣,美惠心情一下就降到了谷底,還是不行嗎?自己努力了這麼久,還是無法走進乾的心裡嗎?

「即使我和那個真田在一起,你也無所謂嗎?」美惠壓下心底的悲傷,幽幽的問道。

「啊,那是你的選擇,我無權干涉。」

美惠無力的閉上了眼睛,濃濃的悲傷從身上散發出來,總是掛著微笑的臉上失去了表情。

「對不起,我不會再煩你了……」美惠忽然對著乾深深的鞠躬,然後慢慢的轉身離開,那背影看上去竟是那麼的蕭瑟。

乾楞了一下,他沒想到美惠竟然選擇了放棄。知道美惠和真田有婚約時,他第一感覺就是被騙了,剛才說的話也有賭氣的成分在裡面。可能是美惠一直都保持著很樂觀的樣子,不管他怎麼說從不生氣,總是那副微笑的表情,所以他沒想到這次美惠竟然會一臉悲傷的離開,那蕭瑟的身影讓他的心裡有點難受。

是他做錯了嗎?乾站在原地,久久不語。

美惠果然沒有再出現在乾的面前,也不再去他家吃飯。雖然沒有搬走,偶爾遇見也只是對他淡淡的點下頭就離開了,不像以前一樣看見他就微笑著走來說話。

東大網球部。

看著乾跑了五千米也不休息就開始揮拍和原地蛙跳,柳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扯住乾,嚴肅的說:「貞治,你的心亂了。」

乾怔了一下,隨即推了下眼鏡,淡淡的說:「沒有,上次輸了說明我還有值得提高和加強的地方,所以我才加大訓練。」

「你能騙我,但是你能騙到你自己嗎?貞治,問問自己的心吧。」柳搖了搖頭,說完就走了。

問自己的心嗎?乾抬起頭,看著藍天白雲,本該讓人心情舒暢的天氣卻讓他覺得十分壓抑。

從那天美惠說放棄自己後,他的心情就是這樣,他不願承認自己的低落是因為美惠,但是柳要他問自己的心,他不得不承認那個女孩真的影響到他了。

似乎自己遇到美惠後就很少會想起小音了,那個女孩雖然沒有刻意,但是總不經意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剛開始他是不願的,後來也漸漸習慣了飯桌上多一個人,習慣了每次回家都會不自覺的看一眼家對面的房子,習慣了有人每天對著自己微笑,習慣了這個叫松島美惠的女孩子出現在自己的生活里。

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啊!乾嘆了口氣,他轉身去更衣室準備換衣服回家,也許他該和美惠好好談談了。

美惠今天沒有去學校,她將家裡的窗帘全部拉上,燈也不開,蜷縮著身子窩在客廳的沙發里發獃。本身當初她選擇讀音樂學院只是為了對抗家裡人的專制,沒想到因為自己的學校還能和乾成為鄰居,這讓她開心了很久。

但是,那天乾無所謂的語氣真的傷到她了,所以她請假蟄伏在家,哪都不想去。說到自己訂婚的事,哪怕只是朋友都會關心的問幾句,可是乾只是一句淡淡的「與我無關」,呵呵,難道他們竟連朋友都不算嗎?她的真心乾就一點都看不見嗎?

「乾貞治,我討厭你!」美惠忽然對著空氣發泄似的大吼,空蕩蕩的房間內立刻響起一陣迴音,待到迴音散去,美惠忽然幽幽的說道:「但是,我更喜歡你……」

一滴眼淚從美惠的眼角滑落。

乾此刻正站在美惠的家門口。

也不知道美惠是故意的還是沒注意,大門並沒有鎖上而是留了個縫隙,而大門又正對著客廳,所以剛才美惠發泄似的大吼和後面的喃喃自語乾都聽到了。

乾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似乎有點難過又似乎有點開心。過了一會,他推了下眼鏡,忽然笑了,嘛嘛,看來自己就要有一個看起來可愛實際卻很彪悍的女朋友了。

乾推開門走了進去。

美惠這時候將頭整個埋在膝蓋里,腦子裡一片空白,根本沒注意到乾進來了,直到聽到窗帘被拉開的聲音她才慢慢的抬起頭。

「你……你怎麼來了?」美惠驚訝的問道。

「你連大門都不鎖,是想招賊嗎?」

「跟你無關。」美惠看見乾就想起那天他那傷她至深的態度,下意識的轉過頭不願看乾。

乾看見美惠的動作嘆了口氣,看來他那天的話真的傷到她了,他走到美惠的面前,蹲下身子,將美惠的頭扭過來面對著自己。

「那天的我的態度不好,我跟你道歉,對不起。」

美惠的眼淚一下就下來了,乾被弄得手足無措,趕緊拿出手絹幫她擦眼淚,可是眼淚越擦越多。乾無奈了,將美惠抱在了懷裡,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輕聲說道:「別哭了,再哭就成醜八怪了。」

美惠一下沒忍住笑了出來,哪有這樣哄人的啊?她一把推開乾,用手背擦去眼淚,幽幽的說道:「變成醜八怪也不關你的事,你忘了我和真田有婚約的嗎?我再丑也禍害不到你。」

乾苦笑了下,女孩子還真是特別的小心眼啊,以後說什麼也不能得罪女人了。

「你不是說你並不承認那個婚約嗎?」

「你也說了那是我自己的選擇,你無權干涉,那麼我現在想承認那個婚約了,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