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第七章通過試煉

第七章通過試煉

小說:網王之敲敲愛上你| 作者:半世荒唐| 類別:遊戲競技

大大們,今天晚上四更,這是第三更~此文今天正式完結~謝謝各位支持!

乾回到家跟父母說了和美惠交往並要參加松島家的家族試煉的事,乾的父母雖然有點擔心,但是更多的還是欣慰,畢竟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兒子是個有擔當能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美惠雖然還是不樂意,但是抗不住乾的聲音和眼睛的雙重攻勢,不得不依依不捨的坐船將乾送去了規定的孤島。

「等我回來。」乾抱了下美惠,便頭也不回的下船上島了。

美惠的父親攬過哭泣的美惠,安慰道:「回去吧,十天後我們來接他。這個小夥子看起來不錯,你既然喜歡他,就要相信他。」

美惠在父親的懷裡默默的點頭,貞治,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等你回來!

在美惠的不安中,十天很快就過去了,她和父親再次坐船上了孤島。

乾已經在岸邊等她了。

看著明顯瘦了很多而且滿身傷痕的乾,美惠哭著撲進了乾的懷裡。

「乖,別哭,我沒事。」看見美惠乾很開心,緊緊的將她抱在了懷裡。

看著相擁在一起的兩個人,美惠的父親欣慰的笑了。他也沒想到這個完全沒有功夫底子的男孩子竟然能一次性就通過了試煉,這是怎樣的毅力才能堅持下來啊?他很放心把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給這個優秀的年輕人。

「先回去吧,貞治看起來很累了。」美惠的父親不得不出聲打斷了久別重逢的兩人,再不回去天就黑了。

聽到父親稱呼乾的名字,美惠笑了,這代表著父親已經接受了乾。乾也很開心,他終於得到了美惠父親的承認。

乾放開美惠,略帶蹣跚的走到美惠父親的面前,恭恭敬敬的鞠躬道:「謝謝您,松島伯父。」

「叫伯父就行了,趕緊上船回去吧。」

美惠上前扶著乾上船,很快,船就離開了孤島向東京駛去。

乾的卧室里。

乾已經洗澡換了衣服,現在美惠正在拿家傳的葯幫他擦身上的傷。

看著乾遍布身上的傷痕,美惠的眼淚又下來了,眼淚一滴滴的打在了趴在床上的乾的背上。

乾扭頭就看見美惠滿臉淚痕,他不顧身上的疼痛,趕緊起身將美惠攬在了懷裡,輕聲問道:「怎麼又哭了?我沒事啊。」

美惠用手指輕輕撫過乾身上的傷痕,心疼的說:「很疼吧?」

「沒事的,本來我就是運動員,受傷是家常便飯。初三時參加全國大賽我被打暈了,後來被包成了木乃伊,那時候比現在嚴重多了,現在我不也還好好的嗎?」

「木乃伊?!」天啊!那真的是打網球嗎?都被包成那樣了,那得是多重的傷啊?美惠不淡定了。

「誰幹的?」她要去滅了他啊!!

看出美惠的心思,乾低低的笑了起來,他知道美惠把他看得很重,要不當初也不會那麼威脅長谷川了,這樣的感覺讓他很窩心。

「那是意外,沒事的,早過去了。」總不能說是切原做的吧?他真懷疑他要說了,切原會變成油炸海帶。

「貞治……」乾聽到美惠叫他,便低頭看向美惠,誰知道美惠忽然抬頭對著他的唇輕啄了一下,然後微笑著對他說:「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乾楞了下,便抱住美惠,俯身將唇印上了她的紅唇。

「傻瓜,接吻是這樣的。」

兩人熱烈的擁吻著,久別重逢的喜悅和得到長輩認同的喜悅通通交織在這個吻里。

美惠將手勾住了乾的脖子,將身體完全的貼在了乾的身上,乾本就上身**著,夏天的衣服又單薄,乾能感覺到美惠的柔軟正貼合著自己的身體,這樣的認知讓他的身體一陣火熱,20出頭的男人都是很容易衝動的,很快他的身體就起了反應。

乾趕緊在自己崩潰前用理智停下了吻,一把扯開美惠,壓抑著心底的火熱,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說道:「先幫我擦藥吧。」天知道再吻下去會發生什麼,他的理智已經所剩不多了,必須先停止。

美惠被推開時還有點懵懂,看到乾的樣子一下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她低低的笑了起來,嘛嘛,原來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嘛。

乾略帶惱羞成怒的瞪了美惠一眼,趴在床上將頭扭到了一邊不看她了。

美惠難得看到乾傲嬌的樣子,忍著笑輕柔的用幫他擦藥。

本來開始都是拿棉簽蘸著葯擦的,美惠忽然覺得乾剛才那份強忍又傲嬌的樣子很好玩,於是悄悄的將棉簽換成了自己的手指,蘸上藥膏,她的手指輕輕撫過乾的皮膚。看到乾似乎打了個冷戰,她覺得更好玩了,變本加厲的輕柔的撫過乾的整個背部。

就在美惠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一隻手抓著了美惠的手。

乾不知道什麼時候取下了眼鏡,一雙翡翠綠的眼眸猶如一汪碧綠深邃的湖水,此刻正深深的看著美惠。

「你在玩火嗎?」低沉磁性的聲音裡面竟然有著一絲性感。

美惠一下被萌到了,她對乾的聲音和眼睛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她喃喃的說:「我只是覺得好玩。」

乾慢慢的坐了起來,將頭靠近美惠的耳朵,輕聲的說道:「好玩嗎?嗯?」

炙熱的氣息通過耳朵傳來,美惠覺得自己半個身子都麻了,很誠實的說:「好玩。」

「那我們玩點更好玩的,嗯?」乾輕輕的將美惠的耳垂含進了嘴裡,舌尖滑過了美惠的耳根。他本來都已經抑制住自己的衝動了,誰知道這個丫頭還故意放火,既然放了火,那就要負責滅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