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九十章 噬天蟲(第一更)

第一百九十章 噬天蟲(第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能感受到,地魔與蟲王在手背的星圖空間處奮力大戰,雖然地魔一開始並不是蟲王的對手,但蟲王吞了這麼多能量之後,根本無法化解,身形臃腫,速度大減,地魔竟與它戰的旗鼓相當。

隨著時間的推移,蟲王吞噬的能量越來越多,地魔也漸漸扭轉局勢,佔據上風,破魂錐大發神威,打的那蟲王節節敗退,處處傷痕。

手背處一片滾燙,承受了如此多能量的衝擊,對楊開本人也是一種傷害,低頭看去,原本隱藏的星圖此刻正綻放著光芒,一如既往的無盡星空印入眼帘,在那星空中,楊開似能看到一黑一金兩道身影縱橫交錯。

一點點焦糊的味道傳出,卻是灌入的真陽元氣太多,已經灼傷了自己的手。

楊開咬牙堅持著,依舊朝內灌入真陽元氣。龐大的元氣不但讓蟲王吃不消,就連地魔都受到影響了。

地魔的神魂,還有破魂錐乃是陰邪之物,真陽元氣本就是它們的剋星,若非認了楊開為主,地魔也無法攜帶破魂錐藏身在他體內。

平時沒什麼問題,但現在,地魔隱隱覺得自己彷彿要被那至熱至陽的元氣給融化了似的。

不安的情緒在地魔心中轉動,急切地給楊開傳達自己的念頭,卻始終沒得到楊開的回應。

彷彿等了千百年,地魔才依稀聽到楊開的呼喚之聲。

「出來!」

地魔險些老淚縱橫,剛才他甚至以為楊開要狠心將他與蟲王一起消滅,所以才沒給他什麼回應。現在又聽到少主的呼喚,頓時湧出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動。

不敢有絲毫逗留,在楊開將星圖空間打開一個缺口的同時。地魔便瞬間遁出。

蟲王也想跟著跑出來,但那一道缺口乍開乍合。根本沒給它這個機會。

「星痕!」楊開沉聲悶喝,右拳緩緩提起,無盡星空的圖案在身邊縈繞,將這陰森森的地洞渲染的繁星點點。

轟地一聲巨響,整個蟲穴都彷彿顫了幾顫,楊開更是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周邊沒有任何星痕武技造成的痕迹,地魔將剛才發生的一切看的透徹,心中震驚的同時忍不住驚呼一聲:「少主!」

「無礙!」楊開接連吐出幾口淤血,面色變得蒼白萬分,重重地喘著氣。低頭朝自己右手上看去。

右手的手背上。一片血肉模糊,甚至隱約可見其中的筋脈和白森森的骨頭,再細心查探一番,楊開頓時笑了起來。

蟲王已死,體內已沒有了它的氣息。

先是被自己硬灌了那麼多能量。後又被地魔重創,然後硬生生地吃了一記星痕,它還能活下來簡直就是奇蹟了。

地魔心中戰慄,憋了好半晌才真誠地開口道:「少主……老奴佩服!」

不得不佩服,楊開的那一記星痕,沒有攻擊對象,而是直接將它在手背處點爆了。

其中一旦有些許差池,楊開必死無疑!

幸運的是,楊開控制的很好。這一招的絕大部分殺傷,都加諸在那蟲王身上,自身只承受了一點點餘威而已。

對自己都如此心狠手辣,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干出來的。地魔是真心真意地服氣了。

「你先警惕下四周,我可能要恢復幾日!」楊開撕開衣服,將受傷的右手纏繞著。急匆匆叮囑一聲,便閉上了眼睛。

星痕威力巨大,當初楊開一拳能將一隻六階妖獸打爬在地上,現在縱然只承受了一些餘威,也不是他這個氣動境五層的武者能化解的。

右手劇痛,一身元氣紊亂,五臟六腑被震的都有些移位。

唯一讓楊開欣慰的是,手背上雖然血肉模糊,可星圖空間依然還存在,自己倒不虞擔心日後無法使出星痕這個殺招。

花了不少功夫,楊開才將一身元氣撥亂反正,不停地運轉真陽訣,控制體內的真陽元氣溫潤著受傷的部位,清除體內的淤血。

足足兩日,楊開才緩緩地睜開眼睛,第一時間問了一聲:「那些蟲子沒打進來吧?」

這是他最擔心的問題,那些小蟲子倒不用太擔心,等階低,就是數量多,可那些有人身高的大蟲子,分明是檔次不低的妖獸,任何一隻恐怕都不比雲霞那幾個弟子差多少。

「沒有。」地魔答道:「那些蟲子不敢進這裡的,這裡是蟲王的住處。」

「沒有就好。」楊開鬆了一口氣,不禁覺得自己的傷勢恢復起來比以前要快很多,將纏繞在右手上的布片解開,雖然那手背處還是一片血肉模糊,可分明已經在迅速癒合了,已經看不見白森森的骨頭和筋脈。

地魔彷彿知道楊開的疑惑,開口道:「少主上次在雲霞右半島煉化了幾滴凝血珠,一身氣血大漲,恢復起來比以前自然要快,氣血多,生命力就旺盛。」

「原來是這樣。」楊開暗暗點頭。

「少主,那蟲王雖死,可你有沒有感覺到它給你留下什麼東西?」地魔問出一個讓楊開疑惑的問題。

「什麼東西?」

「老奴不知,還請少主細細查看。」

聽他說的嚴肅,楊開也皺起眉頭,沉浸心神在體內搜索起來。

好半晌,他果然發現體內有些不對勁,有一縷不同尋常的能量沉澱在丹田中,這並非自己修鍊得來的真陽元氣,也沒被傲骨金身吸收。就那麼呆在丹田內,若不是地魔提醒的話,楊開也發現不了。

「這是怎麼回事?蟲王殘留的能量?」楊開狐疑。

聽他這麼說,地魔不禁鬆了一口氣,道:「果然如此!」

「你知道些什麼?細細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