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零四章 小師姐的委屈(第三

第兩百零四章 小師姐的委屈(第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藥王谷!楊開自然知道。這是一個很特殊的勢力,谷中儘是精通煉丹的丹師,藥王谷內的人,實力不一定有多高,手段也不一定有多強,整體戰鬥力甚至可以說連一流勢力都不如,只比二流勢力稍強一籌。

但就是這麼一個勢力,傳承卻比任何一家都要久遠許多。據說已經傳了足有幾千年的歲月,這麼長的年頭,即便是許多超級勢力也泯滅在歷史的長河中,但藥王谷卻依然毅力不朽。

它的地位是超然的,即便是中都八大家,也不敢小覷藥王谷的存在。因為每一年都有許多許多武者攜帶材料,前往藥王谷處請那些煉丹高手幫忙煉丹。藥王谷和任何一家勢力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換句話說,誰若是敢對藥王谷不利,那便是與整個天下為敵!

有傳言,當年有個大派的掌門,前往藥王谷請谷中的高手煉丹,卻不知因何故而被拒,這掌門惱羞成怒,竟出手將那煉丹之人擊殺。

這下可捅了天大的簍子,藥王谷一聲號召,這個大派在一夜之間灰飛湮滅。

傳聞不一定是真的,但空穴不來風,由此可見藥王谷的影響力是多麼駭人。

而萬葯潭,更是藥王谷中的禁地,傳聞那裡時常會有奇蹟出現,許多精通煉丹之人都在那裡得到了藥王谷開派祖師的煉丹感悟。

無字黑書呈現出這樣一行字。讓楊開有些摸不清頭腦。難道說要自己前往藥王谷的萬葯潭中找什麼東西?

雖然有這樣猜測,可楊開現在肯定是不會去的。

一來他對煉丹一竅不通,去了那裡也只會被人趕出來。二來他也要先提升下自己的實力。然後再想個好辦法安全地混進藥王谷,伺機行事。

收了無字黑書,楊開把手一張,一吸,地上的一個包裹便被吸了過來。

這一包東西全都是海外那些勢力三百年前丟失之物,現在落到自己手上,總該利用一番。

之前在隱島的時候,楊開就想煉化一件秘寶為己用了。但是當時因為還身處海外,生怕觸動這些秘寶中的禁制,被它們原屬的宗門感知。

現在不一樣了,自己回到了凌霄閣。距離海外十萬八千里,就算禁制被觸動,也無法傳達這麼遠的距離。日後小心使用,根本不虞擔心什麼問題。

秘寶有三件,除了那個太一印鑒需要特殊心法驅動之外,剩下的一柄劍和一朵血海棠都可以煉化。

劍長三尺三,通體赤紅,似有鮮血在其中流動,略微感知一番,楊開赫然聽到劍中有慘嚎厲叫之聲傳出。煞氣逼人,擾人心神,若心智不堅者聽到這種聲音,只怕會當場走火入魔,永墜邪道。

這一柄凶物,正是修羅門的鎮派秘寶修羅劍!

楊開卻看的欣喜連連,因為他感覺自己與這柄劍頗為親切,那凶煞戾氣與自己在施展不屈之敖的時候,散發出來的氣息很相似,正是這種相似。才讓他與劍之間沒多少隔閡。

這個不錯,最少也是天級上品的秘寶,而且是殺伐之劍,一劍在手,攻擊力暴增。

將修羅劍放下。楊開又拿起那一朵艷紅如血的血海棠。它就是一朵海棠花的樣子,但看上去卻妖艷無比。朵朵花瓣鋒利如刀,處處透著一股詭異和危險的味道。

塵封三百載,也依然無法磨滅這一朵海棠花的殺氣。

又是一件主殺伐的秘寶!當年落花教肯定憑藉這件秘寶擊殺了無數敵人,才染就這似血的艷紅。

兩個秘寶都很不錯,彷彿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東西,楊開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有些難以取捨。

想了片刻,楊開一狠心,決定把兩個都煉化了,反正也就是多消耗些元氣和時間。

打定主意,正要動手,頭頂上卻簌簌地掉落下一些碎石。

楊開抬頭看去,嘴角浮起一抹微笑。自己這洞府,只有兩個人知道位置,一個是蘇顏,另外一個是夏凝裳。

蘇顏才剛走不久,肯定不會去而復返,來人是誰無需多猜。

果然,片刻後夏凝裳從上方飛身入內,楊開正擋在洞口處,兩人險些撞了個滿懷。

楊開身子一側,順手拉了她一把,讓她平安落到自己身邊,微笑地望著她:「小師姐,我回來了。」

夏凝裳一雙眼睛水濛濛的,眸中有掩藏不住的久別重逢後的喜悅和興奮,面上依舊蒙著那一層面紗,額頭上也依舊點綴著那顆藍寶石,聽到楊開這麼雲淡風輕地一說,雙眼一眨,險些沒落下淚來。

幾個月前,他走的時候連聲招呼都沒打,只留下一封書信!現在回來了,也不跟自己說一聲,當真是太狠心了。

看她眼圈兒紅紅的,楊開也不敢再胡言亂語,生怕一不小心把她給弄哭了。

「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楊開轉移她的注意力。

「蘇顏告訴我的。」夏凝裳吸了吸鼻子,強忍著心中的酸澀,絞著自己的衣服,幽幽道:「她若不說,我也不知道。」

「正準備去告訴你呢。」楊開一陣心虛。

「真的?」夏凝裳抬眼望來,眼中有些欣喜。

「當然。」楊開猛點頭。

小師姐很好哄騙,三兩句就把她的失望和委屈給打發了,剩下的只有喜悅和開心。

「算你還有點良心。」夏凝裳噘了噘嘴。

「我還給你帶禮物了。」楊開睜眼說瞎話。

「不用的。」話雖然這樣說,可夏凝裳分明笑了起來,一雙眼睛都彎成了月牙兒,滿心的甜蜜和滿足。

「什麼禮物啊。」她又在意起來。

楊開微微一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