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二十七章 再遇陳學書

第兩百二十七章 再遇陳學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若換做是別人被妖獸圍攻,楊開還要好好合計合計,別到時候救了人反被人惦記上,平白惹來一身騷。現在這世道人心不古,尤其是在異地中歷練的年輕武者,哪個不想多長几隻眼?恨不得把人心都給看透,看看到底是黑的還是紅的。

但既然是映月門的兩人遭遇危險,楊開就沒那麼多顧慮了。

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給他的印象不錯,都不是姦邪之輩,此前更有過交集,是楊開認為可信之人。

要打探此地的消息,找他們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想到這裡,楊開不再猶豫,悄悄地從樹上摸下來,迅速朝那邊的戰場接近過去。

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面色凝重,一身真元肆意揮灑,兇猛釋放殺招,雖然擊殺了幾隻四階妖獸,但依然挽不回局面。妖獸的數量太多了,四面八方包圍著他們,尤其是那三隻五階妖獸,靈智相當高,總是趁他們與四階妖獸交手的時候從側旁偷襲,每每讓他們兩人捉襟見肘,陳學書的這一身傷勢就是這麼來的。

要不是兩人心意相通,配合默契,恐怕早已危矣。

戰鬥中,陳學書眼眸中閃過一絲決然,沉聲道:「師妹,待會我用全力給你打開一個缺口,你以最快的速度逃離,我會將剩下的妖獸牽制住的。」

聽他這麼說,舒小語當即便明白他打的是什麼主意了,連忙搖頭:「不,要走一起走,要死……也一起死!」

「聽話!」陳學書怒喝一聲,「我們的真元都所剩無幾,這些妖獸太多,根本無法擺脫!唯有留下一人牽制,方才有一線逃生的希望!你離開之後千萬不要回頭,找個安全的地方躲好,以後也別再出來了。等到此地關閉,你自可以回到宗門!」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舒小語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陳學書還要相勸,卻不料舒小語語氣堅決道:「你再敢說一個字,我現在就衝上去讓這些妖獸撕了!」

「你怎麼……」陳學書又氣又心疼。

「你以為我不敢?」舒小語杏眼圓瞪。

「好!師兄不說了,那我們就殺出一條生路!讓這些畜生見識見識我映月門的絕學!」陳學書精神一震,本存的死志瞬間被打消。

舒小語嫣然一笑,與陳學書兩人並肩而立,體內真元激蕩。抬手間合力打出一掌。

天空中半輪殘月乍現。縷縷如銀絲一般的月華傾斜而下,這些月華中蘊藏著無與倫比的殺傷力,圍聚在四周的十幾隻妖獸被月華穿過身體。皆是不由地慘嚎一聲,四階妖獸當場斃命大半,甚至有一隻五階妖獸也被重創。鮮血撒滿大地。

映月門的絕技,圓月當空!

這一招若是能發出全部的威力來,那十幾隻妖獸必然沒有活下命的希望。可惜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強弩之末,聯手打出,也只出現個殘月而已,絕技的威力大打折扣。

但妖獸們受此一擊,也是齊齊往後退去,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一邊喘息一邊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沒有遺憾。只有溫情。

他們已盡全力,一身真元十去其九,再無抵擋之力,下一次妖獸撲來之際,便是他們斃命之時。

還活著的妖獸彷彿也看清了這一點,退去片刻後又齜牙咧嘴地圍聚上來,一雙雙陰森的目光盯緊了兩人。作勢欲撲!

兩人並沒有坐以待斃,陳學書將舒小語護在身側,一身戰意激昂,臉上一片冷峻。

刷刷刷……還剩下的妖獸齊齊撲了過來,陳學書和舒小語同時輕喝一聲。揮灑出最後的真元。

一隻沖在最前方的四階妖獸被拍碎頭顱,當場斃命。

另外一隻四階妖獸同樣被打飛出去。慘嚎落地,眼看著不行了。

但妖獸的數量還是很多,兩人雙拳難敵四手,交戰中,那兩隻還完好的五階妖獸從旁偷襲,齊齊朝狀態較差的陳學書撕咬過去。

腥風撲面,獠牙森冷,死亡的氣息降臨。

一道人影突然從空落下,以一種倒栽蔥的姿勢,從容不迫地殺入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的身前。

師兄妹兩人眼中閃過一絲錯愕。

下一刻,他們便見到此人的雙掌印在那兩隻五階妖獸的後背上。

兩聲慘嚎同時傳出,險些咬中陳學書的五階妖獸,硬是被這兩掌打落到地上。

一連串悶響從那兩隻妖獸體內爆出,炙熱的感覺散開,帶起一股溫暖。

這人落下地面之後,以一種電光火石般的速度朝四周連出四拳!

碰碰碰碰……

四隻撲到面前的四階妖獸齊齊被打飛,落地之後掙扎不已,卻始終未爬起,嘴中瀰漫出血沫。

「是你!」舒小語震驚的小嘴微張,旋即欣喜又興奮地看著楊開。

「楊師弟!」陳學書也忍不住鬆了一口氣,死裡逃生的感覺是如此美妙。

「等會說!」楊開腳底生風,迅速朝前撲去。

剛才打出兩掌,雖然將那兩隻五階妖獸打落在地,但並未能取其性命。此刻這兩頭妖獸見機不妙,竟一邊齜牙咧嘴示威恐嚇一邊緩緩朝後退去,企圖逃跑。

楊開神色冷漠,直衝到兩隻妖獸身前,沒有絲毫畏懼,舉手就朝其中一隻的腦袋上拍了過去。

妖獸的反應也相當迅捷,竟差之毫厘地避開了這一擊。但不等它反應過來,拍下的巴掌已轉為橫掃。

啪……地一聲,一巴掌甩在這隻五階妖獸的臉頰上。

龐大的妖獸身子陀螺一般在半空中打個轉,摔飛出十幾丈遠,撞在一個大樹上跌落下來。

楊開已將拳頭對準了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