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三十章 分道揚鑣(一更)

第兩百三十章 分道揚鑣(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實力如何?」武乘儀繼續問道。

「離合七層!」

這話一出,楊開分明從武乘儀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隱蔽的不屑一顧和不耐煩,這也難怪,現在還活著的武者,哪一個沒有真元境?楊開一個離合境七層實力確實低了些。

修羅門的夜青絲俏臉上也浮現出一抹驚訝之色,顯然她也沒想到楊開的實力竟然如此之低。

本來她以為孤身一人在這兇險的異地中存活大半年而不死,楊開至少也是真元境級別的。可楊開說他是離合七層,就讓人不得不震驚了。

「楊弟弟你真的只有離合七層?」夜青絲追問一聲。

楊開點頭,催動體內的元氣,當那元氣波動傳出之後,他的境界頓時一目了然。

周圍的許多武者都是一陣訝然,旋即傳來一陣陣輕笑。

「笑什麼?」舒小語為楊開感到不岔,忍不住嬌叱一聲,一群沒眼力的傢伙。這個楊弟弟雖然只是離合境七層,但那戰鬥力卻比許多真元境都要強橫。

楊開可是在她和陳學書面前電光火石間地力斃了兩隻五階妖獸和四隻四階妖獸,前後花費時間不過十幾息功夫而已。

雖說其中有各種各樣的原因讓他做到如此壯舉,但他本身的強大也是勿容置疑的。

沒有人比舒小語和陳學書更清楚楊開的戰鬥力,有這樣的高手加入,乃是這群人的福氣!可笑他們竟絲毫不知。居然還敢嘲笑楊開。

舒小語心頭惱怒,卻也不多說。她不是傻姑娘,哪會將楊開的底細暴露出去?

「你只有離合境七層,這麼長時間怎麼活下來的?」夜青絲滿臉的不解。俏容震驚。

「不小心掉進一個山谷中,找了大半年的路才爬上來……」楊開聳了聳肩膀。

這話一出,周圍那群人的笑聲更大了,舒小語氣的酥胸起伏,卻也無力反駁。

武乘儀神色冷漠,毫不客氣地道:「實力太低,派不上大用場,既是陳兄帶回來的人。便與陳兄師兄妹一起行動吧,多少也能牽制一兩隻四階妖獸,不算毫無用處!」

說罷,武乘儀便急匆匆轉身離去。不欲與楊開多說。

「我不留下來。」楊開皺了皺眉,他這次出關之後,只想找人打探下眼前的局勢,不得以被陳學書帶到這裡來,現在打探清楚了。自然是要離去。

與這麼多人一起行動目標太大,大家若是來自同一個宗門倒還好說,彼此間真情實意地互相關照,可誰知道他們是不是一條心?自己的境界在這群人當中最低。一旦遇到什麼危險,恐怕要被當成炮灰派出去。

楊開怎會將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別人手上?

一個人行動的話。雖然也有危險和變數,但楊開自信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只要小心一些定然是沒問題的。

就算被天狼國那群人包圍了,動用陽炎之翼輕鬆便可脫困,何必跟這些人攪和在一起?

除此之外,楊開還有一層顧慮。

那就是眼前的夜青絲和周霸,萬一修羅劍的存在被他們查探到,肯定又是個麻煩事,可能性很低,卻不得不防。

無論是自己的意願還是眼下的環境,都不容許楊開與這群人一起。

「你說什麼?」武乘儀腳步一頓,扭過頭來望著楊開,眯眼問道:「你要一個人行動?」

「恩!」楊開點點頭。

「楊兄……」陳學書面色一變,走上前來悄聲道:「一個人太危險了,你與我們師兄妹一起,大家也互相有個照應,比你一人要安全的多。」

他這話說的真情實意,沒有絲毫虛偽。

夜青絲也勸道:「楊弟弟你可別逞強,你還是留下來吧。雖然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但姐姐是真心覺得你很親切,這麼多年來從未有哪個人給過我師姐弟兩人這種感覺,也不想你遭遇什麼不測,周霸你說是吧?」

那鐵塔一般的漢子神色冷峻,微微點頭。

「多謝幾位好意。」楊開輕笑一聲:「可是我懶散慣了,讓我在別人手下做事實在是有些拘束。」

「人各有志,無需勉強!」武乘儀轉過身來,背負著雙手道:「不過你在臨走之前,把身上的丹藥留下來。」

楊開和陳學書師兄妹兩人神色一冷。

剛才楊開拿出療傷丹那一幕果然落入別人眼中了。

陳學書皺眉道:「武兄,這不好吧?」

武乘儀淡淡道:「有何不好?他一個離合境七層,很快就會死在天狼幾人的攻擊下,到時候療傷丹也只會落入敵人手上,還不如留下來為我們所用!」

舒小語冷笑一聲:「武乘儀你這是強取豪奪!」

夜青絲皺眉不已,與周霸兩人不悅地看著武乘儀,卻也不多話。

武乘儀冷笑一聲:「強取豪奪?你們且看看四周,有多少人身上帶傷,沒有療傷丹,他們的實力多少都會打些折扣。唯有迅速療傷,才能在天狼那些人的攻擊下自保!我奪他丹藥,並非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們這一個整體!」

陳學書怒道:「武乘儀你莫要說的如此大義凜然!你若真想強搶,休怪我師兄妹不答應。」

武乘儀睥睨了陳學書一眼,傲然道:「你們不答應又如何?難道還想與我動手?」

場面剎那間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

「我也覺得不好。」夜青絲淺笑嫣然,美眸盯著武乘儀,「這已經算是強盜行徑了,武乘儀你好歹也是名門大派的精英弟子,不至於這般跋扈吧?」

後者眼帘一縮,看樣子頗有些忌憚夜青絲。遲疑半晌才輕笑一聲:「既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