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三十一章 追殺(二更)

第兩百三十一章 追殺(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叢林中,楊開的身影如靈猿,在樹梢上起落不停,身輕如燕,飛奔中只帶起些許微風,連一片樹葉也不曾驚落。

神色凝重,楊開一邊暗暗警惕四周一邊籌劃著接下來的打算。與武乘儀那群人鬧的雖然不是很愉快,卻並沒有影響他分毫,他的目的已經達成。

只不過他也沒想到打探出來的消息竟是如此嚴峻。

歷年來,進入異地歷練的各派弟子都是各自為陣,即便偶有聯合也不可能如此大規模地合并,但這一次卻因為天狼國幾個武者的出現,導致大漢的武者徹底抱團成一個整體。

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這也已經上升到了兩個國家年輕一代弟子之間生死較量的程度。

最終誰勝誰負,不是楊開能夠左右的,可他畢竟也是大漢的武者,說句良心話,並不太希望天狼國的人在這裡飛揚跋扈。

若不是出了修羅門那兩個人,若不是武乘儀的氣焰太囂張,楊開說不定也會留下來,與陳學書等人一起,為這次爭鬥盡自己的一份力。

現在想這些也無濟於事,楊開將腦海中的雜念驅除,正飛奔的身子突然頓了來,回頭望了一眼,神色古怪起來。

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楊開獰笑一聲,落下地面,閃身躲藏到了一顆大樹後方,收斂了一身氣息。

少頃,一道身影自頭頂不遠處飛掠過去,剎那的功夫。楊開便已將這人的面容和打扮看的清楚。

這人身背負著一柄長劍,身穿一件青色長衫,年紀大約在二十齣頭的樣子,面容冷峻。順著自己離開的方向直接飛竄了過去。

楊開暗自冷哼一聲,眼中閃起了殺機!

這個人,正是之前打掃戰場,收集血珠的那個武者,那柄背負在身後的長劍已經很好地說明了他的身份——九星劍派的弟子,應該也是武乘儀的師弟。

他不與那群人一起行動,卻追著自己跑出來,其用意已經相當明顯。

楊開的神色冷厲下來。之前他不欲與武乘儀起衝突。也是怕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不好做,現在人家都派人追著自己不放,沒道理再退讓下去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更何況楊開也非善茬。

前方突然又傳來衣袂獵獵的聲響。九星劍派的那人竟去而復返,急速飛奔中,雙眼四下打量,嘴中忍不住嘀咕不已:「奇怪,哪裡去了?」

他是個真元境高手。自認在速度上肯定要比楊開高出許多,這一路追著楊開的蹤跡過來,竟然給追丟了,不得已返回查探。自然越發用心。

楊開心生疑惑,暗想這人在追蹤一道上還真有些本事。自己這一路行來已經小心翼翼,沒留下任何痕迹。卻依然叫他看出了破綻。

片刻後,這九星劍派的弟子竟停在了距離楊開大概三十丈左右的位置上,雙眉緊皺,四下查探。

楊開也不急,藏身在大樹後,暗暗觀察著此人。

過了許久,這人的嘴角突然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反手伸向背後,伴隨著鏗地一聲劍鳴,長劍出鞘。

一劍在手,此人氣勢陡然攀升,整個人也變得如利劍般鋒芒畢露。

九星劍派的高徒,果然有些門道!單是這份氣勢就不是一般真元境能有的。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齊劍星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提著自己的長劍,語氣篤定地喊道:「自己乖乖的出來,我不會為難你!」

楊開眉頭一皺,他不知道這個九星劍派的弟子是真的已查探到什麼還是故弄玄虛。

齊劍星又道:「小子,我很佩服你的膽量,這天底下敢與我大師兄那般說話的人,除了中都八大家的公子們之外,恐怕也就只有你一個了,只為這一點,我保證不會傷害你,只要你將自己身上的丹藥全部交出來,讓我完成大師兄的任務便可。」

四下毫無動靜,齊劍星面露不耐,出言威脅道:「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待我尋到你藏身之處,可就沒這麼好說話了,趁我現在心情好,咱們還可以商量商量。」

依然沒有回應,齊劍星不再囉嗦,長劍一震,清脆悅耳的劍鳴嗡嗡不已。

楊開突然感覺四周一股淡淡的涼意襲來,不由面色一變,猛地往上竄去。

一道道肉眼看不見的劍氣細線縱橫交錯,方圓三十丈範圍的樹木頓時被切斷,整整齊齊,切口處一片平整,嘩啦啦地朝下倒去。

楊開一臉的駭然,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這個九星劍派弟子的陰狠之處,剛才他與自己說話,看似是在故弄玄虛,拖延時間,實則是包藏禍心,暗中下手。

那一道道看不見的劍氣絲線,已經在他說話的時候遍布周圍,等他布置的差不多了,牽動劍氣,只要自己還躲藏在這裡,定會無所遁形。

幸虧察覺不妙朝上竄了一截,要不然定會被這劍氣斬中身體,毫無防備之下搞不好就要受傷。

楊開心有餘悸之時也不敢小覷此人,九星劍派被稱為中都八大家之下第一勢力也不是空穴來風,門下的精英弟子又豈是浪得虛名?

「找到你了!」齊劍星霍地轉身,陰森森地笑望著從半空中落下的楊開,目光戲謔。

卻也未再出手,而是好整以暇地望著楊開,面對一個離合境七層的武者,齊劍星自然無所畏懼,這種等級的對手,又只是出身在一個二等宗門,自己一劍就可以斬殺。

「你的藏身匿氣之法頗為精妙。」齊劍星毫不吝嗇地出言贊道,「跟誰學的?」

他對楊開的隱匿功夫很感興趣,在這處處危機的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