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三十三章 你跑的掉么(四更

第兩百三十三章 你跑的掉么(四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沒了長劍,齊劍星可以指運劍,實力到了真元境,這點手段自然可以施展,只不過殺傷力確實要打個折扣,約莫只有巔峰時期的九成威力。

少一成威力,也一樣輕鬆勝你!齊劍星冷笑連連。

正欲動手,卻見楊開在大笑中推出兩掌。

獸魂技!隱忍了這麼久,總算可以痛快地展現自己的全部實力,楊開也有些迫不及待。

白虎印,神牛印,雙印齊出。

一聲虎嘯震天,一聲牛咩聵耳,齊劍星面色陡變,他看到兩隻扮相兇狠的妖獸朝自己撲了過來。

這兩隻妖獸栩栩如生,如活的一般,火紅的身子妖艷無比,猩紅的雙眸中殺氣凜然。

齊劍星心神震駭間,哪敢怠慢?

雙指一併,化指為劍,指尖上劍芒吞吐,口中厲喝:「奔雷劍!」

一道閃爍著電弧的劍芒自指尖上噴射而出,正中一隻妖獸的身軀,打的它身上的顏色一黯,卻根本沒能阻擋它分毫。

「扶風劍!」齊劍星急速後退中,指劍連甩,各種九星劍派的劍技漫天飛舞,卻依然無法將那兩隻妖獸擊潰。

眼見它們就要撲至自己身前,齊劍星大駭中雙腿彎曲,猛地朝上跳去。

才剛跳起一丈高,頭頂上一股凌厲的殺機襲至。

抬眼望去,正見到楊開頭上腳下,獰笑地朝自己揮出一拳。

他竟料敵先機,封鎖了自己的退路。

驚慌中,齊劍星咬牙,並指朝天,三道劍芒襲去。

楊開迅速揮出三拳,將三道劍芒全部轟碎,但這片刻的耽擱,卻讓齊劍星身軀一扭,避開了要害位置,只是一掌擊力他的肩膀上。

伴隨一聲慘叫,齊劍星朝地面落去,生死危急關頭,這位九星劍派的高徒迸發出前所未有的潛力和戰力,雙手不停地舞動,以高深劍技將兩隻撲過來的妖獸打的一陣虛幻,險些崩散。

白度和神牛沖咬過去,卻不能傷及齊劍星分毫,他的劍身還加持在外,體表無數道細小劍芒防護,每一次白虎和神牛的進攻,都被這些劍芒化解。

短短須臾時間,白虎和神牛徹底消失。

這畢竟是楊開用自身元氣凝練出來的攻擊,只是具有妖獸的體型而已,元氣被耗盡,自然就不會再存在。

「嘿嘿……」齊劍星慘笑一聲,得意地望著楊開,在他想來,耗費龐大的元氣凝練出這樣的妖獸虛身,實在是有些得不償失。以楊開離合境七層的水準,根本不可能再凝練第二次,還不如留著那些元氣自己戰鬥。

笑聲未落,在楊開輕蔑的目光中,又是一牛一虎沖了出來,跟剛才的一模一樣。

「怎麼可能!」齊劍星失聲驚叫。

「我就算不動手,單憑這一招也足以磨死你!」楊開神色冷厲地看著齊劍星。

齊劍星動容不已,神色陰鬱,他知道楊開並不是在說大話,那兩隻元氣妖獸極難對付,他的劍身已經搖搖欲墜,再被衝擊一次肯定要崩壞,真元消耗巨大,已不復之前的雄風得意。

「但我和你不同,不會小覷任何一個對手,所以……我依然會動手!」話音落,楊開與那一牛一虎呈合擊之時,朝齊劍星包夾過去,後者自不會坐以待斃,怒吼一聲,指劍再次舞動。

這一次,無論是誰都沒再留手,皆是全力爆發,任何的疏忽大意和留手都可能導致萬劫不復的後果。

戰鬥激烈萬分,兇險異常。

兩隻妖獸再次潰散,楊開也中了齊劍星兩道指劍,險些被洞穿身子,鮮血從傷口中淌出,染紅衣衫。

齊劍星更加不堪,以一敵三,他的劍身已經徹底被破壞,一身真元也差不多消耗殆盡,神色狼狽地喘著粗氣,一隻胳膊耷拉在身側,前臂處血肉模糊,處處齒痕,那是被白虎啃咬的。

他的胸前更凹陷下一塊,肋骨斷了好幾根,這傷是被神牛衝撞的。神牛頭前的一隻獨角,險些沒將他捅個對究兩人隔著十幾丈距離對視,楊開的眼中一片冷漠,齊劍星的臉皮抽動不已,雖不敢相信自己竟會敗給一個離合境武者,但眼下的事實卻由不得他不接受。

恥辱和不甘讓他幾欲瘋狂!

楊開沒有沖他下殺手,真元境武者臨死前的絕地反擊讓他有些忌憚,他在等齊劍星氣勢衰退。

「嘿嘿……」齊劍星也沒有絲毫擔憂之色,依然冷笑不止,喘息了幾口大氣,神色暗淡道:「我承認,你確實很強,比一般的真元境都要強大。但你就算打贏了我又怎樣?我是真元境武者,你殺不了我的,我若想走,你留不住!」

哈哈大笑中,齊劍星雙腳在地面上一蹬,直接竄起三十丈高,身子搖搖晃晃立於半空中,單手耷拉在身側,一手捂著胸口處的創傷,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楊開,面上一片得意之色:「這就是真元境和離合境的最大差別!我能御空飛行,而你……不能,所以我隨時可以離開!」

說話間,齊劍星嘔出一口鮮血,伸手艱難地擦了擦,神色瘋狂地望著楊開,沉聲道:「我會記住今自之恥,下次再見面,定取你狗命!你最好祈禱自己能活到那一天!」

說罷,眯緊了雙眼,彷彿要將楊開的面容深深烙進眼中。

下方,楊開神色漠然,與之對視,無動於衷。

片刻後,齊劍星轉身,身形哴蹌地御空離去,帶著滿腔的恨意和屈辱。

此仇,我一定會報還!齊劍星在心中發誓。

才飛出不到三十丈,背後突然傳來一股熱意,旋即一個冰冷的聲音在腦後響起:「你走的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