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五十章 我陪你玩玩

第兩百五十章 我陪你玩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元旦快樂!求月票……這人顯然是因為造此厄運而沖昏頭腦,有些口不擇言,諸人聽他這麼說,皆都眉頭一皺。

「嘴巴放乾淨點!」舒小語走前一步嬌叱道,本來心裡還蠻同情這個人的遭遇,可現在見他這般不分青紅皂白,連自己師兄也罵上了,那一絲同情瞬間煙消雲散。

陳學書拉住了她,沖她緩緩搖頭。

陳學書脾氣不錯,知道此人受到的打擊太大,倒也沒想跟他計較的意思。

哪知他竟得寸進尺起來,盯著紫陌怒罵道:「賤人,你若想不出辦法補回我的丹田,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紫陌也不是什麼好性子的女人,這幾天受制於人,生死無法自控,跟楊開虛以委蛇,後又被同門暗算,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現在聽他這麼威脅自己,當下脾氣也上來了,冷笑一聲道:「就憑你?莫說我不知道施救之法,就算知道,我也不會救你!」

這話本只是氣話,哪知那人聽了之後神色大喜,一把抓住了畢修明的胳膊,興奮道:「師兄,你聽到了沒?她果然是有辦法的,快,把她抓過來,讓她救我!我不想淪為廢人!」

畢修明神色陰晴不定,好片刻才緩緩點頭,安慰道:「好,她若敢不救你,我就廢去她的修為,讓她給你當婢女使喚,伺候你一輩子!」

說罷,慢慢地起身,轉過身一臉陰沉地盯著紫陌。

紫陌的俏臉上浮現出煞氣,冷漠地回望過去。

「這是幹什麼?」陳學書站出來打圓場,「畢修明你應該知道剛才這位姑娘說的只是氣話而已,而且她也算是救過我們一命,若非她與楊兄聯手演了一出好戲。我們現在還依然被姚河姚溪控制著,你不知恩圖報就罷了,難不成還要對她動手?」

「救我們一命?」畢修明冷笑,「若不是她與那兩個天狼賊子之前一起攻擊,我們又怎會淪為別人的監下囚?她救我們?那也只是她的自保之策!她救的只是自己。陳學書,我知道你好脾氣,但這事,你別管!」

陳學書眉頭一皺。雖然他不喜歡畢修明。但不得不承認,畢修明說的這番話,確實是事實!

紫陌之前帶領妖獸攻擊過這裡的所有人,他們會被姚河姚溪控制,紫陌也有很大的責任。剛才與楊開一起斬殺姚河姚溪,紫陌確實只是出於自保的考慮。並未想要救下誰。

正是因為知道畢修明說的是事實,陳學書才感覺有些難做。一方面,他也不喜歡紫陌。另一方面,他知道紫陌和楊開是一起過來的,兩人之間肯定有交情。幫誰都不是。

陳學書有這種顧忌,其他人又何嘗沒有,無論是萬花宮的四個少女還是夜青絲和周霸師姐弟,都沉默不語,選擇兩不相幫。靜觀事態的發展。

因為他們沒有人摸的清楊開與紫陌到底是什麼關係。

見無數雙眼睛朝自己望來,楊開冷笑一聲,盯著畢修明道:「你想廢她修為,還想她給你師弟當婢女?」

有人要打紫陌的主意,他自然不能作壁上觀,再怎麼說,紫陌現在也是受控於他。

「若她不能將我師弟恢復如初,這就是她的命運!」畢修明神色陰霾。

「你師弟怕是沒這個福氣!」楊開淡然地笑著,「她已經是我的婢女了!」

紫陌酥胸一陣起伏!卻又不好反駁,說她是楊開的婢女已經抬舉她了,生死都掌握在楊開手上,她有什麼好說的?

雖然咬牙切齒,但紫陌卻又覺得這男人可惡的讓人恨不起來,因為這個人,現在是在為自己出頭。

其他人聽了這話卻是一陣愕然,因為他們見紫陌竟沒有反駁,一個個瞪大了眼珠子看看紫陌,又看看楊開,滿眼的不可置信。

他們這些人,淪落到姚河姚溪手上,屈辱地活著,受盡折磨,可楊開與紫陌的關係卻是反了過來。這是什麼情況?他怎麼做到的?

冷珊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太自然的表情。嚴格說起來,她與紫陌的地位是一樣的。

「我的婢女,生死只有我能決定,你還沒這個資格。」楊開早就看畢修明一肚子不爽,此刻正好一併發泄了出來。

「呵呵……」畢修明冷笑著,鄙夷地看著楊開:「看樣子你是被這天狼的妖女迷的神魂顛倒,不知自己應該站在哪一邊了。你這般為她說話,難不成你已成了她的裙下之臣?也是,這女人一看就是個狐狸精,人盡可夫的婊子,讓你玩弄幾次也沒什麼可以損失。」

女子們的眉頭全都皺了起來,畢修明這話說的太露骨太難聽,任誰都有些接受不了。

紫陌氣的花容失色,嬌軀簌簌發抖,雖然她看起來確實放蕩,言語行動上也多給人這種錯覺,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她還是個如假包換的少女。

「你讓開,我要殺了他!」紫陌緊咬著貝齒,怨毒地盯著畢修明,神色冰冷。

被人羞辱到這份上,已經沒有緩和的餘地了。

「你不能動手!」楊開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畢竟是天狼的人,就算實力比畢修明要高,也能勝得了畢修明,可一旦與畢修明動手,大漢那些人不可能坐視不管,到時候事情很難收場。

「我不管!我要他死!」紫陌有些發狂,真元在體內狂暴不安。

「滾一邊去!」楊開怒喝。

紫陌神色一呆,怒火不由降了許多,她聰慧伶俐,自然知道楊開在顧慮什麼。冷珊察言觀色,趕緊衝上前將紫陌拉開。她們兩人都受過神魂被折磨的痛楚,也清楚楊開的脾氣,真要是拂了他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