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六十六章 趕盡殺絕

第兩百六十六章 趕盡殺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匆忙間被制,然後又被拋回,少女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直直地朝地面落去。

後面追過來的一群人見到此景,皆都神色大振,奔襲中四散開,待少女落下地面之後,眾人已將她團團包圍。

「小蹄子!這下我看你往哪跑!」為首的一個大漢咬牙怒喝,滿臉煞氣。

其餘人皆是嘿嘿冷笑,更有好幾個人上下打量著少女嬌柔豐滿的身軀,眼中閃過一兩絲隱蔽的淫光。

楊開察言觀色,將這群人的神色看在眼中,臉色驟然陰冷下來。

這群人……不是什麼好東西!

少女神色憤懣,緊咬著紅唇,萬分忌憚地看著周邊的大漢,動也不敢動。她的實力不算多強,只有離合境頂峰而已,現在被人包圍,哪裡還能逃脫。

水濛濛的一雙大眼朝楊開那邊望去,尖聲罵道:「你混蛋,你無恥,我詛咒你不得好死,神魂俱滅,天打雷劈……」

要不是被楊開丟回來,她現在已經衝進藥王谷,早就安全了。想到此處,少女又是委屈又是憤怒。

楊開輕哼一聲,轉身就走!

他雖然知道這一群大漢不是好貨,可少女剛才的做法也讓他微怒,打定主意要嚇唬嚇唬她。

一見他如此絕情無義,少女渾身一片冰涼。

見楊開欲走,那幾個包圍著少女的大漢互相交匯了一下眼神,當下有兩人悄無聲息地竄了出去。手持利劍鋼刀便朝楊開摸了過去。

不管這兩人是不是表哥表妹的關係,既已被他撞見,就沒有留下活口的道理。

少女正欲開口提醒,一柄利劍便已架在了她的頸脖上,冰涼的感覺傳來,少女立馬將提醒的話咽回肚中。

兩個大漢都是離合境頂峰左右的實力,與少女境界差不多。速度如風,很快便來到楊開身後,兩人手上的武器盪起一片森冷的幽光。直朝楊開要害處擊去。

少女忍不住驚呼一聲,一雙大眼睛都眯了起來,長長的眼睫毛抖動不已。這一刻她不禁有些後悔。

自己真的不應該把這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拖下水的,剛才也實在是被追的太急了,腦海中靈光一閃,也就那麼喊了一聲,卻不想連累他遭此橫禍。

正往前走去的楊開背後彷彿生了眼睛,在那武器及身之前,身子猛地往前飄了出一截,神奇地避開了兩人的襲擊。

轉過身,楊開淡淡地看著兩人,嘴角慢慢上挑。詭異地笑了起來。

這番變故驚得兩個大漢冷汗直冒,當下也知道這少年實力不弱,大喝一聲,元氣催動,施展殺招朝楊開襲去。

半空中暴起兩道拳影。兩個大漢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身子便被一股大力衝撞的往後飛去。

半空之中,齊齊嘔血不止,待落下地面之後,已命喪黃泉。

「桀桀桀桀……」地魔怪笑出擊,在那異地之中。他沒發揮出多少作用,如今好不容易出來了,自然是要大展身手。

黑氣破空而出,在那兩個死人的身上打個轉又飛了出去。

那為首的大漢見自己的兩個手下瞬間斃命,也是面色大變,長劍架在少女的頸脖上,冷喝一聲:「上!」

餘下諸人皆都不禁吞了吞口水,齊齊怒吼,兇猛地朝楊開竄去。

「桀桀……」地魔又襲來,幾個人被這詭異的秘寶驚得麵皮直跳,當下便分出一人與地魔的破魂錐戰做一團,其他人余勢不減地襲向楊開。

碰碰碰……

三聲悶響,剛衝到楊開身邊的大個大漢都是不由自主地應聲飛出,每個人的胸口處都塌方一般地凹陷下去。

自進入異地這一年來,與楊開交手的皆是各大小勢力的精英弟子,這些精英弟子每一個都有越階作戰的能力,每一個都能斬殺超過自己境界兩三個甚至更多小層次的敵人。

但是這些精英在楊開手上依然處處吃癟,就連實力最強橫的武乘儀都難逃一死。

現在碰到的這些雜魚,哪裡會是楊開的對手?

一人一招,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實力低一些的直接斃命,稍微強一點的也是倒地不起,徹底失去作戰的能力。

三人的身體剛落下地面,地魔便很沒節操地拋下自己的對手,直接去攝取別人的神魂了。

地魔的那個對手甚至還沒來得及逃跑,便被楊開一把抓了回來,雙手卡住他的腦袋,狠狠一擰。

咔嚓一聲脆響,這個人的頸脖直接斷裂,身子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丟下這人的屍體,楊開神色冰寒地朝那劫持少女的大漢一步步走了過去,一身真元透體而出,衣衫無風自動,宛若一尊威風凜凜的殺神。

少女嘴巴圈成了一個圓形,驚異地看著楊開,似是沒想到這個被她拖下水的少年實力如此強橫!

他看起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怎麼這麼厲害?

她閃爍不已的大眼中已有一層深深的懼意和驚駭。相比較這群追了她好些天的敵人來說,楊開才更象是無惡不作的惡徒,血染滿身的儈子手。

他殺起人就象是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輕鬆,從始至終那冷峻的神色都未曾變過絲毫,眼睛更是沒眨過一次。

人命對他來說輕如鴻毛,根本未被他放在心上。

少女膽戰心驚,那個劫持她的大漢何嘗不是如此?

他雖然有真元境四層的實力,此刻也是肝膽俱裂,神魂皆冒。自己的幾個手下實力他最清楚不過,單對單,他也可以解決,但根本不可能象這個少年這麼輕鬆,這麼寫意。

「這位朋友,一切都是個誤會!」為首的大漢額頭上滲出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