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六十九章 你怎麼知道的

第兩百六十九章 你怎麼知道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董輕煙說的煞有其事,言之鑿鑿,但楊開哪裡會信她?

「真的?」楊開笑的更詭異許多。

「我騙你幹什麼?」董輕煙挺起胸脯,用手拍了拍道:「放心,我保證你能接近想要去的地方!」

「嘿嘿……」楊開一陣皮笑肉不笑,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董輕煙。

這笑聲既淫褻又邪惡,董輕煙不禁起了一胳膊的痱子,悄悄吞了口口水,怯怯道:「你笑起來怪嚇人的。」

楊開一整臉色,也不再與她兜圈子,開口道:「跟我說說,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哪些?」董輕煙裝糊塗,神色頗有些不自然。

「知道我要去什麼地方。」楊開眯眼看著她,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不要告訴我這是你哥哥跟你說的,董輕寒不會這麼沒分寸!」

在董家藥行中,他跟楊開談話之前就把董輕煙給支走了,顯然不想讓她知曉楊開的身份,現在又怎會無緣無故地讓她牽扯到其中來?

而且兩人分開才不到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前董輕寒束手無策,才這麼大一會功夫他怎麼可能就想到辦法?

再加上這鬼靈精怪的表妹眼珠子亂轉,楊開要是看不出問題才有鬼了。

「真是我哥哥告訴我的。」董輕煙一口咬定。

楊開嘿嘿一笑,一把抓住董輕煙的胳膊,將她朝外拖去。

「幹什麼……你幹什麼!」董輕煙死活不肯走,驚恐大叫。

楊開皺了皺眉頭:「你再叫我就把你打暈了!」

董輕煙趕緊閉上嘴巴,卻用盡全力往後退,奈何她實力比楊開低上不少,哪裡能退得掉?眨眼功夫就被拖到了門口。

「你到底要幹什麼呀?」董輕煙可憐兮兮地看著楊開,一臉的祈求。

「把你送回董輕寒那,我相信他肯定還沒走!」

「不要啊……我好不容易跑出來的。把我送回去我就完蛋了!」董輕煙大驚失色。

楊開咧嘴一笑:「那你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好好好,我告訴你!」

楊開這才鬆開她。

董輕煙恨恨地瞪了楊開一眼,揉了揉被抓的生疼的手腕,慢條斯理地整理下凌亂的衣衫,這才氣鼓鼓地坐回床上。

「說吧,要是你敢撒謊,我真把你送回你哥哥那。」楊開正色道。

「我自己偷聽到的。」董輕煙悄悄地打量楊開。見他面色一沉。連忙補充道:「我沒騙你,真是我自己偷聽到的。」

楊開笑笑,道:「你怎麼偷聽到的?你不過離合境頂峰,如何能瞞得過風雲雙衛的神識?」

在與董輕寒談話的時候,風雲雙衛可是一直在監察附近的動靜,如果董輕煙那時候真的在偷聽。肯定逃不過那兩個老傢伙的查探。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董輕煙一臉的洋洋得意,坐在床沿邊,兩隻小腿來回晃蕩。

見楊開一臉的不信任。董輕煙頓時不樂意了:「我可是董家的千金小姐,身上豈會沒有一兩件防身的秘寶……呃……」

「秘寶?」楊開眉頭挑了挑,一臉的意外。什麼秘寶能瞞過神遊境高手的神識?而且風雲雙衛的實力已經在神遊境後期了,大概是七八層的樣子,能瞞過他們,這秘寶的作用可真不小。

察覺自己說漏了嘴,董輕煙一臉的懊惱之色。遲疑地望著楊開,小聲道:「我給你看看可以,你別搶我的。」

楊開哭笑不得,悶不做聲地點頭,他對那所謂的秘寶也挺好奇。

見他答應,董輕煙這才鄭重至極地從懷裡摸出一塊古玉來。

楊開定眼看去,只見這塊古玉色澤暗黃,似是渾然天成,但玉中卻有一些交錯的紋路,顯然是被人煉製出來的。

董輕煙往內灌入元氣,楊開眉頭一皺,發現她一身氣息竟在剎那間消失無蹤。

董輕煙道:「你還未到神遊境,沒有神識的話,是體會不出這件秘寶的妙處的,不過我真的不騙你,就是用它,我才瞞過了那兩個老頭子。」

她說話的時候,楊開已經放開神識在她周邊查探一番了,發現確實如她所說,神識漫過,她所在地方根本沒有絲毫異常,若是閉著眼睛的話,根本察覺不出這裡還有一個人。

這個秘寶,倒是有些意思!

「收起來吧,以後可千萬別在陌生人面前暴露了這東西。」楊開正色叮囑。

董輕煙嘻嘻一笑:「財不露白,我又不是笨蛋!」

一邊說著,一邊將古玉收了回去。

「你都聽到多少?」楊開含笑詢問。

「差不多……全聽到了。」董輕煙吐了吐舌頭。

「那你知道多少?」

「我知道你要去那個地方,我還知道……你真的是我表哥……」董輕煙挺無語的,當日就那麼隨口一喊,喊的還真准。

「你之前說,有辦法讓我接近那裡,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董輕煙連連點頭,眼珠子一轉,道:「不過我現在不會告訴你方法的。」

楊開頓時樂了:「有條件?有條件就提!」

「別讓我哥哥把我抓回去!」董輕煙趕緊說道。

楊開皺眉不已,他早就看出來這丫頭是偷偷跑出來的,董輕寒會現身藥王谷,估計也是追著她過來的。雖說自己與董家有些親戚關係,但這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自己哪好做主?

前些日子她還被一群惡人追逮,真要有個三長兩短,董家豈會善罷甘休?

「表哥啊……」董輕煙見他沉吟,扮出一副可憐的模樣,搖晃著楊開的胳膊,委屈巴巴,「在家裡快悶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