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七十八章 冤家路窄,怨魂不

第兩百七十八章 冤家路窄,怨魂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整天的功夫,香姨都在爐火前忙著,時不時地往葯湯里丟點藥材,直到傍晚時分,她才輕喘著氣,一身香汗淋淋,告訴楊開吸收完藥力就可以出來了,這才離開房間回去休息。

楊開又在裡面泡了一整夜,將湯藥里的藥力吸納的涓滴不存。

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閉目打坐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境界提升了那麼一點點,體內的真元也精純了一些,最顯著的改善便是經脈和血肉。

香姨白天說過,那一爐葯湯的最主要作用,就是從根本上改善一個人的經脈,讓之以後修鍊起來更容易地淬鍊元氣,更簡單地讓元氣變得凝實純凈。

這種好處暫時看不出來,但卻是足以影響一生的好處。

嘗試著運轉了下真陽訣,楊開赫然發現真陽訣的運轉速度比起以前迅猛了一些,而且吸納進身體內的天地能量,確實比往常要精純那麼一點點。

這種改變很微妙,但滴水穿石,聚沙成塔,長年累月地積累下來,效果必定不凡。

一爐湯藥,一套神奇功法,便能做到這種程度,簫浮生果然手段通天。

他的戰鬥力在這天下恐怕排不上什麼名號,但他卻是天下為數不多的玄級上品煉丹師,對煉丹之術的掌控已登峰造極。在煉丹中窺探到的這種種神奇手段,可謂是功參造化。

天明,簫浮生將楊開和董輕煙一併喚了過去。

並未傳授煉丹之術。而是傳下一套控制元氣的手段。

這與煉丹術有很大的關聯,因為煉丹師在煉製丹藥的時候,需要將自身元氣掌控的爐火純青才行,有道是差之毫厘,謬之千里,想要煉製出一爐好丹,微妙的元氣操控必不可少。

這種控制元氣的手段與任何一個武者也有很大關聯。在戰鬥之中,武技的施展都關係到元氣的操控。

任何一個強者,都會將自己的元氣精打細算。能用一份元氣釋放出一招武技,絕對不會耗費一份半!這種精打細算能讓元氣發揮出最大的功效,能讓一個武者支持最長的戰鬥時間。

所以無論是楊開還是董輕煙。都學的及其認真。

這一套手段是簫浮生自己在煉丹的時候摸索出來的,可以說是他最寶貴的經驗之一,毫無保留,全部授下。

這一番傳授,便是好幾天時間。斷斷續續的學習,楊開和董輕煙兩人將方法全部熟稔於心,差的就只是實踐了。

到了這個時候,楊開驀然想起簫浮生當日說過的另外一句話。

誰說煉丹就不能登臨武道巔峰?

簫老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洋溢著的是濃濃的自信。

單是這元氣操控的手段,練到極致便有可能窺探巔峰的奧秘。

楊開肅然起敬!簫老說的每一句話都大有深意。耐人尋味,可謂是字字珠璣。

接下來的幾日,楊開與董輕煙兩人都在熟練元氣的精妙操控,隨著時間的推移,楊開發現這樣的練習不但能讓自己更好地控制每一份元氣。更讓自身真元在無形之中慢慢融合精純。

真元境兩層的境界隱隱已到了巔峰,只差一線便可突破到三層的境界。

這一日,正當楊開和董輕煙在屋外通過自己的武技習練元氣控制之術的時候,赫然發現周旁諸峰都是熱熱鬧鬧的,許多人在那些山峰的崎嶇山路上行走奔回,其中有不少是藥王谷的弟子。也有許多外人。

「這是怎麼了?」董輕煙停了下來,好奇地看著周旁諸峰,「藥王谷怎麼來了這麼多外人?」

楊開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煉丹大會再過幾日就要開始了。」香姨和蘭姨漫步走了過來,柔聲開口解釋。

「藥王谷雖然平時不允許外面的人進入,但這裡畢竟與天下各大勢力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每到這個時候,都有很多人來到諸峰,拜訪各大長老。」

楊開和董輕煙這才恍然大悟,自進入雲隱峰到現在,兩人無憂無慮,深居簡出,日子過的特別快,都沒察覺煉丹大會即將開始的痕迹。

香姨輕笑一聲:「諸峰都很熱鬧,除了禁地丹聖峰和咱們的雲隱峰之外!」

「是啊,還是我們這裡清凈!」蘭姨也微微一笑。

董輕煙嘻嘻道:「若是師傅他老人家打開山門,保證那些人趨之若鶩!只怕諸峰馬上就要清凈了。」

香姨嗔了她一眼道:「那我跟你蘭姨兩人可要累死了,那麼多過往來客,端茶倒水的,哪裡能忙得過來?」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香姨和蘭姨對董輕煙也甚是喜愛,兩個美婦也是無兒無女,只把董輕煙當成自己的女兒來看,對她關懷備至。

小丫頭嘴巴也甜死人,並沒有因為她們是普通人和婢女的身份而輕視她們,甚得她們的歡心。

香姨的話音剛落下來,簫浮生的大門突然就打開了,大笑聲傳來:「看來我雲隱峰今日也清凈不得了。」

「師傅!」

「簫老!」

楊開和董輕煙連忙行禮,只見簫浮生笑容滿面地從自己的屋內迎出,龍行虎步,神采飛揚。

「師傅,什麼事這麼開心呀?」董輕煙走上前膩聲問道,楊開不禁起了一胳膊痱子,自己這個表妹在自己面前古靈精怪,但在簫浮生和香姨蘭姨面前卻乖巧無比。

「有朋自遠方來,我當然開心。」簫浮生哈哈笑道。

董輕煙眼珠子轉了轉:「我以為師傅您不喜歡別人來拜訪呢,原來不是這樣啊。」

簫浮生呵呵一笑:「那得看是什麼人了,來求我辦事的我自然不歡迎,可馬上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