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八十二章 萬葯潭底

第兩百八十二章 萬葯潭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團烏雲慢慢飄來,遮蔽了月華的傾瀉。

藉助這片刻功夫,楊開再次往前推進五十丈!

依然沒被人發現,楊開暗暗呼了一口氣。

幸虧董輕煙有這神奇的古玉,否則這一次還真不知道該怎樣靠近這裡。

「地魔,該你出手了。」楊開傳訊。

「老奴明白!」地魔迅速回應。

裹著破魂錐出動,地魔嗖地一下就飛了出去,動作也同樣小心翼翼。

等了不到十幾息的時間,丹聖峰頂上突然傳來一聲怒喝:「什麼人!」

聲音響起,四下人影竄動,刷刷刷十幾個人便追了出去。

一連串桀桀怪笑聲遙遙傳來,聽入耳中若鬼哭狼嚎,讓人遍體生寒。

那鎮守在萬葯潭邊的兩個神遊境原本並沒有追擊,聽到這個聲音之後不禁臉色一變,其中一人厲喝:「邪魔!」

兩人同時縱起,朝地魔遁去的方向追出。半空中,兩人交匯了下眼神,其中一個神遊境又匆忙返回,落在萬葯潭邊,只讓另外一人追了出去。

這短短片刻,楊開又趁機往前推進二十丈。

來不及喘上一口氣,楊開趕緊將懷裡藏著的東西取了出來。

這是一隻灰兔子,藥王谷內雖然沒有妖獸,可像兔子這種小動物卻是數量不少,這種灰兔子很容易就可以抓獲。

中了奴獸印,這隻小東西此刻也得聽從楊開的號令。

一個巧力。將兔子拋出三十丈遠,穩穩地落地之後,小東西不緊不慢地爬動起來,待再爬出十幾丈後,它才在楊開的命令下速度如風地奔跑。

鬧出來的動靜迅速被查探。

留守下來的那個神遊境高手眼中冷芒一閃,劈掌就朝動靜來源的方向打去,一掌擊出。整個人也如大鳥展翅,朝那邊飛了過去。

就在此時了。

楊開深吸一口氣,自創的步法展開。身形只是晃了兩晃,便直接來到萬葯潭邊,來不及看清這禁地到底是什麼樣子。一頭扎進萬葯潭裡,連個水花也不曾濺起。

留守下來的那個神遊境只追出百來丈,便將奔跑中的灰兔子一把擒住,捏著這隻掙扎的小東西,他暗暗搖頭,以為自己有些草木皆兵。

隨手又將兔子丟在地上。

刷刷刷,衣袂獵獵的聲響傳來,剛才追出去的十幾個人去而復返。

「怎麼樣?」

「追丟了,那邪魔速度很快,而且……給我的感覺很怪異。並沒有生機!」之前追出去的高手答道,眉頭一皺:「你怎麼在這?」

「聽到動靜過來看看,沒想到是一隻兔子。」

兩人對視一眼,忽然面色大變:「調虎離山!」

匆忙趕回,來到萬葯潭邊仔細查探一番。

萬葯潭沒事。丹聖遺像也沒事,一切都風平浪靜。

一群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剛才那邪魔到底想要幹什麼。但幸虧無事,這裡可是藥王谷的根基,若是真的出事了,不但是藥王谷的損失。也是全天下煉丹師的損失,這等罪過可不是他們兩個神遊境能擔當的。

……

萬葯潭並不深,大概只有十幾丈左右。

楊開落進潭水內,迅速下潛,潛入的過程中,無字黑書也已經拿在手上,直接翻到第五頁,待到譚底時,第五頁上的陡然顯現出一道豪光,將他全身包裹。

譚底處,一道道隱蔽的紋路浮現出來,楊開的身體直接穿過了譚底,落到更深的地方。

眼前一花,待楊開回過神的時候,四下已沒有了潭水,這裡是一個封閉的空間,雖然封閉,卻不悶人,而且能量濃郁,空氣中滿是芬芳的香氣。

裹在身體外的豪光迅速隱沒進體內,這一刻,楊開的腦海中多了一些東西。

沒有第一時間去查探,而是四下打量周邊的環境。

這裡應該是萬葯潭的下方,因為譚底那個神秘陣法的緣故,所以自己才能進來,一般人就算實力再強,潛入譚底也不可能發現這個地方。

怪不得藥王谷這幾千年下來也無法探明萬葯潭的奧秘,原來奧秘是隱藏在這裡的。

入目所見,讓楊開的雙眸熠熠生輝,精光四閃。

他發現不遠處有一口深井般的東西,井口大概只有臉盆大小,走到近前,只見井中儲藏著一些晶瑩剔透呈現出乳白色一樣的液體。

這口井的四周,布滿了一些神奇玄妙的圖案和文字,應該是一個深奧的陣法。

在此陣法的作用下,上方有一道肉眼可見圓柱形的能量,正如月華傾瀉一般連綿不斷地灌入井中。

能量的源頭所在,正是萬葯潭的底部,能量的盡頭,就是這口井。

湊到井口邊嗅了嗅,香氣撲鼻,這裡的香味正是井中這些液體散發出來的。

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沾了些液體放進口中,一股香甜的滋味在舌尖蔓延,這些液體瞬間就化作一股溫熱的能量,溢進四肢百骸之中。

楊開身軀一震,只感覺真元境兩層的瓶頸竟是在瞬間被打破,一舉邁進真元境三層。

無形的氣場蔓延開,楊開神色微變,生怕驚擾到萬葯潭上方的那些守衛。

可讓他意外的是,這封閉的空間將他晉陞的動靜完全阻擋下來,根本沒有蔓延到外面。

暗暗呼出一口氣,心道一聲好險。

「好東西!」楊開神色驚喜,這口井裡面的液體到底是什麼東西?效果居然如此顯著。

雖然早在半個月前楊開就隱隱覺得快到真元境兩層的頂峰了,也修鍊了這麼長時間,但此刻能夠突破還是多虧了剛才那些液體。

楊開相信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