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八十六章 掌門之危

第兩百八十六章 掌門之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求月票和推薦票……

啦啦啦,很久沒求過了……蒼雲邪地大肆進攻藥王谷,掠走藥王谷弟子上百人,甚至有三位長老都被生擒,前來藥王谷參加煉丹大會的煉丹師們也是損失慘重,不知失蹤了多少。

除此之外,各大勢力的弟子們死傷無數,藥王谷十二大峰,處處可見屍體,鮮血染紅了這一方凈土,谷中城鎮內,房屋倒塌無數,損失不可計數。

大地一片呻吟!

蒼雲邪地這次的動作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讓所有勢力皆震怒不已,中都八大家更是在第二日就派人前來,聯合各方人馬,商討反攻蒼雲邪地,奪回被擄走的煉丹師。

但簫浮生傳達出的一個消息,卻讓所有人震駭不已。

邪主回歸!

這是那個蒼雲邪地的神遊境高手在臨死之前說過的一句話。

蒼雲邪地,佔地面積實在太大了,裡面高手無數,邪魔遍地都是,正因它的龐大,所以在整片蒼雲邪地中,都是由六大邪王各自統管一個區域,分化而治,彼此間雖然都屬於蒼雲邪地,可一般情況下也不會互相干擾,井水不犯河水。

六大邪王之上,才是至高無上的邪主!

而這個邪主的位置,已經空了百餘年。

邪主這個位置可不是好坐的,六大邪王實力高超,不比中都八大家的頂尖高手差。手下能人無數,統管了蒼雲邪地這麼多年,也無人敢染指邪主寶座,可見邪主的要求是多麼嚴格。

百前年,蒼雲邪地曾經有過一位邪主,此人實力高深,功參造化。塗炭了無數生靈。最後還是中都八大家聯手出擊,盡遣高手,於狼泣崖將這人擊斃!

那一戰。八大家的高手也是死傷無數!

百年修養,這才堪堪恢復元氣。

但現在,蒼雲邪地居然又出現一位邪主。怎能讓人不震撼。

若是旁人說出這個消息,怕也無人敢信,無人會信,但這是簫浮生說出來的,情況就不一樣了。

整個天下瞬間風雲詭譎,氣氛緊張起來,各大勢力的探子頻頻出入蒼雲邪地打探可靠消息。

但得出的結果讓所有人都不敢置信。

蒼雲邪地,真是出現了一位來歷神秘的邪主!這人剛一出現,便以絕對實力收服了六大邪王,將整片蒼雲邪地盡握掌中。

局勢堪憂。人心惶惶。

……

雲隱峰,楊開與簫浮生辭別。

來藥王谷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已許久沒回凌霄閣,自然該回去。

簫浮生彷彿早知會如此,神色並未有太大波動。只是淡淡道:「雖知你來藥王谷另有所圖,但既進了我雲隱峰,便算是我雲隱峰的弟子了,日後若得閑暇,多回來看看。」

「是。」楊開心中有些愧疚,正色拜別。

夏凝裳有些捨不得。但知道楊開去意已絕,自然沒有挽留。

更何況,楊開昨夜就已經跟她說過了,並且還給她留下了一滴琉炎液和一滴洗魂露,萬葯靈液也留了許多,夏凝裳已到真元境七層之境,實力進展迅猛無比,留下來的東西可以助她很好地晉陞神遊境。

董輕煙那裡,楊開給了她一滴琉炎液,她應該很快就能突破到真元境,一滴琉炎液足以讓她的真元更精純一些。

不但如此,楊開將之前從煉丹真訣那窺探到的靈陣也教給了夏凝裳,經由她的手傳授給簫浮生。

相信有這個靈陣相助,簫浮生應該可以煉製出玄階之上的丹藥。

雖算不得真正的靈階丹藥,但也應該能滿足簫浮生的畢生心愿了。

簫老和香姨蘭姨待楊開都不錯,而他的回報,也只有這個靈陣。

下了雲隱峰,楊開步履匆匆,不惜耗費真元,風馳電掣般地朝凌霄閣趕去。

七八日後,楊開總算重返宗門。

踏入凌霄閣的瞬間,楊開便感覺這裡有些不太對勁。

整個凌霄閣竟瀰漫了一股淡淡的邪氣。

面色一沉,楊開的步伐加快了許多,一路走一路打量,赫然發現整個凌霄閣內竟是一片愁雲慘霧,到處都是戰鬥過後遺留下的痕迹,更有許多凌霄閣弟子行事匆匆,竟是攜帶包袱離開了宗門。

「這位師兄!」楊開看了許久都沒看出什麼名堂,趕緊攔下其中一個。

「幹什麼!」那人本有些面色不耐,待發現攔住他的人竟是楊開之後頓時神色愕然起來,「你是楊開?」

說話間,態度也拘謹了許多,一年前,楊開大戰白家白雲風的事情他也有所耳聞。

「宗門裡發生什麼事了?你這是要去哪?」楊開急忙問道。

「不好說。」那人面色訕訕,掙脫了楊開的束縛,口上道:「你還是自己去問掌門和長老們吧。」

一邊說著一邊急匆匆地離去。

楊開眉頭一皺,正在此時,心中忽然有所感應,抬頭望去,只見遠遠地一道潔白的身影飛了過來。

正是蘇顏。

一如以往,蘇顏依舊冰冷靚麗,一年不見,她的實力又強大了很多,隨著實力的強大,她身上那種冰冷的氣場也比以往更加強盛,冰冷出塵的氣質,足以將世間萬物冰封,唯有在與楊開四目相對的時候,眼中才有一絲溫柔划過。

帶著一股香風,她落到了楊開面前,精緻的臉蛋上展現出一絲笑容:「回來了?」

楊開微微點頭,急切道:「這裡怎麼了?」

蘇顏明亮的眸子一黯,伸手抓住楊開的胳膊道:「出了些變故。邊走邊說。」

說話間,身子騰空而起,楊開也運轉真元,與其一起飛去。

感受到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