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兩百九十六章 妖冶女子

兩百九十六章 妖冶女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說話間,便將古盾收回體內,雙手迅速地打出結印,一道道不同屬性的能量波動突然從她體內冒了出來。

風雲雷電四大屬性齊聚,在她身邊匯聚成一股可怕的能量。

她深深地注視著楊開,深邃的美眸中一片不服氣的傲慢。

「沒功夫陪你玩!」楊開怒喝一聲,隨手劈出一道劍芒,原地騰空而起,便要離開此處。

但被秋憶夢這般一耽擱,一個距離稍近的神遊境已經趕到了,人未顯行,一道攻擊已遙遙打了過來。

楊開心中暗罵,一邊躲閃一邊迅速施展出萬劍歸一的前半招。

錚地一聲輕響傳來,身體四周陡然多了無數道劍氣,修羅劍揮動中,這無數道劍氣一半護在身體四周,一半朝前方激射,想要打開個缺口。

「留下來吧!」一個聲音從側旁傳來,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敢對大小姐不敬,自尋死路!」

蠻橫的攻擊打來,漫天劍氣全部粉碎,不但如此,楊開的去勢也被壓得微微一頓。

前方人影一閃,一個神遊境六層的高手已擋住去路,目光冰冷地朝楊開望來。

「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楊開怡然不懼,冷笑一聲,身體外圍再次出現無數道劍氣,鋪天蓋地朝那邊打過去,與此同時,一片片血紅色的花瓣突然自身體中飛出,每一片都是一道無比鋒利的殺伐利器。

千蕊血海棠!

自煉化這件落花教的鎮教秘寶之後,楊開便一直沒有動用過。直到此刻。終於不得不拿出全部的本事。

足足一千片血紅色的花瓣包裹在身體四周,心念傳達,如臂使指,化為漫天飛舞的紅色光芒,朝那神遊境六層高手襲去。

「天級秘寶!」那人眼力高明,一眼就看出千蕊血海棠的不凡之處,心中掀起一陣驚濤駭浪。神遊境的實力毫無保留,一身濃郁精純的真元迸發,雙手推出。一座大山般的虛影突然在他面前出現,當頭朝千蕊血海棠鎮下。

嘩啦一聲,千片花瓣全部崩散。四散飛去,那大山般的虛影也是在半空中晃了一晃,突然暗淡下來。

趁此機會,楊開已持劍殺到,一劍劈下這神遊境六層的高手,對方才剛施展出一招及其消耗真元的武技,此刻完全沒喘過氣,感受到修羅劍中的邪戾之氣,面色大變,倉皇躲閃。

哪知楊開只是虛晃一招。直接擦著他的身子便飛了出去。

「哪裡跑!」秋憶夢的嬌喝聲傳來,夾帶著一絲得意和冷厲。

一股龐大的牽扯力突然從後方傳來,楊開不由自主地身形一頓,扭頭看去,只見秋憶夢那邊風雲雷電四大屬性聚集的毀滅性能量。彷彿變成了一處泥濘的沼澤,牽引著他的身體,讓他根本無法掙脫。

「賤人!」楊開臉色大變,揮手一劍斬去,身旁的無數劍氣齊刷刷地朝秋憶夢激射過去。

秋憶夢不為所動,嘴角噙著好看的微笑。那一面古樸的盾牌再次出現在她面前,替她擋下楊開的攻擊。

但,那散落在外的千片花瓣,此刻卻已無聲無息地朝秋憶夢包夾。

「秋姐姐快躲!」駱小曼一邊開口提醒一邊雙手揮動,打出一道又一道的玄光,光芒閃出,在半空中幻化出各種各樣的武器,與千蕊血海棠碰撞交鋒。

「你走了不了,乖乖的束手就擒!」秋憶夢淺笑嫣然,一邊與楊開爭鬥一邊揚聲喊道。

「不錯,邪魔小兒,你今日走不了了!」兩道身影左右飛來,正是另外兩個神遊境趕到。

楊開面色陰沉到極點,心中也湧上一股淡淡的無力。

面對一個神遊境,他就要實力全開,用盡秘寶和手段,才有那麼一點逃生的機會,現在對方三個全過來了,如何抵擋?

實力,還是實力不夠!真元境三層,真的有些不夠看!

那兩個趕過來的神遊境一點也不客氣,一邊說著話,一邊猛地朝楊開推出各自的武技。

楊開勉力招架,卻依然無法防護周全,胸口和肩膀同時被拍中,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疼痛難忍,斷線風箏似的掉落下來。

踉蹌起身,四面八方已經被團團包圍,三大神遊境,外加秋憶夢和駱小曼,皆都面色不善地朝他看來。

在望著他手上的修羅劍時,就連秋憶夢都不禁生出些覬覦的念頭,其他幾人更是將佔有寫在眼中。

還有那飛舞在周邊的千蕊血海棠,無論哪一樣都是重寶!

「這下你跑不了了吧?」秋憶夢譏笑地看著楊開,三大神遊境更是神色不善,冷哼一聲,同時施壓。

「邪魔小兒,自廢修為,要不然老夫親自動手!」其中一個神遊境冷厲地喝道。

逆境之中,楊開嘿嘿冷笑,一身邪煞魔氣翻滾不定。

雖然已被包圍,但也不是全無逃脫的機會,楊開思付著若是此時突然施展不屈之敖,再動用陽炎之翼,該有幾分逃脫的把握。

陽炎之翼飛動起來的速度,比起一般的神遊境要快很多,只要能應付下他們的第一波的攻擊就可以了。

自己有萬葯靈乳,就算受傷也能很快痊癒。

關鍵是能應付下他們的第一波攻擊么?而且還是聯手的攻擊,楊開眉頭緊皺。

「還不動手!」那神遊境高手見楊開遲遲沒有動作,當下有些不耐煩,沉聲怒喝,仰首闊步朝前踏出一步。

正當楊開打定主意冒險一搏的時候,那三個神遊境高手突然面色齊齊一變,如臨大敵地抬頭朝天看去。

楊開也是眉頭一皺,他感覺到一股強橫的壓力自不遠處傳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