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九十七章 牡丹花下死

第兩百九十七章 牡丹花下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銀光閃過,剛才把楊開逼得走投無路的三大神遊境宛若麥子一般倒在血泊中,竟是毫無反抗之力,在迷茫中齊齊被殺。

銀光去勢不減,欲要將秋憶夢和駱小曼也趕盡殺絕。

生死危急關頭,秋憶夢精緻耳垂下佩戴的耳環上散發出一道幽光,幽光衝進她的腦海,瞬間讓她清醒過來。

電光火石間,秋憶夢連忙將自己的那面古盾取出,擋在前方。

叮地一聲,秋憶夢口吐鮮血倒飛出去,銀光總算被攔下。

女子眉頭一皺,嬌軀簌簌發抖,紅艷艷的殷唇幾欲滴血,似乎剛才動了一下真元,讓她越發難以忍受現在的狀態。

也沒再繼續出手,她急忙提著被絲帶捆住的楊開,縱身離去,竟是有些迫不及待。

駱小曼臉色紅潤,一雙美眸迷離,喉嚨里不斷地傳出壓抑而**的輕微呻吟,兩條美腿緊緊地夾籠在一起,無邊的快意好似電流蔓延,讓她下身麻痹,嬌軀不自主地輕顫,小腹內很快便滾出一灘滾燙瑩白的瓊漿玉液,打濕了底褲。

一聲高亢壓抑頻死般的呻吟從她口中傳出,駱小曼渾身一軟,直接跪倒在地上,雙腮泛紅,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酥胸上下起伏,享受著高峰之後襲來的陣陣餘韻。

「小曼……咳咳……」秋憶夢倒在一旁虛弱地呼喚著。

「恩……」駱小曼這才猛地回過神,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和下身的潮濕。當即驚的花容失色。

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剛才那個身穿紅衣的女子只是開口說了一句話,她便陷入了夢幻旖旎的幻境之中,在那幻境內,她拋棄了自己的自尊和羞澀,彷彿變成了欲求不滿的深閨怨婦,索求不斷。極盡放肆的本能。

而那索求的對象,竟是她們一群人追殺到這裡的楊開!

回想起剛才的那一幕幕,駱小曼羞憤欲絕。一雙美眸顫抖著,很快便閃過無邊的恨意和恥辱!

「小曼……過來扶我一把!」秋憶夢一身真元翻滾,氣血逆流。根本動彈不得,見駱小曼還傻在那裡不動,不禁又喊了一聲。

「哦……」駱小曼這才踉蹌起身,風吹來,下身處一片涼颼颼的,淡淡的冰涼又帶來一些酥麻的快意,讓她身子微微一顫。

「你怎麼了?」秋憶夢疑惑地看著她,似乎覺得她有些不對勁。

「沒……沒什麼!」駱小曼匆忙答道,紅著臉趕緊走到秋憶夢身邊,在她的指示下從她懷裡取出一瓶丹藥。從中倒出一粒塞進她的嘴中。

怔怔地看著面前那三個神遊境高手的屍體,駱小曼一陣後怕。

好半晌,秋憶夢才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秋姐姐,那女人是誰?」駱小曼抱著自己的膝蓋坐在地上,弱不禁風。心有餘悸地問道。

秋憶夢緩緩搖頭:「不知道,但不管是誰,這都是一個妖女,下次再碰到,定要小心。」

「喔……」駱小曼有些心虛地應了一聲。

單純的一句話,便讓一個不諳人事的少女變成了怨婦。明顯那女子修鍊了什麼不得了的媚功,會修鍊媚功的女人能好到哪去?

不多時,分散在四周的十幾個真元境總算趕了過來,他們也是聽到這邊有打鬥的動靜才被吸引的過來。

白雲風也在其中,這小子運氣不錯,不但沒在崩壞的虛空甬道中隕落,也沒遇到剛才的大戰,幸運地撿回一條命。

雙方一匯合,互相了解了下彼此的情況,秋憶夢一顆芳心頓時沉入谷底。

自己這邊只剩下不到十個人了,而且三個神遊境全部被殺!

「先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然後再做打算!」秋憶夢從容不迫地下達命令。

……

虛空中,一道紅影掠過。

正是剛才的那名妖冶至極的女子,她的實力確實很強,飛行的速度快如疾風,楊開被她用一條粉紅色的絲帶束縛著,渾身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只能被動地被她提在手上。

才離虎穴,又入狼窩了,楊開心想。

這女人殺那幾個人的時候眼皮都不眨一下,不問緣由直接出手擊斃,分明不是好說話的人,但她為什麼把自己擄走呢?

楊開百思不得其解。

暗暗催動真元,卻發現一身真元也提不起來,唯獨只有神識可以動用,但在這等高手面前,楊開哪敢輕易放出神識。

「別費力氣了,中了我的吹魂香,你只會全身無力,真元封鎖,除非你實力比我高!」頭頂上傳來那女子酥軟的聲音,楊開的心臟不爭氣地猛跳幾下。

「吹魂香?」楊開咧嘴一笑,「好名字!」

這名字怎麼聽起來跟媚葯一樣?楊開心中暗罵,果然是個放蕩的妖女,而且剛才她分明臉蛋泛著淡淡春情,好似**涌動的模樣,這次落到她手上,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吸干一身真元,脫陽而死!

楊開本能地覺得這女人應該是修鍊了什麼采陽補陰的邪惡功法。

真要是這麼死了,也太悲慘了!

「你不知道吹魂香?」那女子微微有些詫異。

「我應該知道?」楊開不答反問,旋即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下心頭翻滾的氣血:「算了,你還是先別跟我說話,我怕我把持不住把你給上了。」

女子本來忍的及其艱辛,聽到楊開這般大言不慚又放肆大膽的言辭,竟是不禁咯咯一聲媚笑,美眸微微往下掃了一眼,暗想這小子竟然不知道吹魂香的大名,難道不是聖地的弟子?

這一眼掃過去,正看到楊開也抬頭朝她望來。

女子巧笑靚兮,泛著紅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