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百九十九章 破盡天下媚功

第兩百九十九章 破盡天下媚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抿了抿嘴,暗暗留意著扇輕羅那邊的變化,心中也是警惕萬分。

從她的三言兩語中,楊開不難推斷出,此刻是她的危機關頭,也同樣是自己的危機關頭。

她把自己抓過來,只是為了以防萬一,一旦她抵擋不住修鍊功法突破時的誘惑,自己鐵定要被她給采了,至於結果……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肯定不會太好,要不然她為何那麼嚴肅地叮囑自己。

楊開臉色陰沉地考慮著出路。

山洞內忽然氤氳的光芒大放,抬頭看去,只見扇輕羅嬌軀內真元涌動,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能量自她渾身要穴中噴薄而出,這一股股真元與空氣一接觸,似乎產生了什麼不得了的變化,轉變成一條條晶瑩潔白的絲線。

這些絲線千條萬縷,垂散在扇輕羅身體四周,將她團團包裹。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絲線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

楊開看得眉頭直跳。

這些絲線……感覺很像蜘蛛絲,又像是蠶絲,條條縷縷的充滿了彈性和韌性,每一條中都蘊藏了澎湃的能量。

前後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扇輕羅整個人都被這些絲線給包裹住了,妖媚的絕世容顏消失不見,曼妙的嬌軀也隱沒進那些絲線之中。

楊開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個宛若蠶蛹般的潔白橢圓。

又似乎是一頂帳篷,將扇輕羅籠罩在其中,她的美妙嬌軀倒影在這個橢圓形的蠶蛹一面,朦朦朧朧,讓人看不透徹。

若有若無的香氣慢慢地在山洞內蔓延開來,香氣吸入鼻孔,楊開的心跳慢慢加速。血液緩緩沸騰,呼吸也逐漸粗重起來。

這些從扇輕羅身體內散發出來的體香,赫然就是最純凈的媚葯!

察覺不妙,趕緊運轉真陽訣,緊守心神不動。

越是抵擋越是艱辛。

正辛苦萬分的時候,扇輕羅那邊居然傳來了一陣陣壓抑的呻吟和呢喃。

聲音入耳,楊開的雙眸瞬間迷茫空洞。

周圍的景象一陣變幻,昏暗的山洞不見了。跳躍的火光消失了。眼前晶瑩潔白的蠶蛹和裡面的扇輕羅也同時無影無蹤。

自身所處的位置,忽然變成一間香氣瀰漫,花瓣紛飛的房間中,腳下的土地也鋪上一層華貴的艷紅地毯。

耳畔邊傳來一陣陣咯咯嬌笑,舉目四望,只見身體四周圍繞著十幾個穿著暴露的妙齡少女。這些少女只以一些薄紗覆蓋住了自己的關鍵部位,嬌嫩美妙若隱若現。

靡靡之音響起,十幾個少女齊齊沖楊開莞爾一笑。圍繞著他載歌載舞。

這些妙齡少女燕瘦環肥,體態各異,但無論哪一個都是美艷動人。無塵無垢,或青澀嬌羞,或豪放火辣,或嫵媚動人,或典雅恬靜……

妙齡少女們一邊圍繞著楊開翩躚起舞。一邊含情脈脈地朝他望來,極盡討好之本能,將最動人的一面展現,喉嚨里發出壓抑的呻吟,紅唇蠕動間,散發著無限的渴望。

楊開的呼吸陡然急促!

這糜爛淫穢的場景,似乎能將一個人潛藏在最心底的慾望挖掘出來,讓人變成失去理智的野獸。

喉嚨里發出一聲低吼,楊開不顧一切地隨手抓起身邊一個少女,在她的尖叫驚呼中,將她撲倒在地。

少女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強忍著疼痛,卻依然柔情蜜意地看著楊開,呢喃的呻吟從她口中哼出,伸出兩隻粉嫩柔荑纏上了楊開的脖子。

楊開咧嘴朝她一笑,神色掙扎間,一拳轟在她的腦袋上。

一拳打出,周圍十幾個少女全部消失。

楊開一身衣衫瞬間被汗水浸濕,心中忍不住一涼。

這種旖旎美妙的幻覺實在是太考驗一個人的心智了,好在楊開雖然也受到影響,卻在緊要關頭清醒了那麼一霎。

本以為破了這個幻境,但當楊開再站起身的時候,卻發現剛才的場景並沒有變化,十幾個妙齡少女雖然不見了,但在那大殿中赫然多了一張掛著帷幕的香床。

香床上,一個身材豐腴的女子慵懶地斜躺著,一隻手撐著自己的腦袋,正巧笑盈盈地朝這邊望來。

透過那朦朧的帷幕,楊開看到她似乎渾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薄如蟬翼的絲紗。

咯咯的輕笑聲從那邊傳出,香床上的女子對楊開輕輕地招手,那一聲聲呢喃蘊藏著無窮的魔力,將楊開才恢復的神智再次拉入泥沼之中。

猩紅著雙目,鼻息粗重地走到香床邊,粗魯地撕開那粉紅帷幕。

入目所見,扇輕羅赫然就斜躺在那香床上,這妖女身材豐腴,一身肌膚晶瑩剔透,雪白無暇,曲線玲瓏,豐臀高高挺起,一頭青色有一半覆蓋在上面,將那完美的線條勾勒,讓人血脈賁張。

她吃吃地笑著,緩緩起身,眼眸中含著萬種風情,將楊開拉到香床上,緩緩地放倒。

楊開毫無反應,任由她擺布。

扇輕羅眼中含情脈脈,騎跪在楊開的身上,緩緩地替他褪去全身衣衫,臉蛋上紅暈朵朵,醉霞片片,似乎既嬌羞又渴望。

寬衣解帶,吐氣如蘭,扇輕羅嬌喘連連,緊咬著紅唇,微微擺動臀部,一點點地坐了下去。

柔軟濕潤的感覺傳來,楊開的雙眸忽然抖動了一下。

陰陽合歡功不由自主地運轉,胯下突然傳來一股兇猛的吸力。

騎坐在他身上的扇輕羅發出一聲凄厲萬分的慘叫,所有的幻境瞬間崩潰。

猛地睜眼,楊開渾身大汗淋淋地端坐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息。

抬頭看去,只見不遠處,扇輕羅依然待在那個潔白的蠶蛹之中,外面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