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章 正是本座!

第三百章 正是本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時間匆匆。

一眨眼,十天過去了。

楊開緩緩地睜開眼帘,微微動了下僵硬的身子,一陣炒豆般的爆響從身體各處傳達,渾身上下似乎蘊藏著使不完的力量,體內真元澎湃,狀態前所未有的美妙。

真元境四層!

這十天的打坐,再加上從扇輕羅的潔白蠶蛹中分奪不少精純的能量,一舉讓他突破到這個程度,收穫巨大。

對面有兩道目光投來,楊開抬頭一看,正見到那妖女慵懶地靠在洞壁上,一雙美眸複雜萬分地朝自己望來。

楊開悚然一驚,體內真元不由自主地運轉。

扇輕羅嬌笑,輕咬著紅唇:「我若想殺你,早就動手了,你有幾條命也不夠活的。」

楊開臉色一訕,心想也確實如此,當下神態也輕鬆起來,嘿嘿笑了一聲,抱拳道:「多謝姐姐不殺之恩。」

扇輕羅搖了搖頭:「我本就沒想要殺你,擄你過來也是情非得已。」

說話間,不由輕咳了一聲,面色微微有些蒼白。

「你怎麼了?」楊開皺眉看著她,這妖女現在一身氣息比之前要弱了不少,而且好像還受傷了。

「還不是你乾的好事!」扇輕羅貝齒輕咬著,一雙丹鳳眼中流露出凄苦的神色。

「我?」楊開指了指自己,一臉迷茫,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都對我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啊。」楊開迷迷糊糊的。

「那為什麼我一身能量被你分走不少?」扇輕羅恨得咬牙切齒。

楊開神色一呆,回想起之前的遭遇,皺眉道:「我陷入一個幻境,與你顛龍倒鳳,大被同眠,然後運轉了一套功法,就從幻境中脫離了……」

扇輕羅臉蛋微紅。不可思議地看著他:「與我?」

「恩,你很主動,很豪放的。」楊開猛點頭,回想那香床上扇輕羅的表現,不由一陣熱血沸騰,「太可惜了!」楊開長吁短嘆,有些懊惱。

「小混蛋!」扇輕羅輕啐一聲,臉蛋酡紅。

「對你有影響么?」楊開皺眉問道。

「你說呢?」扇輕羅深吸一口氣。飽滿的酥胸起伏著。紅色衣衫險些被掙裂,「我正在突破的當口,一身能量被你分流……呵呵,你說有沒有影響?」

楊開頓時不好意思起來:「不會吧?我不知道啊。」

「你若是知道,我早就殺了你了。」扇輕羅恨恨地看著他,「哪會留你到現在。」

「那你沒突破?」楊開的目光閃了閃。

「沒有!不但沒突破。而且還受功法反噬,實力大跌!下一次突破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你說。這是不是你的錯!」

「這哪能怪我……」楊開捏了捏鼻子,不過聽她說自己實力大跌,神態越發放鬆不少。大有深意地望著她,道:「那你現在什麼水準……」

「真元境一層,你滿意了?」扇輕羅沒好氣地答道,風情萬種地嗔了楊開一眼。

「早說嘛!」楊開哈哈大笑,僅有的一絲拘謹和小心也全部消失。徹底放下心來。

這妖女只有真元境一層了,比自己的境界還要低,這下不用再怕她了。

不過她雖然比自己的境界低,但畢竟高手的底子還在那,真要跟她打起來,也不一定誰贏誰輸。

好在無論是誰,對彼此都沒有殺心,應該不至於兵刃相向。

「哎,也不能全怪你,若不是我把你擄來,也不會遭此厄運!都是我自找的。」扇輕羅幽幽一聲嘆息。

聽她說的誠懇,楊開也有些愧疚,尷尬點頭:「這麼說來,我還要謝你之前救我一次呢。」

「臭小子還算有些良心。」扇輕羅抿嘴輕笑,似乎這一次突破失敗並未對她造成什麼影響,也沒給她帶來絲毫的壞心情。

閑話一陣,楊開忽然站起身來道:「你歇歇,我去找點東西吃吃。」

「小心一些!」扇輕羅輕聲叮囑。

楊開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這妖女現在怎麼對自己挺上心的,也沒去深思,轉身就出了山洞。

待到楊開離去之後,扇輕羅才輕輕一嘆,神色微微有些古怪,潔白的小手撫上自己的心口,臉蛋上浮起一片酡紅,自語道:「情種么……哎……」

扇輕羅這一脈體質特殊,修鍊的功法特殊,雖妖冶嫵媚,可終其一生也只會喜歡上一個男人,更只會與那個男人發生一次關係。

在此之前,必須得在心間種下情種,待到時機成熟,情種飽滿,便是兩人翻雲覆雨之時。

一夜春宵,那男子必死無疑!同時,所修功法將會大成。

楊開之前對她的放肆,無意間深入她的識海,在識海中留下一縷神識氣息,無疑是在不經意之間在她心中種下一顆種子。

這就是情種!

她這一脈是很凄苦悲涼的一脈,一脈單傳,所生也只是女子。

但每一代的姑娘都要經歷這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扇輕羅至今還記得自己的母親,在餘生之中是如何思念父親,心中受著怎樣的煎熬和折磨,最終鬱鬱寡歡,無疾而終。

因為情種唯有在情到濃時才會圓滿,所以想要功法大成,扇輕羅這一脈的女子也得付出全部真心,那是刻骨銘心的愛念。

一夜春宵,愛郎橫死!

這種事哪個女子能接受?

而現在,這種事即將降落到她的頭上。

輕咬著紅唇,扇輕羅有些不知所措,她還沒有一點心理準備。

本來是想再過幾年,找個合適的男子傾心於他,催生情種,卻不想這事來的如此突兀。

……

劈里